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因為難以直視心底的傷痛,所以在揭開示人的時候,需要加上一點渴望發生的修飾,還是因為事過境遷終於可以拋下曾經的失去,所以用一種泰然自若卻不完整的表達,說這樣一場一輩子錯過的遺憾?如果有下一次會是在年老以後,還是下輩子?

像《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這種故事在早年應該屢見不鮮,在同志圈裡能被談論起都是很久以後的事。即使至今台灣同婚已經合法化,要能大方公開自己的性向,仍然不是件太容易的事,就算有一部分的人是願意對不同性傾向的人展開友善的雙臂,依然很多人需要躲在自己感到安全的位置。

Read More →

介紹著《大佛普拉斯》這部電影時,大多數的人會這樣形容「這是一部描寫社會底層的小人物的故事」,不經意地便將社會層級,或描述者本身,與黑白故事中的主角,做了切割。一上、一下的,毫無微和感,好像這樣的故事離我們特別遙遠似的。

初看《大佛普拉斯》的預告,有導演的黑色幽默,每一支預告都好笑得要命,差一點就要以為它是什麼詼諧風趣、練肖話的電影。故事看到結尾,才知道這是無法以色彩訴說的故事,那美好的卡樂佛(colorful)在屬於「底層」人物的部分只有一台摩托車,其餘皆與這些主角無關。 Read More →

有一個夜晚,可能是頗焦慮的吧!播著《大佛普拉斯》的原聲帶,竟然就安穩地睡到天明。配樂很好聽,電影還沒上映,那樣聽著像是在聽一張演奏專輯。或許是我特別喜歡bass的聲音,聽到bass低沈,就潛入夢中。

《大佛普拉斯》是一場夢,對於這個故事的角色來說,不知道何時才會清醒的夢。坐在戲院看這部電影,就像《全面啟動》那樣,走進編劇造的夢裡,我們都在旁觀,看著黑白人生的艱難,不知道他們將自己弄醒的開關機制在哪,而當我們離開電影院,一切都像與我們無關那樣。 Read More →

1525690_355214191356589_3440828941698934861_n

《愛琳娜》正好在我出遊日本期間上映,很怕這樣的片子撐不了一週,還好幸運的還撿到一點點場次,在今天去把它看完。在此之前,朋友貼來的訊息,說《愛琳娜》的評價兩極,所以他還不敢去看。我倒是問了去看過的家人對電影的心得。我記得她剛看完的時候說:「可惜了高雄和演員!」

要從後面說起。

最後那場抗爭我滿喜歡的。喜歡,倒不是劇情,而是它把警察放進抗議群眾裡,並想像著靠北好多人都會來聲援,好美好的狀態啊!每一個都更背後、每一場勞工抗議的場合、每一個為自己權益發聲的活動,除了警察,怎麼可能沒有反方?朋友問我:「為什麼沒有媒體?」我想了想說:「在高雄,屁啦怎麼有人鳥你!」(事實上在台北也可能只有公民記者)沒有對立面的抗爭,好像太美妙了一點,但我很喜歡這場就是了,像是活在小小的幻想裡面!(而且高雄的警察真的比較草根,也比較黑,應該找很多戴立忍來演!XDDDDD) Read More →

我沒有很喜歡鍾孟宏的《醫生》,覺得《停車》還不錯看,但我真還記不起來這兩部電影的細節,只得回頭去看我曾經寫過的文章,卻也不能完全喚起記憶。在《停車》裡,某些片段接近我的,我還可以記得起來,其他的,大概就屬友人經常提起的那顆魚頭。而《第四張畫》則像是發生在我身邊的故事一樣。 Read More →

明明是看了第二次的電影,明明知道哪裡會爆淚,但是就怎麼止不住眼淚。從一開始出現的黑白,就一直忍著,也不知道為什麼那黑白畫面的力道如此的大,一直到天橋上爸爸被壓在地上時,我才讓眼淚滑下來。我老笑說這部電影很好哭,哭很大,哭不用錢,就像電影走到最後,各處吸鼻子的聲音不斷,就知道它有多好哭。 Read More →

電影的結尾是在燈火通明的隧道內,正向著遠方前進。

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個景色,不論是去哪,對於前方筆直的路、走廊、隧道、樓梯、地下道……我幾乎沒有任何抵抗能力,總會拿起相機猛按快門。按下快門的心情,就好像看著《停車》那樣,對遠方是充滿想像,即使你回頭過去看那走來的路,會發現其實一景一物,好像沒能有太大的變異,你仍舊被時間往前推,走在每條看似相同卻又相異的路上。 Read More →

這是五年前的真實故事。一個父親為了爭取女兒的撫養權,南北來回奔波,四處陳情尋求協助,卻一無所獲,無助的他選擇了抱著女兒從台北天橋往下跳。五年後的我們,甚至不記得這樣一個事件,直到這部電影在眼前上映時,才又看見這樣一個父親,這樣一個即使電影節束後仍舊不斷重演的故事。

第一次參加電影節,沒有什麼選片依據,倒是看到「戴立忍」三個字,就挑了這部《不能沒有你》,也沒多看影片介紹,時間一到,就坐在位置上,看這部黑白電影。不作功課的我,甚至不知道這是一部黑白片,很單純的就是看到戴立忍的名字,就想看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