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將悲傷收拾打包,就像搬家一樣,那麼簡單,能不能在封住一口紙箱的瞬間,就將悲傷也封在裡面。

無法忘記 我深愛過你 越來越冷的冬季 回憶是我禦寒毛衣
無法忘記 我太想要你 睜眼閉眼都是你 笑或哭泣的表情
破碎成碎片的記憶 像星星閃爍在夜裡 把我忘記 的你……

房間裡傳來一首很久之前的流行歌『無法忘記』,吳箏總是不經意的從歌裡感覺一些試圖遺忘的記憶。從之前的小雅房搬到現在二房一廳的大樓,傍著山的樓層,有陽光、有新鮮的空氣,還有滿天的星星,卻少了相互陪伴的聲音,隔著一座山,廣播的收訊不好,他的收音機已經好一陣子沒有播到『ON』的位置,『鐘聿』,好久不見了!那個曾經陪著他在凌晨時分落淚的DJ。現在,他只能透著音響,聽一些從前留下的CD,至於那段心的交會,隨著鐘聿離開清晨的廣播主持後,也消聲暱跡。

Read More →

愛情的旅程中,
願你我都能找到一起乘車的人。
記得!過期後,愛情也就宣告無效了!

P.S
跟大家道歉,那麼久沒發報了!元旦那個凌晨寄出的『新年快樂』竟然還把日期寫成二○○一年,原諒我吧!
第一次在西門町發現捷運卡也可以那麼漂亮,真的很感動!所以,多買了一張。這樣的捷運卡讓人擁有好心情。
願 新的一年裡,愛情列車上,有另一個人與你共乘!

換日線的話:愛情,是一場單程旅行,你會選擇加入或是中途離開,或者根本不願參與。

突然,鬆開了雙手,
放開,曾經的擁有,
其實,那不算什麼,
只是離開一片不屬於我的彩虹!

胸口,加速的跳動,
以為,你還在身後,
轉身,消失人群中,
走出寂寞的身影,我的失落!

放開,是記憶的手,
鬆開,是過去的愁,
離開,是曾有的痛,
風在歌頌,你空洞的眼神,沒有我!

P.S
夜好深了!剩我一個人醒著嗎?這是我的一點小小的感觸,只是感觸而已!不知道為什麼,回一趟南部都會有很深刻的感覺,時間在變、人在變,我!也在變。只是在變化莫測的人與人之間,每一種相處的形式、態度的改變,都會讓別人有一種很深刻的感覺!而「放手」正是我的感受!
天氣,還好!只是沒有什麼冬天的感覺,但是日夜的溫差太大,大家要注意身體。(嘿~~我喜歡這樣的暖冬)

換日線的話:什麼狀態下,會讓你選擇「放手」?

皇冠雜誌2001/12/574期內頁插圖。

換日線的話:暗戀是甜、暗戀是苦,暗戀的滋味,你是否曾經好好嘗過一回?

落了葉後,轉眼間冬季就到了,行人緊緊的抓著自己的衣領,深怕冷風吹襲,冷了一身,大城市的街頭,本來就讓人感到冷漠的氣息,一入冬,這樣的感覺更深了,彷彿每個人的腳步都加快了,大家都想快點回到家吧!畢竟只有家才是最溫暖的地方。

思祺一個人在街上來來回回的走了好幾趟,風直直的吹,除了一件高領T-Shirt,就只剩一件薄薄的外套可以禦寒,他將手插在口袋裡,鬍渣已經爬滿整個臉龐,路人經過他的身邊,還以為他是那裡冒出來的流浪漢,只是,他一點也不介意旁人的眼光,只有不停的走、走、走!

Read More →

第三十四屆世界盃棒球賽,在大家熱烈的掌聲中落幕,中華隊的比賽也在驚濤駭浪中度過,奪下了世界盃的季軍,也換來了亞洲第一的頭銜,球員們一雪上屆世界盃的恥辱,終於再一次站上棒球界的大舞台上,希望這一次,是棒壇重新振作的開端,而不是畫下句號的結果。

棒球界在低靡了好長好長的一段時間,從前幾年的職棒簽賭案,到兩大聯盟互相爭鬥之下,棒球這個運動,讓球迷不再留有熱情,我也是其中一個。今年,從中華職棒聯盟的獅象大戰,我又再一次的守住了電視,守住每一個好壞球之間的心情,因為這一次,我又看到了那道曙光,看到球員們個個拚戰的眼神,於是一場又一場的比賽,我與他們同在。

Read More →

好喜歡 在心情不好的時候 對著你 大肆抱怨心中的不快活
好喜歡 在無聊的時候 拉著你 去看看窗外的天空
好喜歡 在想睡覺的時候 黏著你 像一隻傻傻的狗狗
好喜歡 在一個人的時候 打電話 和你聊聊自己的生活

我從來不懂 心情不好的時候 可以找個人說說
我從來不懂 無聊的時候 可以仰望美麗的天空
我從來不懂 想睡覺的時候 可以把你當作枕頭
我從來不懂 一個人的時候 還能夠讓電話填滿自己的寂寞

謝謝你 我的朋友 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
你毫不猶豫的伸出雙手
謝謝你 我的朋友 在我最想分享的時候
你總是靜靜的聽我說
謝謝你 我的朋友 在我想放棄的時候
你依然告訴我 繼續加油別退縮
謝謝你 我的朋友
我的生命中 有你就不寂寞

──1996.12.18. PM:9:38 南方
Read More →

『喂!喂!喂!你們別再欺負孟生了。』他瘦小的身材,被一群同班同學包圍,我可以想像,他剛被嘲諷一番。

國中的男生,總是特別無聊,除了找女生麻煩之外,一些矮小的男同學,也是被圍攻的對象,這些欺負別人的同學,不外乎是一些身材高大的男同學,還有,別以為會唸書的人,就不會欺負弱小,一樣會一拳揮向你!

那年夏天,正值青春期的孩子們,玩在一塊,毫無煩惱的樣子,像孟生這樣拳打腳踢的畫面時常出現在我眼前。我擋在孟生面前,大吼著:『你們男生真的很無聊耶!幹嘛這樣欺負同學啊!』大伙一哄而散,沒再多說,不是怕了我,而是那個年代,男生打女生正是所謂的『孬』。老實說,我從小學『洗手不幹』後,就再也沒動手K過一個人。

Read More →

 『媽!我的樂高妳拿去哪裡了啦?』翻遍了所有的櫃子、箱子,甚至垃圾桶,我找不到我的樂高,我找不到我組合出的一架戰車或是一棟豪華的別墅,或者是那依照人形縮小的塑膠假人,我急了、慌了,因為那是我那麼多年來固守的城池,還有我不斷花錢所堆積出來的世界。 

『喔!我拿去給樓下的囝仔,你那麼大漢了,還玩那種東西。』媽媽若無其事的告訴我,順道提醒我,長那麼大了不應該再玩那種小孩子的東西,不可以再沈溺於積木世界中,不真的遊戲。

Read More →

一年前的暑假,我是一個剛從校園畢業的大學新生,投入大量時間在大學生活上,生活上的壓力加上一個人離鄉背景的,孤獨和寂寞,總在夜裡不段的侵襲自己,特別是在冬夜裡,心的冷冽更是加倍,也因為如此,對她的依戀早已拋在遠遠的腦後,不再觸碰。 

『幼』,我一直是這樣稱呼她的,在背地裡!因為沒敢在眾人面前這樣直呼她的名字。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