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43011_1827910374088323_1499037421258010206_o

看過每一部魏德聖的作品,《52赫茲,我愛你》肯定是他最幽默且自在的作品。將近十年前的《海角七号》颳起一陣台灣電影的風潮。將近十年,我每年都會問:「台灣電影真的回春了嗎?」2016年也是近十年來,我甚少看台灣電影的一年。

在2017年的一開始,看著這部《52赫茲,我愛你》,忍不住想給魏德聖掌聲鼓勵。 Read More →

92部
後面有z的是睡著的,但不代表不好看。要看分數。有些我記不起來有沒有睡了。這些都是facebook打卡的記錄。至於電視劇就不寫了。 Read More →

12108803_550734381743233_4310457499932599865_n

其實是為了莊凱勛去看《菜鳥》的。他在《候鳥來的季節》裡的表現實在太出色,往後只要有他的演出,都像品質保證似的。

看《菜鳥》時,一直想起《球來就打》,也想起黃少祺怎麼沒有新的電影作品?這是兩部不一樣主題的電影,卻因為楊烈實在太適合他演出的角色,不由自主會把兩部電影聯想在一起,甚至一度相信其實只是同一個故事的另一個篇章。 Read More →

12115562_826022874184221_7213468648686381184_n

看完《失控謊言》我回頭去找我寫過的、樓一安另一部作品《一席之地》。(誰的《一席之地》?,才發現我給這部作品相當高的評價。同樣地,我也挺喜歡《失控謊言》的。過陣子要來找一下另一部他的作品《廢物》來看。

「我就算再怎麼討厭我爸,也不至於要他死吧!」曉晨說。

一直覺得「親情」之於父母子女,都是一件奇妙又詭異的情感。那是無法被挑選的,總是有那種以「血脈」之親,把彼此綑在一起而密不可分。不論是溫暖的陪伴,還是相怨的糾纏。彷彿「結束生命」才能結束這樣的關係。 Read More →

11224595_1610804475837612_1081321158778230779_o

《百日告別》從開始宣傳以來,有很多推薦這部電影的人,都會把「面對死亡」這件事,當成主打。這樣的說法看久了,竟也疲乏起來。對許多沒有經歷過「死亡」的人,有多麼難理解那會是什麼心情,要如何「面對」?

何不,面對「悲傷」? Read More →

12120104_1757881387779214_9026398039887522228_o

10/8以後南部場次很少了,請大家好好把握!!

終於把特映少看的開場前五分鐘補回來。

第二次看《太陽的孩子》,還是有很深的感動,也有新的觸動,以及,更確信,即使只是一部沒有太好的電影語言的人生劇展,它都是一部很好的作品。

鄭有傑過去的電影,總讓我覺得很呢喃,像你在看他腦中碎唸片段,拼起一個故事那樣。《太陽的孩子》卻很立體,該說的說、該停止的停止,該只是腦中的呢喃,就沒有出現在電影裡,更沒有那種台灣電影時常出現的,為了說A,而提到B,然後,一去就回不來。

大部分台灣的社會議題,被抓到電影當主題,都很容易偏歪,或者沒有把它當重點的放到旁枝去,甚至成品出來,你發現什麼議題都提了,卻不知道它們被提出來是為什麼。 Read More →

11893933_1744065439160809_2991360847177201746_o

我大概是從一開始看這電影,就忍著情緒的。跑錯電影院錯過開場,再看已是進入劇情的部分了。

就那麼恰巧。今天瀏覽著過去寫過的文章〈為什麼你要回來高雄?〉想想,好像也可以寫留下來的理由。

不說台灣東部資源很少、人少、都剩老人和小孩這件事,台灣大部分的地方,除了台北外,很多地方的孩子,一樣都會面對要不要留在家鄉的決定。

留下來是為了什麼?離開又是為了什麼? Read More →

1525690_355214191356589_3440828941698934861_n

《愛琳娜》正好在我出遊日本期間上映,很怕這樣的片子撐不了一週,還好幸運的還撿到一點點場次,在今天去把它看完。在此之前,朋友貼來的訊息,說《愛琳娜》的評價兩極,所以他還不敢去看。我倒是問了去看過的家人對電影的心得。我記得她剛看完的時候說:「可惜了高雄和演員!」

要從後面說起。

最後那場抗爭我滿喜歡的。喜歡,倒不是劇情,而是它把警察放進抗議群眾裡,並想像著靠北好多人都會來聲援,好美好的狀態啊!每一個都更背後、每一場勞工抗議的場合、每一個為自己權益發聲的活動,除了警察,怎麼可能沒有反方?朋友問我:「為什麼沒有媒體?」我想了想說:「在高雄,屁啦怎麼有人鳥你!」(事實上在台北也可能只有公民記者)沒有對立面的抗爭,好像太美妙了一點,但我很喜歡這場就是了,像是活在小小的幻想裡面!(而且高雄的警察真的比較草根,也比較黑,應該找很多戴立忍來演!XDDDDD) Read More →

10900033_1541055729469906_5083867870724227842_o

看完《念念》,心裡哼唱著的歌,不是劉若英所演唱的主題曲,而是《心動》。

有多久沒見你 以為你在哪裡
原來就住在我心底 陪伴著我的呼吸
有多遠的距離 以為聞不到你氣息
誰知道你背影這麼長 回頭就看到你

想起的是剛分別的那個人,也是想起許多分別的記憶。每個人對離別的感受、表現不同。也許是默默安靜的、極度悲傷,狂躁的、以某一個心裡的目標期許的,或者裝作不在乎的。十多年前看著《心動》時,總遙想著「真正的離別是什麼樣子的?」、「跟一個人從世上徹底的說再見,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Read More →

2014年1月23日寫於Facebook

對於蘇有朋願意回台灣演電影,也有機會找他回來演電影,我是欣喜的。這個屬於我這個世代共同回憶的偶像,一去不回頭的待在中國發展,好像我們的童年不曾存在過。

我曾經試圖像母親那輩的人,經過那麼多年,看著明星的起起落落,想像著多年後我看著我從小看到大(但突然消失)的明星,到我老到跟母親一樣年紀,我和偶像們的樣子會是什麼?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