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W認識,是在他的酒吧裡。南京西路上二樓的lounge bar。

一個人泡夜店,不是我的習慣,就算兩個人,我也不太愛往夜裡的聲光裡跑。我對聲音極其敏感,對菸味也是,即便後來我抽菸。我和B和M和K及我喜歡那些寫劇本的老師們一起抽菸,都是為著掩飾內心裡無法對上語句時的恐慌,和營造著「我跟你們是一國」的氛圍。

我喜歡陌生人,勝於任何與我過分接近但我卻不喜歡的人。去酒館,是探險也是尋找一種在過分密切的人群中,未能擁有的安全感。(至少在陌生人保持著神祕,相當簡單,也無須害怕流言傳來傳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