很小的時候,我家的ㄅㄚˇㄅㄚˇ都會拿一本小小的筆記本,寫下我們的身高、體重的資料,暑假開學量一次,寒假開學再量一次,沒有很精準的電子儀器,只有那直立在洗手間和房間的那一小面牆,畫上不同的線條,下回再量,就會再突破原來的那一道線。

是因為遺傳的關係,還是因為營養太好,小學的我,固定的排在隊伍的排頭,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座位。一直到小學畢業,身高的增長還是持繼不斷,看著姊姊的身高衝破一百七十的時候,媽媽信誓旦旦的說:『阮這個細漢的,不會再高下去了。』是這樣沒錯,養分全都到老大姊身上,我應該不會再異軍突起,超越姊姊了吧!

Read More →

『長廊』,我想了好久的一個詞兒。
一直想寫一些關於我生命前二十年的一些小事紀,那些曾經的點點滴滴,只要還記在腦中的,都想全部傾瀉出來。

記得成年的那天,也就是二十歲的生日,一早驅車北上,沒有為了什麼,因為台中的一個朋友,喜悅的邀我到台中一遊,也順便在台中過這一個人生中最重要的生日,也許是因為從小到大的生日,全都卡在暑假期間,再加上家人並不會有什麼太多的祝慶活動,一聽到有人要幫自己過生日,心中雀躍不已。

Read More →

傳說中,綁在手上的幸運繩,因為日積月累的磨擦而脫落時,那一刻,許下的願望,將會成真,而你記得在幸運繩圈上手腕的同時,許下一個成真的美夢了嗎? 

『璇以,妳又再編幸運繩了啊?』我悄悄走過璇以的身旁,看她專注的模樣,不知道這一次,又再為誰訂作幸運了。

『夏生,你說你喜歡什麼顏色?我下次也幫你做一條,好不好?』璇以抬起頭來說,從看到她的第一眼,這還是她第一次抬起頭看著我說話,然後,她又低下頭去繼續編她手中那淡藍色的幸運繩。

『這是給誰的啊?我最喜歡的淡藍色。』

她露出微微的笑容,其實明白,這一條幸運繩,應該不會是我的。

Read More →

有個女孩叫白色鬱金香,她愛上了一個名叫大樹的男孩。
她喜歡靠在大樹旁,跟她訴說她的喜悲,大樹也愛她。
有一天,鬱金香身旁出現了另外一個人,於是她也戀上了他。
於是,大樹好傷心,每天都在哭泣,因為她身邊的鬱金香離家出走了。
大樹覺得自己做錯事了,真心期待鬱金香再回到自己身邊。
可是鬱金香離開另一個人之後,已經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愛大樹了。

大樹告訴鬱金香:
我最親愛的,不要傷心、不要難過好嗎?妳的胸口有道很深的傷。
大樹的胸口也有妳留下的傷口,但傷口為了保護妳而快快癒合成一道疤。
大樹還在等待妳傷瘉的那一天,因為他已經在樹幹上刻下
『摯愛鬱金香,今生不相守,來世再續。』
希望來世,當妳看到大樹為妳刻下的字,妳可以和他長相廝守。

鬱金香,我還是很愛妳。

P.S
用電腦繪圖,不知道好不好咧?

換日線的話:有沒有一個人是你來世還想再見的?

如果 記起一個你很愛的人 會是什麼樣子
如果 念起一個思念如狂的人 他又會是什麼樣子
歲月沖走時光 我們飛向陽光 究竟真愛位在何方

愛一個人其實很容易 像是讓他自由飛翔
愛一個人並沒有那麼複雜 我的淚 竟然在此時才慢慢落下

我的淚 是記錄一路對你的愛戀
我的淚 是逼迫你向我棄械
我的淚 就算流乾 也不能代表對你的了解

不明白 為什麼不放你遠走高飛 苦苦囚禁你在原始的相會
不知道 為什麼放掉給你的幸福 在深夜裡獨自流淚

愛情之中 本身就沒有是非
今日的自己 像是飄流的心
即使想靠岸 也不想再讓你背負傷痛

終於明白 為什麼有人會因為離別而傷感
除了難以割捨 最多的是磨人的想念
人的離去 可以再見 心相離背
即使每分每秒的面對 距離只會變遠

心裡一陣鬱悶 原來是胸膛的氣卡在裡面
眼神的交會 失了最初的韻味 是彼此在變
貼得再近 心的距離依舊遙遠 合與分離 已無所謂
獻予最誠摯的道謝 你曾給過的一切

『你不是我的全世界』 我在欺騙
如果能讓你放心離去 我會一直欺騙下去
你的世界如此美麗 就算已經過去 依舊閃亮如碧
我將是你會遺落的片段 至少 那也曾是一段美麗

時間 橫躺在我們之間 跨不回 也追不去
從前 你給予我的用心 是我美麗的記憶
時間 是忘也忘不了種種的回憶

未來的自己 想付予你 屬於自己的真貌
記憶中 你記起的 有沒有我的身影
再背影交錯的剎那 我不會是你記憶中
曾有的美麗

換日線的話:有沒有一個人,讓你想起曾有的美麗風景?

喜歡貼著地仰望天空 特別是在夏天
地面的灼熱 像是一種呼喚 我緊靠著
它的熱度足以灼傷我的背脊 我卻毫不猶豫向它貼近
讓它傳遞我的溫柔 到有你的那一方土地!

好久沒有寫我的P.S了!今天就加一點P.S吧!

P.S
報量終於有提升了,有很多陌生的EMAIL帳號,鼓舞我分享的心情。謝謝你們!
夏天的我,特別喜愛在打完籃球,看看藍天,躺著卻不覺地面上的熱,那是一種燃燒青春的感覺,幸福的樣子。地很燙,卻燒不了我火熱的心。炎炎夏日,祝福各位。

換日線的話:你曾經緊貼在地,感受地面的溫度嗎?

曾經在深夜裡起身,想一個人,
想你是不是透著電話,對另一個人傾訴,這一天的心情,
不管好的、壞的、悲傷的,或是快樂的。

起身的那一刻,你的身影圍繞在我左右,──那是夢。

一樣的凌晨三點,十六度的夜,沈靜的氛圍裡,有沒有還有你的存在?

換日線的話:凌晨三點,你在做什麼?

不知道為什麼,在午後雷陣雨後,總讓我覺得煩悶!
那是想你的心情,也是磨人的相思。
去年夏天的一場雷雨,在同一間7-11遇見你,也許是一個人久了,就戀上了。

走過夏天,汗水訴說彼此的想望。
步入秋天,帶點憂愁的季節。
走進冬天,冷卻我們的熱戀。
第一個春季,離開彼此的歲月。

不知道今年的夏天,是否可以看見你的身影,
就算是一個背影,都可以讓我重享兩個靈魂重疊的甜蜜,
這一個夏季,我潛入深深的思念,
再遇見你,即使是背影,
都能讓我的思念,融入你曾給過我──甜甜的回憶。

換日線的話:你有沒有曾經在街上,遇見一個讓你思念的身影?

木棉花落下的聲音,是心的聲音!

換日線的話:沒看過雪景,看過木棉花落下的景色,聽見木棉花落下的聲音!

閃爍著 你的 透明胸膛 望穿了 你的 背後景象
猜不透 你的 心在何方 一口咬定 你的 柔弱臉龐
以為知悉 你在 我的心上 吞下你的 世界 還有天堂
唇邊收藏淡淡飄香 是你遺留晶瑩剔透

──我的想望 

三十度的熱度,一包路過商店帶回的『咖啡凍粉』,沸騰在鍋裡的熱水,翻滾我的想望,終於忍不住在夜闌人靜的深夜,和你一起分享我的喜悅。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