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817_10200646111017105_1678625316_n

我曾經每一年比賽前,我都要去拿一份中職的賽程表。每一年我都在等這個賽程表。當我停在全家放著中職2013賽程表前,興奮地將賽程表從文宣格子中拿出來翻開時,我突然發現,我回到十五歲那年。這是18年前的時空嗎?我覺得我穿越了。

明明賽程表上有「犀牛」啊!確認是2013沒錯啊!可是為什麼,為什麼這個東西多年來都沒有變?還是長成這樣?(嗯,我用比較婉轉的方式說的話,就是「復古」,比較直接的說法是「醜」。) Read More →

supports -player's union
還沒開打就因為成立工會引起關注的中華職棒,延伸出許多值得思考的問題。尤其在工會、勞工本權利的東西,不論在社會教育或學校教育裡,都不太是一般人可以接觸或了解的東西,可以從中華職棒開始,關心起像這樣跟自己本身有絕大關係的問題。

成立工會一直在企業體裡被視為與資方對抗的一個組織,我對工會這個東西不熟悉,組成的要件、人數、章程一概不清楚,我甚或不明白「工會」這個東西的存在,有沒有可能真的抵抗企業體,或者成為壓垮企業的力量,這些我都不清楚。但我知道的是多數的員工在有飯可吃下,並不會去在意「以後」的事。

以後的事很廣,生、老、病、死,都是以後的事,好的制度會帶你上天堂,沒有制度的制度,會讓你哭天喊地沒人應。而人們總是因為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才會去開始找幫助,才發現自己工作的場域並沒有讓自己在工作之餘提供適當的保障,甚至還會有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存在(不論是勞方或資方,只要事情沒發生在自己身上,就常會有事不關己的狀態!)

真的事不關己了嗎?如果我們都要工作一輩子,有許多像這樣問題都需要我們去關心,不是關心別人,而是關心自己。勞資雙方的問題是永遠解也解不完,對立與否都不是重點,能不能創造勞資雙方最大的權益,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要說的,不僅是我支持職業棒球工會的成立,更是希望更多人去了解關於這樣的勞資問題。因為誰也不知道,下一次什麼事會發生在誰身上,至於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我覺得這是我說不上來的,也需要更多專業級的人士,必須且應該用簡單的方式,讓所有的人都了解有哪些事,是基本的勞工權益!

 
串連貼紙的語法:

<div><a href="http://blog.roodo.com/baseballwon/archives/8306483.html" target="_blank"><a href="http://blog.roodo.com/baseballwon/archives/8306483.html"><img src="http://blog.roodo.com/baseballwon/3e50a430.jpg" border="0" alt="supports -player's union" /></a></div>

 
延伸閱讀:【今日網摘】成年的中華職棒 勞資對立的球員工會?

P.S
我想支持LANEW熊了!!!!!(恰恰,致遠,轉隊啦!)
高雄今日晴。

已經不想算上一次我是什麼時候放棄職棒,默默看著從少棒、青少棒、青棒、成棒的中華棒球隊與世界各國的棒球賽;已經不想去想,我為什麼離開球場,為什麼又重回球場;已經不想知道,什麼時候,我才不用再看著「職棒簽賭」四個大字,再出現在各大報的頭版、各節新聞的頭條……

我是棒球球迷,從小就是;我是棒球球迷,而今而後也是。

今天(2005/07/26),距離上次時報鷹的球員涉賭至今,已經過了好幾個年頭,職棒從陷入低潮至2001年的世界盃風雲再起,就在中華職棒十六年的上半季季冠軍確定由誠泰COBRAS獲得後第五天,La New 熊的球員「陳昭穎」及其他兩名球團教練和三位涉案的組頭,在晚間確定被收押,另外四名組頭被交保後傳。消息傳來,我在電視機前,想著我在台北八度的氣溫裡,前去天母看時報鷹隊的球員,再度聚首的畫面,在聽到年僅二十二歲的陳昭穎坦承放水後,不禁破口大罵。就這樣,一個年輕的球員,再一次的,斷送自己的寶貴前程。

※既然知道放水不對,為什麼還要放水?

有部分球迷,對於這一點,都覺得不能原諒。又有些人在我看職棒時,會在旁邊告訴我,那是放水的。坦白講,我離開球場及不再看職棒,為的都不是「放水」這件事。甚至連簽賭,我都不覺得那有什麼了不起的,主要在意的是「為什麼這世界上有那麼壞的人,自己簽輸了,就要球員負責?」

我始終相信,每一個球員,都是有榮譽感的,雖然不是百分之百,但是起碼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想贏。還記得前兄弟象球員陳義信還在打球時,爆發遭恐嚇威脅的事件,我思考的不是放水跟不放水這件事。而是,今天有一個兩個敢出來說話,不代表其他人都敢站出來,只是,他站出來後,我並沒有看到檢警調有什麼太大的進展,除了抓球員之外,其他到底抓到了什麼?我不知道。(或誰有記憶的,可以幫我補回來)。

倘若有一顆子彈,在某一個球員的背後威脅著他,那麼真的有那麼容易,其他人背後都沒有?我知道放水不對,可是對於球員的處境,說實話,我萬分心疼。如果他們可以在一個身家安全的環境裡打球;如果他們可以不用怕子彈有一天掃到他們;如果他們可以擁有一片乾淨的天,那麼,我才願意很嚴厲的問:「為什麼你們要放水?」

※出走,不是不相信球員

我必須非常嚴正的對媒體及我們的政府部門說:「不要以為我不看棒球,是因為假球!」

不看,是因為我覺得,政府根本沒有能力,也沒有魄力,去解決這件事情。據媒體猜測,職棒簽賭可能有幕後黑手,可能是黑道,可能是民代。時報鷹被抓那幾年,是這麼說,今天,新聞上還是這麼說。那麼,我想請問,為什麼從一開始的偵辦到現在,除了球員之外,怎麼什麼黑道、民代,我半個也沒看過?最多最多也只有看到「組頭」犯案。

那再講直接一點。要押一個球員去恐嚇、去交易難道是一個人就可以辦成的?要幕後操盤、相約喝花酒、設宴甚至是性交易,豈止是一個人的事情?

如果,要用高標準的規定看球員,那麼,我想問的是:「我們的法律在哪裡?」

出走,是因為我認定,我們的政府,我們的國家,不能給我們一個完整而正確的答案,不能給我們一個清楚而公開的偵辦,更不能給我們最明確的交代!

※返回,是一種支持

沒有棒球的日子,那種吶喊,那種激情,很少出現在生活中;那種萬心一條的感動也未曾出現過,而今,再度爆發職棒簽賭案,我憶起的,始終是每一個球員的表情,是敵方的也好,我方的也罷,我相信在職棒沒人關心的那幾年,有絕部分的球員,是很努力要我們再看見他們的認真和打拚。就這樣,我不再去想,司法的公正及公義、簽賭案的判決,我一心只想支持我最愛的運動,支持那些一直努力認真的球員!

只求,在球員認真努力、球迷加油吶喊的同時,我們也能夠擁有一片屬於棒球的天。(乾淨的天)

今後,不論職棒的生死存亡,我依然相信,認真打球的球員會一直存在,而我,也將一直堅持我的熱情,一直繼續下去!

球員們,請加油!

檢警調,請努力!

黑道大哥及組頭,請高抬貴手。謝謝你!

P.S
寫完了,也比較不那麼生氣了。生氣會讓我衝動又不看棒球,寫一寫,是好的。
本來今天是要放一篇小說。這篇文章是有時效性的,所以先放。新增一個選項,叫「棒球」。

換日線的話:就是愛棒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