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頭查了一下自己的facebook,發現何蔚庭的《台北星期天》上映的時候,高雄好像費盡了一番力氣才看到。但現在連看預告都不太記得有看過這部片。會看《幸福城市》全然是因為李鴻其。他在張作驥的《醉‧生夢死》裡的表演實在太亮眼,看見《幸福城市》裡有李鴻其,也不管故事是啥,就進電影院了。(基本上台灣電影裡,有喜歡的演員或導演或編劇,我應該都會看。)

故事是以倒敘的方式,從最開始高捷演的中老年,回溯到青年的李鴻其,到戲份最少的少年謝章穎,把張冬陵這個男主角的一生,切成三個時期。 Read More →

11224595_1610804475837612_1081321158778230779_o

《百日告別》從開始宣傳以來,有很多推薦這部電影的人,都會把「面對死亡」這件事,當成主打。這樣的說法看久了,竟也疲乏起來。對許多沒有經歷過「死亡」的人,有多麼難理解那會是什麼心情,要如何「面對」?

何不,面對「悲傷」?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