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沒有意外的當然是說生理女!生理男我不知道!)

這個問題最初應該的問題應該是有異性戀問我,自己喜歡上同性或被同性喜歡上怎麼辦?

我的幾任同性戀人裡,應該有三個是雙性戀(她們各自曾經有過異性戀人)而有一個應該不折不扣就是異性戀(且是我最長的一段戀情),而我所曾經「有感覺的」同性,或曾有對我釋出愛意的同性,應該絕大多數都是異性戀者,或者,她們在社會既有的約定俗成中,就認定自己是個異性戀。

要說喜歡同性或異性?我是主張「喜歡(或愛)一個人是不分性別的」(包括年齡),所以當我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沒有特別在乎對方到底「本來」是什麼性向,不過就是談場戀愛,想念、想見、相擁、接吻,或者性,都是美好的事!

Read More →

前幾天Facebook跳出三年前我看過《陽光普照》的心得,才想起初初離開Facebook及踏出部落格到其他地方開疆闢土的寫文,就是從《陽光普照》的電影文開始。

至今我依然能夠回想自己在看著所有人對電影裡為什麼阿豪選擇死亡的不解時的心情。我總是看著那樣的故事想著:「活著的為什麼是自己?」而使得在某些人的記憶中、想像裡,我是個極為負面或是憂鬱,甚至是無病呻吟的人。

Read More →

在爬韓國電影時,不時出現黑道砍殺、警匪對峙的大場面,那種槍戰畫面不輸好萊塢,開膛破肚也使人無法直視。「連續殺人」這事應該是電影題材上拍到不要拍的玩意兒,東西方或有時會加進宗教信仰,使其兇手像著了魔似的,不需要有「現實」上的動機,只需要對信仰有強念的執念,即能完成連續殺人的使命,而這之中有些人只是「信仰」有些人則想「得道」:得長生不老之道。(台灣電影《雙瞳》也是以此為架構。)

《娑婆訶》不算是部恐怖電影,也無法完全歸納在那些從宗教延伸出的怪力亂神搞了一堆特效只為了舖陳令人作嘔的殺人情節,甚至跟劇情一樣不需要花太多時間去解釋宗教裡的旨意,簡單的陳述那些殺人的順序、邏輯,不用把「明明就是一個走火入魔想長生不老的兇手」硬幫它加上信仰的名義,還花大量的時間去辯證宗教信仰中的輪迴或是非得要讓觀眾明白「那些鬼或神到底是什麼!」它就是一個心裡有魔想得道的人,犯下的連續殺人案。

Read More →

連續看了兩部張孝全的新作(另一部《童話·世界》),這個從一出道我就跟著他長大的演員,總算演得好、也撐得起一個近中年的角色,而且比《童話·世界》發揮得更好一點。

這個從棒球場發生命案而延伸的故事,有點頭重腳輕,前後的比重有點不協調,花了很長的時間在舖陳主要角色的細節,在結尾有點草草了事的揭開真相,可以說是可惜了一點,但比起其他台灣這類型的戲劇已經算是一部緊湊沒有冷場的電影,特別是雙雙入圍金馬男女主角的張孝全和方郁婷,完全撐起了這部電影的某些不足。

大多數人讚許這部電影的故事情節和推理懸疑的細節,我反而覺得劉立民這個新聞網紅所要表現的,才是這部電影的要點:藉媒體辦案表現出這個時代不論是自媒體、傳統媒體與新興的網路媒體所影響整個世代(時代)看待犯罪的方式,以及為了創造高流量、高點閱率而形成的社會現象(社會亂象)。

Read More →

年少的時候,我總是跟在一個又一個年長我十多歲或是如我父母年紀般的男男女女身旁,也總是聽到大多數人對我的形容,不是戀父就是戀母,彷彿這世界每個人對於這樣自我期待的追尋都摻雜進了依賴、喜歡或者愛的情愫。很少有人相信些追尋多半是「自己想要成為什麼樣子」而從這些經驗值比自己多的人生裡拼湊自己未來的樣貌。

那有些是對父親的呵護而生出「我以後也要像爸爸一樣照顧人,像爸爸照顧我一樣」的期許;有些是對於任何事情的正義、無懼的挺身而出;而多半是一種對人的溫柔、看待事物的包容,以及從未有著長者之姿的壓迫,或者就只是待在那些人身旁感到心安、落單了有人會回頭將你撿回身旁⋯⋯同儕無法給我的,我都在這些年長我的人身上尋找,我仰望、我信仰,直到我完全成為我想要的模樣。

Read More →

說故事若是把專業的醫學/心理學名詞放到情節發展裡,又說不到位時,就容易形成一種:故事說得挺好的,卻讓這個專業名詞在故事裡成了沒有必要的存在,或者讓人輕易有著賣弄專業知識卻又便宜行事的以一蔽之所有沒有被交代的細節。

《她和她的她》的前幾集讓我一直無法進入。

首先是那本用作解釋林晨㬢英文名的小說《黎明:短篇故事集/Seher》一開始就刻意得要命,特別是這本小說在台灣的出版日期是2020/03/30,以劇中的時間點算,林晨㬢上大學的時候應該是2002左右,但這本書卻出現在李晧明與她大學時期的圖書館裡,時間序上的不對,就使得在個獵人頭公司的林晨㬢比起「回到過去」的林晨㬢更像是虛構的。

Read More →

從三月開始固定運動及認真的健康飲食以來,「量體重」應該是我最容易觀察身體的變化,以及了解「吃進去肚子裡的東西」會如何影響體重的方式。

說起「減肥」這事,一堆方法叫你斷食、叫你算熱量、叫你吃那些沒油難吃得要死的低IG或低醣飲食,但其實最重要的就是「量體重」,只要你仔細觀察,你就會知道「吃什麼會胖」,吃對了食物,其實完全不需要算熱量或不吃!

Read More →

這應該是我看周美玲的作品,難得走出戲院不罵人的(但我還是每部都花錢進電影院看。)

在同檔期的台片中猶豫許久,後來還是選擇給《流麻溝十五號》一個機會,看到整場坐了三分之二的觀眾倍感欣慰,畢竟這種經常有可能是票房毒藥的題材,又沒有太吸引人的大場面,很容易發生小貓幾隻包場觀影!

才剛說:「台灣影劇中,特別缺乏歷史相關的故事」,恰恰得已可以看看《流麻溝十五號》怎麼重新改寫台灣的曾經,順便看看在大量的韓國影視洗禮之下的台灣觀眾和台灣創作者怎麼面對這樣與台灣相關的歷史改編。

Read More →

我的刺青師曾經問我:你畫這麼多可愛的圖,怎麼不用自己的圖刺在身上。我笑說:「我的畫都是我的少女心(童心)啊!跟我本人高大的樣子完全不符,我沒辦法想像它們待在我身上的樣子。」(笑。)

能保留著一點童心應該是在畫圖時最感愉快的事。母親總是問我:「你畫這些東西到底要賣誰?」我時常不知道怎麼回答她,也經常看著自己長不大的畫風,像是與自己不同人格共處一般。

但非常幸運的,不論是文字上的正經嚴肅、與他人閒聊時帶著些許冷淡的幽默,或者與人面對面有時溫暖又有時害怕羞怯且用冷漠替代而逃離人群的我,都被各自與我面對的人照顧得還不錯,我也讓這些不同樣貌的自己與那個畫畫的我相依。

每年畫桌曆就是為了母親。(母親肯定不曉得)她總是會問我:「你有沒有月曆?都沒有人送。」做設計又畫畫且是母親的多拉A夢的我,理當要變出一份給她。

而往年過年好像也都畫了LINE貼圖,今年索性以貼圖的概念來延伸,就畫兔子吧!(也就是說這些圖我會拿來做貼圖,再請期待。)

掛曆

掛曆一樣是A3尺寸(297mmX420mm),紙質是我喜歡的映畫紙,單價400元。

內頁圖片:


桌曆

今年桌曆我私心做了我喜歡的、接近正方形尺寸(150mmX170mm,底座3mmX72mm,銅版紙,單價280元。

內頁圖片:

購買連結:https://shope.ee/AUJhBjJB7A

台南、高雄政大書城,同步開賣。(台南請於11/5後購買,高雄則是11/4)

啊!對,六日在後是母親大人的習慣。本來就是做給她的,就要依她的習慣。(每年都要說的)

圖:我的童心們。

韓國影集《非常律師禹英禑》播出後,關於自閉症的話題登上了熱門話題,不少人因為禹英禑這個角色的可愛,雖說還不到「可以理解」或是「願意同理」,但已經能有不同觀看「自閉症」的角度。

關於自閉症或是所謂高功能自閉症的「亞斯柏格症(現在應該多稱亞斯『特質』)」,近年來滿常被寫進故事,以這些特質用做角色設定。最常被拿來延伸的,除了像禹英禑的高智商外,就是「重複的行為」、「過分專注於單一(感興趣的)事物」,以及特別不願意與他人有肢體、眼神的接觸的行為,都異於一般常人,像是錯降在地球上的外星人,與地球上的一切格格不入。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