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的時候,我總是跟在一個又一個年長我十多歲或是如我父母年紀般的男男女女身旁,也總是聽到大多數人對我的形容,不是戀父就是戀母,彷彿這世界每個人對於這樣自我期待的追尋都摻雜進了依賴、喜歡或者愛的情愫。很少有人相信些追尋多半是「自己想要成為什麼樣子」而從這些經驗值比自己多的人生裡拼湊自己未來的樣貌。

那有些是對父親的呵護而生出「我以後也要像爸爸一樣照顧人,像爸爸照顧我一樣」的期許;有些是對於任何事情的正義、無懼的挺身而出;而多半是一種對人的溫柔、看待事物的包容,以及從未有著長者之姿的壓迫,或者就只是待在那些人身旁感到心安、落單了有人會回頭將你撿回身旁⋯⋯同儕無法給我的,我都在這些年長我的人身上尋找,我仰望、我信仰,直到我完全成為我想要的模樣。

Read More →

不知道有沒有跟妳說過?(其實說過什麼都不太記得)真的焦慮起來,我會非常暴躁的想要毀壞所有干擾我的人或事或物,以及我自己。

如果理智上還能控制,我會盡量停住我的焦慮不安,有時也許抽菸,有時也許去電影院睡一覺,有時什麼也不做就會開始覺得不能呼吸的大口吸氣,最常做的是事瘋狂的寫字,也許還有一段時間我會沒日沒夜沒日沒夜的不睡覺一直打電動,直到兩個小時後要交稿了,理智上我會花一點點時間去工作賺錢,免得沒有錢的時候,我的焦慮會加乘,進入另一個循環。(工作對我來說是最不花時間的,我大部分時間都拿來處理焦慮了。)

Read More →

親愛的Y,

前幾日網友間傳來一位不算熟識但知道也曾經有交集的網友X在網上留的一段文,我們沒有任何人知道,身陷情緒風暴的X近況如何?我們也不知道究竟該怎麼找到他?能給他一點溫暖,即使是那樣陌生如我們,像是如同我之於妳的陌生一樣。

半年前的那個深夜,我只是因為工作上的事想跟妳說聲:「沒關係的!」不料妳竟打來電話跟我說了許多妳的心情。之於我,妳是網路上熟悉的存在,卻是我生活中陌生的交集,除了曾有的工作往來和我對妳的仰慕表達外,我們沒有過多有交情的談話、往來。可能是我有比一般人敏銳的情緒反應,也有與妳某部分相同的頻率,妳竟讓我陪妳這樣聊著好長好久的電話。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