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很長的時間,我是聽著《康熙來了》的節目睡著的。我需要有聲音相伴,好像有人陪著的感覺。那是二十多歲一個人住在三重套房的幾個月,吃晚餐的時間,再在夜裡,聽著小S和蔡康永的聲音,進入夢中。

有一段時間,我也就這麼讀著蔡康永跟小S的書,還去了在忠孝東路金石堂的蔡康永的簽書會。直至我與電視道別以後、直到陳漢典成為一株草、一棵樹在節目裡不斷地被開著那些低級的玩笑,我就離這個節目越來越遠。

也當然,後來小S和佼佼的世紀大和解,或者這個節目的最後一集,我還是沒有錯過。小S和這個節目,等於是我進入第四台的時代一直到跟電視說再見、從青春到而立之年一起走過的記憶。

但有趣的是,我並不是因為小S而去看《吃吃的愛》,最主要的是讀蔡康永的書的那些年,我讀著一篇他的報導,內容大概是講述他在美國求學時的細節。知道他不主持《康熙來了》,就等著哪一天他的電影作品。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