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歲剛有電腦和網路時,我的學校作業除了每週要用DOS系統的PE2練習打社論兩篇外(報紙上會有社論),還得練習寫阿拉伯數字和數字的「中文大寫」(壹、貳、參、肆⋯⋯)打字一分鐘檢定得要有七十字以上才能畢業,而手寫的阿拉伯數字和中文大寫是因為讀商科的會計,往後會運用到。

那個習字帖從高一到高三到底寫了幾本?我也不記得,只記得有一次因為沒有幫學藝股長拿作業去老師那,她回來時跟我說我的作業本不見了(兩本,數字和中文各一。)那是學期末,我幾天內寫滿兩本,又有一次書包放在文具店外面被偷走後,我可能又再重複寫了兩本。

Read More →

時間暫停的故事很多,想回到過去或抵達未來的故事也不少,我們總在這些關於「時間」的故事裡去想像如果自己成為了主角會在這些故事裡做出什麼選擇?但如果是在同一個時空裡,有些人比別人少了一天,而有些多了一天,你會希望你是那個多了一天的人?還是少了一天的那一個?多出來的那一天你想做什麼?少掉的那一天如果是你滿心期待的一天又該怎麼面對?

維基百科寫著這部電影是陳玉勳二十年前就寫出來的故事,一直到現在才被拍出來,從時間點來看反而是時代經歷了二十年的數位化洗禮,反而此刻看來更有味道,這年頭別說「手寫信」沒人寫,連email大概都快變成古董,更別說「拍照用底片,而且還洗出來」這件事,應該只有老派浪漫的人才會去做(或者青年們的文青嗜好)。

Read More →

寫於2019.01.04

下午收到郵局將我郵政信箱裡的掛號信轉至「i郵箱」的簡訊,給了我一組號碼,提醒我去領郵政信箱裡的信。那是郵局新的業務,讓人可以透過「i郵箱」收件、寄件,也順便讓原本有郵政信箱的用戶,可以體驗一下更方便的取貨方式,不需要透過招領單,在營業時間裡臨櫃取件。

應該是看了日劇《戀人よ》,劇中的愛永和航平透過郵政信箱收件,談起一起鄰居夫妻各自出軌的戀愛,加上有很長一段時間,母親總是會拆開每一封信件查看。「郵政信箱」這個東西,就像是一個祕密基地似的,總讓人在心裡期待有那麼一天,有一個小小的、方正的空間,放著只屬於自己的祕密,直到自己拿著鑰匙打開它,望著裡頭像要看著誰從遠方稍來些什麼。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