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許久不出門參加任何活動,除了今年(2022)元宵看過燈會外,疫情這兩年多我好像真的不太出門,連看到電影院人很多都想跑XDDD,但沒記錯的話,疫情爆發前的2019年,我還或多或少會到現場拍一些新書的講座,也許是台南政大書城或是高雄幾間會辦講座的書店。(疫情前最後一場應該是羅毓嘉在高雄政大書城,再上一場是吳明益在MLD)

而疫情前的最後一場本來也是想去的周慕姿講座,應該是被颱風給攪局了。

*

Read More →

該說編劇金銀淑很會寫這種不張揚的愛情嗎?至少在也同在她筆下的《鬼怪》也是充滿著這樣:你感覺那些熱烈翻騰的情緒,卻收在眉宇和眼神之間、放在嘴角微揚的淺淺一笑;你可以從那些不經意的細微舉動裡,看戀人們將那些愛意傳導進另一個人心裡。

韓劇裡什麼都可以湊和著「愛情(LOVE)」一起,有時你以為說的是神經病沒關係,其中卻充滿了無盡的愛情或者愛;有時候你以為演的是什麼傳說生死之間的鬼怪輪迴,但卻把神鬼之間和人性的哲理揉進了愛情;有時候你看著穿越來穿越去擺明就是要上演愛情故事,卻又不那麼直接地告訴你:「這是一個愛情故事啊!」⋯⋯

Read More →

疫情前我才剛搬到現在的住處,運動習慣被打亂,順路回媽媽家吃飯的路上開了一間只有健身器材沒有任何教室的連鎖健身房,月費比起往年同一連鎖有教室的健身房少了幾百塊,同時期因為需要游泳的關係,一樣是在順路的方向,還有高雄市府委外民營原市立運動場與游泳池,於是我有一個月重疊了連鎖的月費制和政府委外單次收費的健身房會籍。(游一千公尺再玩健身器材半小時到一小時。)

不料疫情開始蔓延,我原來天天運動的習慣,因為不想被隔離所以自動不出入人多且有可能肢體碰觸的地方。其間因為台灣升自三級健身房也關閉了兩三個月(月費制的沒扣錢)但因為疫情實在是一波接著一波,所以到我終於可以終止會籍時,已經整整過了一年半。這一年半就是每個月看信用卡被扣款,卻因為疫情的關係不想走進去。

Read More →

如果有如果,我常在想,如果父母沒有離婚後來我的人生會是什麼樣?也許我會如父母所期待的成為一個考上前幾志願、家族中少數上大學的孩子。但我想我更有可能因為父親打人的教育方式,跟他對幹起來而大打出手也說不定。

我仍然記得那個夜晚。

Read More →

進入夏天以後,冬眠到春天的身心都隨著烈日的白光而甦醒。整個春天,除了突如其來補上收入的工作外,我都過著啥事也不幹,就作飯、吃飯、運動、讀書、看電影或劇,以及不失眠但睡不好也睡不飽的幾個小時,度過每一日。

過去十幾年在這個春轉夏的時間裡會有的焦慮和憂鬱,和那些經常性從腦中竄出難以言述,像是被放進真空包裝不斷地被抽走空氣而擠壓的感覺,都在這樣無所事事但很忙的日子給擱在一旁。那些誰總是要你正面思考的逼迫或是誰動不動責怪你對自己太過懶散的怪罪,從來都沒有比自己應付不了這些從身體、心理釋放出來的訊號來得難解,你得花時間去習慣從季節,從空氣,從外在到內在的不同變化,你得比別人多花一點力氣去調適這些關於變動帶來的身心變化,好讓自己不要總是處在緊繃且常常感覺被拉扯、被斷裂的狀態。

Read More →

Covid-19這場疫情過了兩年半,大量的改變電視(影集)、電影的觀影模式。算算疫情前我每年能累積進電影院的次數至少維持在一週一部或一個月四部左右,但疫情的關係,除了「不能去電影院」以外,更多時候是因為受疫情影響拍片進度或上片計劃而沒有太多可供選擇可以進電影院觀賞,常常像是在過從前的日子,不斷在看哪一部片的經典復刻。

關於經典重映,串流平台這幾年倒是陸續把一些十年、二十年起跳的電影放上線,確實也讓人偶有無事時點來看看,不同的年紀看相同的電影,總還是有不同的心情,十幾歲看到的驚喜,四十多歲再看,還能有悸動的,多半都是很好的電影。

Read More →

回想起來那時與母親徒步在學校附近一起吃早餐的日子,也許不是如當時的我所想,她是讓我不要有任何機會在上學的路上走偏了,可能更是讓自己身邊有個人陪,不論是我陪她或她陪我!

我像母親,獨來獨往的性格像極了母親,即使與其他人相約出門,都是直接約目的地,甚少先約碰面再一起前往。但比起母親,我必須在更自在的狀態中等我想等的人,或者在沒有催促的壓力中讓別人等待,關於這些等或被等的事,形成我的社交活動匱乏,總是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幹那些孤獨指數爆表的事。

Read More →

繼去年與有河書店一起合作書袋後,又到了有河書店重啟滿週年的時候。某日在印一件客訂衣服拍照放上網時,686留言說很可愛,我問他:「你想賣嗎?」於是就催生了這個「閱讀之貓匿在有河」的布袋子。

這貓也畫得很久了,有賣衣服但很少人看到XDDDDD,不過布書籤倒是賣得挺好,應該來重啟開賣其他東西才對。

Read More →

這是從matters的互動觀察到的現象,也解開了我多年在社群網站的困惑,以及我長期在這些網路人際關係卡卡的解答。雖然matters被許多使用者認為是一個「太社交」的場域,但嚴格來說在matters上的互動關係,更接近「一開始有網路」的時期(90年代末),人們上網與人交流的方式,是對一切都不熟悉的,是需要「從頭開始」去認識其他人的!

Read More →

就這樣結束了,心被掏掉了一大塊,明明是相愛的兩個人為什麼不能走在一起?為什麼你的堅持比愛情重要?為什麼我們的愛情不能帶我們一起跨越重重的阻礙,成為後來的遺憾?

年輕的時候談情,有人把自己放在太前端,有人把對方擺放在最重要,好像只要「夠愛了」就能夠獲得前進的動力,就能風雨無阻地走向未來;年輕的時候說愛,有些時候抓得太緊,有些時候放得太鬆,便經常性地讓彼此走不在一塊,愛說多了變得不真實,抱歉說多了也就變成「不懂得愛」,最後可能連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愛上了一個人,還是愛上愛情裡的不確定性?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