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這部片子為什麼只入圍了金馬的男、女配角?拍一部跨性別的電影,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還能拍得夠大膽、夠直接、夠細緻,就有極高的難度了。《翠絲》是一部足以讓人起身鼓掌叫好的的電影,香港能產出這樣一部跨性別的電影真是了不起。

從《危險心靈》看黃河,到最近的一部他戲份比較多的,是他與陸奕靜一起演出的《原來你還在》,當時非常期待這個故事,想看看黃河長大一點的演出,會是什麼樣。後來《紅衣小女孩》的系列,不是我熱愛的題材,也就略過沒有太多深刻的印象,再看《翠絲》時,長髮及肩的黃河,笑起來還是有《危險心靈》裡謝政傑可愛的樣子,多了幾分成熟,有點帥氣還有些妖嬈,十足的迷人。 Read More →

也許是因為我太喜歡童年的《囧男孩》,看完後在路邊哭到抽筋,不知道哭的是才剛過世對年的父親,還是哭泣自己回不去的童年;也許是因為我太著迷青春的愛戀,《女朋友﹒男朋友》後來在線上影音平台,我又重複看著逝去的愛,在羅大佑的〈家〉裡,感嘆再也回不去女朋友或男朋友的溫暖。

也許就是這樣,看《血觀音》的時候,成人世界的溫度,讓人無法感受有血肉的情感,連最後要從心裡冒出一點冷汗,都少了那麼一丁點情緒。好像,嗯好像鹹酥雞最後少了那一味楜椒粉,就是不對味(胃)。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