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出頭的時候,在台北穩定下來的那個工作,其中一項職務是幫老闆管網站(從架站開始)那時我有一大段時間是思考著「未來的網路世界」會是什麼樣子的?整整二十年後,當時我所想像的世界,幾乎都一一實現了。

我沒想得太多,曾經擘畫著整個網站的架構,需要把老闆的影劇作品作一系列的上傳至網路,成為一個龐大的資料庫,好讓所有的影迷或是書迷可以重頭瀏覽他的作品,即使有許多作品在二十年後的現在看起來已是不合時宜的令人難以想像也不再有感動,但仍然有著他不同階段的作品思考以及創作成果。

也許我的想法在當時走得太快或是太前面。

Read More →

始終沒有把《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的原著繼續看下去,但電影依然看數次還是不覺得膩。畢竟原著只有文字敘述,還停在無法影像化、生活化的想像。不過因為COVID-19的關係使得人與人的連結需要大量挪移到網路上,透過任何裝置完成社交活動,而加速了《一級玩家》中所謂「綠洲」的存在。

有人說祖克柏將Facebook改名為Meta布局元宇宙在2021年的現今好像還是太早,但事實上即使祖克柏不布局這些,大多數的人早就大多活在網路上,只是生活應用上是不是能全然進入另一個宇宙而生而已!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