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過聖誕節,做聖誕節的商品就是恰巧而已;我也不跨年(年輕時會去看晚會,但人實在太多了,年紀大了討厭擠。)一年之中我一定會過的節日是農曆年,但也不一定跟親友一起,跟家人也天天都在一起,也就沒有什麼「過節」的儀式。

現在農曆年的味道也淡了,但南部還是比北部多一些,還擺攤的時候出門擺攤看人(給人看)但大部分時候,過年的市集,賣過年商品是不好賣的,還是得趕在小年夜前把東西賣掉。記得剛開始賣紅包袋時,還有個台商除夕那天中午才回到台灣,讓我把紅包袋拿到北高雄面交給他。

慢慢在過年前就有些人會開始問:「今年春聯出來沒?」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