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籃高手》以後我就沒有看過任何一部超過五冊單行本的漫畫。青春的時候總是熱血沸騰,體力和對未來的想像,以及對自己的期待都在心裡無限擴張著,總以為可以看到櫻木或流川終於稱霸全國,但從來沒有等到那樣的結果,就像後來年過三十後回望青春再抬頭看見著未來的時候,總是有那麼一種「啊!人要腳踏實地踩在往前的路上都感到吃力」的無力感。

看《鬼滅之刃》是好奇,尤其聽過《法客心法影劇組》的podcast,用這部動畫談起「被害者學與修復正義」,更想看看這部動畫到底在說些什麼!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