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422

六月的午後,天空長滿灰黑的雲,雨落不下來,空氣裡的黏膩感使人發狂。我找不到泳褲,再半小時我不出門,就連一分鐘的水都碰不到。雨季,只要不打雷,市立游泳池都開著,只要雷聲一響,游泳池的電話也會無人接聽。

我找不到泳褲,翻遍著兩坪不到、堆滿書與衣服及一張電腦桌和無用卻占據四分之一空間的衣櫃,就是找不到泳褲。進房間前打開了電扇,翻遍房裡一輪,關上電扇,走到另一個房裡找,打開電扇。我確定不在這個房裡,但始終想不起它被扔到哪個黑洞裡,憑著印象裡以為有走過的位置,又尋找了一遍,關上電扇。 Read More →

前一陣子,在電視上看到煙鎖重樓,因為雨杭的一句話、一個眼神,所以我進入了煙鎖重樓裡,小說和電視的版本,應該不盡相同,我沒有很仔細的看過電視版本,即使看過,我想必也在時間的留逝裡,淡去了記憶!只是雨杭那熱切想愛的雙眼,當我觸及他深邃的眼瞳,他那深切的愛,也穿越文字,強而有力的降落在我的腦海裡。

夢寒和曾家獨子靖南的婚姻,在路過牌坊的那一刻,已注定是個錯誤。傳統的愛情,封閉的思想,愛情之於夫妻,根本就是多餘,媒妁之約,縱使有再多的人守著牌坊的故事,守一身的貞潔,卻依舊有著不安定的靈魂,因為想愛,所以背叛這一切一切的道德倫理,然而這樣的背叛之下,得到了相愛的權利,停止了繼續向下發展的悲劇!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