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看電影簡介的。若是預告剪得不好,就容易錯失許多有趣的電影。只得靠身邊一樣愛看影的人口耳相傳。《一屍到底》便是如此。

向來對殭屍片、鬼片,沒有什麼「感到恐懼、害怕」的感覺。喜歡拆解剪接和音效的出場順序,就容易破解原來電影要營造的氣氛。例如:《鬼店》看完後我摸不著頭緒,除了被困在一個空間裡的那種幽閉感,我感覺不到其他恐怖的氣息。又如《屍速列車》或是《末日Z戰》的殭屍片,都是抓著節奏、透過剪接,再配上音效,營造出必須奔逃的恐懼和焦慮。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