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父母自小是使用台語為溝通語言,說著那些日常用語、情緒表達,即使上了小學被學校規定「上學不能說台語」,我依然使用這個語言一直到了成為北漂青年,開始變成一個去到哪裡都沒有人要跟我說台語的異鄉人,只偶爾在辦公室跟同事玩起「我們今天都要說台語,誰說國語誰就輸」的遊戲,才發現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不單只是後來的現代用語不知道如何以流利的台語來代換,更多時候還非常難完整地用台語講完一段表達!

聽王秀容的《我咧唱歌》有聲書,像是悄悄地進入時光機,回到那些我童年時光跑跳的街角。年長我十多歲的王秀容,說著那些我還沒有出生,但父母已準備落腳,準備成家的高雄。那條橫在馬路延著後來氣爆路線而走的鐵道,將高雄的南邊切出一道工作與居家的界線,一邊是繁華的市區,一邊是趕著進城工作的平民百姓人家。我常抗議著鐵道另一邊的朋友,他們總是常問起:「鐵路那邊有什麼可以去的地方嗎?」「有好吃的東西?」……我以為只有我是居住在城的這一邊,好像是蠻荒之地的平民。

Read More →

在Facebook上寫著「我找了XXX要教我台語!」朋友在留言問我:「你還要(需要)學喔?」要啊。我說。我的拼音爛透了,我想要學拼音,特別是我在寫小說的時候,就特別想把所有角色的對話改成台語,我也可以全部寫成台語發音,但有件事情我得先學好,就是「拼音」;我雖然聽跟說的能力,和使用國語(中文)找不到可以替代的台語詞𢑥,都比同齡的人能力要好,但有些字詞會說卻寫不出來,就必須要查一下字典一個一個字找出它們對應的中文字(漢字)怎麼使用,這時就需要借重拼音的能力。

很大一部分我是為了寫小說的台語對話學的。台語有台語不同的詮釋,讀唸起來不只有親切感,還少了我們從小被國語教育下所灌輸、咬文嚼字的階級差距;特別是用那樣的句子書寫對話時,會更親貼主角本身與我所生長的環境的連結,更能表達我想要透過對話說出來的情緒。

Read More →

前陣子看《嘻哈囝》的時候,在網路上買回幾張CD,順便也把李千娜這張《查某囡仔》一起帶回,一直到今天才想起來有買這張CD,才拿出來聽。能夠台灣能發國、台語唱片的女歌手應該不多吧!李千娜的聲音真是難得,本來是要當歌手,但對她的印象一直都停在演員和幾首搭著電視劇的國語歌。這張《查某囡仔》台語專輯唱出她另一個樣貌、不同台語歌的風味。

離上一張買的台語專輯已經記不起來是誰的專輯,這幾年的流行音樂也追趕不上青少年的腳步,有什麼流行音樂,聽來也不習慣。除了獨立樂團和幾個特定的歌手外,最多就是聽電影原聲帶。要能起念找張台語專輯來聽,也希望聽到比較特別的,而不是記憶裡那些女歌手唱著有點悲情的歌曲。 Read More →

介紹著《大佛普拉斯》這部電影時,大多數的人會這樣形容「這是一部描寫社會底層的小人物的故事」,不經意地便將社會層級,或描述者本身,與黑白故事中的主角,做了切割。一上、一下的,毫無微和感,好像這樣的故事離我們特別遙遠似的。

初看《大佛普拉斯》的預告,有導演的黑色幽默,每一支預告都好笑得要命,差一點就要以為它是什麼詼諧風趣、練肖話的電影。故事看到結尾,才知道這是無法以色彩訴說的故事,那美好的卡樂佛(colorful)在屬於「底層」人物的部分只有一台摩托車,其餘皆與這些主角無關。 Read More →

有一個夜晚,可能是頗焦慮的吧!播著《大佛普拉斯》的原聲帶,竟然就安穩地睡到天明。配樂很好聽,電影還沒上映,那樣聽著像是在聽一張演奏專輯。或許是我特別喜歡bass的聲音,聽到bass低沈,就潛入夢中。

《大佛普拉斯》是一場夢,對於這個故事的角色來說,不知道何時才會清醒的夢。坐在戲院看這部電影,就像《全面啟動》那樣,走進編劇造的夢裡,我們都在旁觀,看著黑白人生的艱難,不知道他們將自己弄醒的開關機制在哪,而當我們離開電影院,一切都像與我們無關那樣。 Read More →

植劇場剛播出的時候,因為吳慷仁所以看了《戀愛沙塵暴》,因為小棣老師看了《荼蘼》,也就這樣每週等著看。最期待的《花甲男孩》改編,果然沒有讓人失望,是精采誠摯的,比鄉土劇更鄉土的貼近許多台灣人的生活。

楊富閔的《花甲男孩》時,被楊富閔的故事深深吸引,看完還不時地想買書送給人。如果沒記錯,當年買這本書的時候只是恰好它被擺在書店的平台上。

看完《花甲男孩》的書已經過了七年,差不多都忘記究竟書的內容在講些什麼,回頭看自己寫過的文章,才能拼湊起一些記憶。改編成為電視劇已經不是書本裡那短篇的形式,電視劇將其合併為一個故事再串連起旁枝。基本上書和電視劇同步看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影響才對。 Read More →

聽台語歌,是小時候每天的功課。跟著媽媽的電台廣播,幾乎沒有一首台語歌不能朗朗上口,就連電台裡賣藥的廣告,只要聲音一出收音機,都能一直跟著唸到完。講台語,一直是生活的必須,愛聽歌的我,當然也就不免的喜歡哼幾首台語歌。遠離高雄之後,生活裡的台語,漸漸消失。我講著字不正腔不圓的國語跟台語。只是,我的國語並沒有因為周遭使用的語言越來越標準,反而是我的台語,越來越差。就連跟親戚及家人說話,也開始是別人配合著我,一方說著不標準的國語,一邊說著零零落落的台語。

流行音樂的市場,台語歌曲本來就算是比較小的市場,更別說離開了那些賣藥電台的生活,我還能奢望多少的台語歌存在。

我應該怎麼形容這張CD呢?不論歌裡提及的是否是高雄,昭華的歌聲,讓我想著那些南方的點滴,想著那些從小就用台語對話的生活;想著生活總是跟著朋友用台語稱兄道弟的勾肩搭背著;想著用三字經幹譙不爽的事情;想著一開口說台語就台味上身的自己……台語,也就此變成家鄉的另一種味道。

除了唱著《高雄印象》、《旗津印象》、《汝敢曾去過》、《竹田車站》……這些描述南方的歌曲讓人很有感覺外,那些淡水記憶,從她的聲音傳送出來的,也是有著濃厚的情感。我到淡水的次數,應該不超過十次,但聽著聽 著,也就跟著她的歌聲,走在每個淡水的記憶裡。我還記得那年一個人在春天的尾聲,在淡水擁擠人潮裡看夕陽的記憶;炎夏海灘一群人的煙火之夜。即使到淡水的次數那樣的少,但 都跟著昭華的聲音輕輕的回想著。

當然,我最喜歡的,還是跟高雄有關的《高雄印象》。從歌詞的第一句,我彷彿就跟著飛機,飛過高雄港,越過那些貨櫃,緩緩的進入機場,降落在烈陽中。每一個人對高雄都不一樣,昭華的高雄,是從屏東出發看到的高雄,有很多很多我不注意的高雄的模樣。即便如此,歌詞裡的高雄,仍舊與我腦海裡的相互串連。就像那些在高雄的第一次,每一次都讓我想起那些小時候把到高雄玩樂視為每年過年必經之旅的表兄弟姊妹們。每年我們的旅程都是從我家出發,坐大家覺得有趣,但我們幾乎不搭的公車到大統百貨去。XD

上回昭華到小小書房演唱時,她用台語與人對談。縱使我的台語零零落落,聽著別人用著那樣的語言對話時,可能應答的不好,但總還是感受到那份力量。有什麼能夠比語言更快的拉近人與人的距離?而當這樣的情感用這樣的語言哼唱成歌的時候,這應該是她對這片土地最真摯的情感了。

《高雄印象》 詞.曲╱王昭華 編曲.鍵盤╱王俊傑

大提琴╱郭淑儀 貝斯╱郭謙誠 鼓組╱盧斯勇

飛 行機越出海 欲踅轉頭 切過大港口 準備欲降落了
海面貼真近 船隻劉出白湧 水光閃閃熠熠 予阮目睭剔袂金 唔唔
細漢的彼班火車 嘛駛返頭 躦入月台邊 準備欲落車了
樓仔厝貼真密 車輛吐出烏煙 日頭赤赤焰焰  曝甲阮烏暗眩 唔唔
大路頂的風飛沙 椰子樹sah sah sah
六合路的夜市仔 拄煎好的牛排chih chih chih chih
人佮人貼真偎 熱情搏出心肝 月娘茫茫霧霧 愛去到西仔灣才看有
夜色深沉的西仔灣 海水輕輕咧歇喘 若像恬恬蓋著烏絨仔布 亂亂掖珍珠佮鑽石
夜色茫渺的打狗港 船隻來來去去無睏夢 一葩一葩金金的燈仔火 看顧港都的希望
我的阿姐的青春 從做查某囡仔就佇加工區 小學仝班的阿立仔 賣RO飲水機拼業務
姐夫替人牽水電 佇新起的大樓扒起扒落  親家較早咧拆船 食老踮厝罔騙孫 唔唔
第一擺坐火車 第一擺過高屏鐵橋 第一齣外國電影 第一擺坐吊籃 第一擺踅百貨公司
第一擺食著炸雞  第一擺飲著遐呢歹飲的自來水 攏是佇即咧城市

歌詞來源:花埕照日 王昭華的歌友誌http://blog.roodo.com/cit_lui_hoe/
【馬拉音樂】部落格 

 2006.01 馬拉音樂──王昭華《一》

P.S
每天一篇,要很用力加油。
樂多機制很怪,不用多說。

換日線的話:丫姊,妳要不要買一張拿回去給媽媽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