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整理2003/7/7-7/11的留言之前!
這一長串的文字,沒有發報,也沒有在自己的新聞台上出現。僅有一次張貼其中一部分在官方網站中。其他的部分,皆是我與友人交談或討論的部分。我想,這是我的文字,所以我整理!(2004.06.03)

天上人間,一些感覺,不能說失望,但老問題還是不變。每次遇到大場面的部分,就長!像前十分鐘的象戰,太長。第十一到二十分鐘的燈籠部分,雖然是為了介紹新的演員,但看起來真的很奇怪。象戰和燈籠的部分,都用了電腦特效,要真不真,要假不假的。

小燕子流產的事件太簡單帶過。紫薇生小孩的部分應該是跟小燕子流產的部分做個呼應。用O.S結束小燕子流產,感覺上就是交代一下而已,反而變成晒書、跳駝的部分成為重點!簫劍和晴兒的戀情,也在三年中,變成不是重點的重點!我覺得中秋節、晒書、跳駝在同一個時間裡,感覺會好一點。然後直接跳象戰,而不要一隔隔了三年!

象戰的部分,為了讓象戰逼真,讓象群占滿整個畫面,但是在做特效時,卻讓有些象好像踩扁了其他的象。煙火的部分,太過強調『煙火』的節慶感,一再的把煙火弄得很熱鬧,但卻失去了真實。晒書的部分也是。雨來的時候,天又是特效,覺得應該要去等天候,去抓那個畫面才是。而且晒書的部分,這回用了那從前很少用的表達方式。那應該算是『快動作』是吧!(真正的專業名詞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以前,應該是用一個鏡頭的轉換來表示『晒書』這個部分的完成。這回用這種方式,讓人有點故作忙碌的感覺!

這回的武打部分,實在是太像武俠片了。少了那種舒暢感,反而是強調太多武打的招式。吊鋼絲、飛來飛去的,真的看了很不習慣。那個慕沙和爾康的再碰面,看起來的樣子很像老朋友打招呼,已經不太像是國跟國之間的打仗!很怪!還有,這次用了很多O.S,小燕子的、旁白的,時間跳躍也有點快!連續從象戰、中秋節、跳駝,三個大場全都塞在同一場。時間從三年後跳回三年前,再跳到三年後,倒序是瓊瑤阿姨常用的手法,但這回跳來跳去跟以往差很多,很有那種匆匆的感覺。

第一集。會不會是整個天上人間的敗筆?感覺上就是很不協調。一會兒那裡不需要到頂,卻滿得溢出來;一會兒那裡需要到頂,情緒卻只有不到一半,真的很怪!就好比那三對情人在一起的畫面,很棒!但擺在那裡再接到後來就覺得沒接好。再比方說永琪那一段跟小燕子說的話,前後舖陳都不足,所以顯得那段話太滿,好像刻意營造的。看完第一集,覺得太匆促,一集裡塞進的東西太多!整個感覺少了原來的味道。每個人都好像變開朗了,頗不習慣。也許是我的預期太高了吧!

對於天上人間的演員,換角這事我是覺得沒什麼,因為只要演出來OK,就什麼都好!看起來都還滿能接受,就連皇阿瑪換成狄龍,我都還覺得『可以』,誰演都不是問題,長得好不好、帥不帥、美不美,對我而言,沒什麼大不了!但是表演的方式就差很多!目前為止,我最愛的是晴兒(王豔)!從還二就很喜歡她,她大概是最沒有變的吧!柔順的聲音、堅定的眼神,就是晴兒了!

這其中,我都覺得還好,就是受不了聲音(配音)的問題。誰演都一樣,但重點要演出來!像基仔,我覺得進步不少。雖然仍有那書桓的樣子,比起演書桓時穩健不少,但不知道是劇本問題,還是表演的方式不同,目前為止,我還不算喜歡這個五阿哥!

古巨基的永琪,對我而言還可以,就是轉性轉過頭的感覺。永琪應該是比較不外放的個性,比起爾康,永琪是悶著的,基仔給我的感覺,就是太過於『自信』的永琪。尤其是那笑容和自信,感覺都不一樣。整個人變開朗了,但又不是那種自然的改變,在我的印象裡,永琪是一個很害羞又內斂的人,就算是笑的時候,也不會那麼燦爛。笑容太燦爛,又讓我想起那何書桓!(其實我一直不是很贊同這群人一直演下去。特別是情深深裡,我就覺得用還珠的原班人馬下去演,每次都看著這些人,感覺常常會重疊。)

小燕子,有清新的感覺,她是配音嗎?好像是。感覺上她的聲音太過像小孩子了!外表倒還好,但是聲音感覺上就頗怪,好像比之前還沒結婚的小燕子還要幼稚!

紫薇給我的感覺和小燕子一樣,比較不能習慣『聲音』,至於表演的方式,我還在習慣中。但,感覺上,這次的演出都『卡卡』的。好像哪裡卡住了,感覺沒有紫薇那種柔,就是不順暢的感覺!要不,就是因為我還一直記得還珠一、二吧!那兩部我起碼看了三次以上,所以想的都是那些以前的樣子。她跟爾康的搭配其實還滿不錯的,要看接下來幾集吧!。

皇后因為第二部的結局裡,被紫薇解救,紫薇又用八個『不打』救下容嬤嬤,所以,我還滿喜歡現在的皇后(姜黎黎),前幾天看到一些她的戲,還滿適合轉性後的皇后!(這種轉性,我就能接受。)看起來很溫和、溫暖的感覺。但是簫劍和永琪的突然開朗,笑得太過開心,感覺就頗奇怪。

至於皇上嘛!鐵林的皇上,仍是精典!我對狄龍不甚滿意,但不想挑剔,不過,我還是覺得配音的聲音太年輕了!聲音如果配得好,應該可以拉些分數回來才對!皇阿瑪,聲音太年輕了。比起鐵林那個時候的聲音還年輕,這聲音應該是乾隆年輕時代的聲音。所以感覺有點輕蔑!不復以往的穩重!

曉明(簫劍「片頭的『簫』又打成『蕭』了!」)在剛開始選定他時,我就很喜歡他。不說話、不笑的曉明,就像簫劍那種背負血海深仇的沈重!不過,一笑開來,就破功了!感覺上,就不像那個背著血海深仇,想報仇又顧及小燕子及晴兒的簫劍!他聲音我覺得倒還好,但是跟之前的簫劍變得不一樣太多。可以說他比較不尖銳嗎?哈哈。感覺上他就是轉性了,但是尖銳還在!不過笑容掛在他臉上,真的跟那尖銳不太搭調。特別是平常的簫劍,變成笑口常開,唯有面對老佛爺的時候,那種尖銳卻來得比原來的簫劍還要莫名其妙!

令妃,好像也變成小孩子了。笑的時候,也燦爛的讓人無法接受。她又不是小燕子,而是妃子啊!爾康、晴兒、老佛爺,感覺都還不錯!人沒換嘛!不過老佛爺也變得好像活潑許多!

關於對白,是我不會去挑的問題,我向來不去挑對白,不過,在看的那一開場的部分,我是全身緊繃,然後大喊『天啊!』其實我還滿能習慣瓊瑤阿姨寫戲時的那些對白。但是,對於有些太直白的部分,可以收一點起來。包括永琪亮相的介紹,和猛白出場的部分,都可以收!另外像平常那浪漫到狗血或者吐血的部分,我會覺得『情緒』一定要到那個點,才能『講』出來。就像『我愛你』三個字,一定要到某一個點才能說。說多了,就浪費了!

流產的部分,大概是我對這一集最無法接受的部分,既然要讓她流產,就要讓她流到底,要讓大家心疼到底,但是,真的太輕了!所以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大場面上,說真的,我還真的不太記得晒書這一場到底在幹嘛了!

老實講,如果一場一場來看,其實都還不錯,但是整個串在一起,感覺就非常不搭,不單只是不協調的感覺而已,還有不需要花時間去舖陳的感覺!每次一遇到大場面,我真的就很想轉台,雖然場面都還滿考究的,也滿認真的,但有時候蜻蜓點水過去,也有他的美啊!老問題還是存在的啦!可能是我現在太吹毛求疵。我很單純的在看瓊瑤阿姨的戲,單純的覺得特效怪,單純的覺得情緒不對,單純的覺得大場面太長而已!

其實還珠三,應該是一個還不錯的故事!如果看小說的話。我在新浪上看到許多大陸朋友的評論,大家都說從十三集開始,就漸入佳境了。有一個朋友是這樣講的:『看到今天,才終於找到感覺。矛盾衝突是戲劇的生命。回宮後,小燕子的身世揭穿,一系列的矛盾隨之而來。』另一個人說:『總體來說,前20集劇本首先先天不足,缺乏有力情節多數在靠場面撐著。人物的性格太過平淡缺乏重點和主題。』

『這些大場面似乎,耗弱了劇情的飽滿,很可惜。』這句話,大概是大家對天上人間最初的評價吧!我也是。沒有戲的時候,我又不想轉台,只好看其他的部分!這幾天,都是只看到幾眼,我想等到後面看那些衝突。

能吸引人的,後面還是有。但是前面的重點,我怎麼也抓不到。還一、還二的一開始,也都是大場面,但都有戲,都有讓人想看發生什麼事的感覺,看起來也過癮,就算大場面有時候讓我受不了,但我都還是會跳過那些受不了的部分,去看後面的劇情。

現在,只能等了。等後面的戲!知畫進宮、小燕子的身世之謎、簫劍和晴兒的愛情、爾康和慕沙,等等。這幾天應該是夏盈盈的出現,然後乾隆和所有人的衝突吧!可惜了!一直這麼覺得。那些大場面,帶走了應有的情緒。(嗯!後面應該還是會有飆淚的點!也會有那種一邊看一邊罵的戲!)


導演:李平、丁仰國 編劇:瓊瑤
演員:古巨基、黃奕、周杰、馬伊俐、黃曉明、王豔、狄龍……

瓊瑤官方網站

我不太看連續劇。不是不看,而是不太準時看!自從有了『重播』這回事後,除了真的很喜歡的連續劇之外,大概只有那種『非看不可』的連續劇,會引領我在那個時段裡,坐下觀賞!二○○三年七月七日,有兩部強檔的國語連續劇,即將在電視台播放。我猶豫著該看什麼好。

《赴宴》
由王小棣老師執導,馬志翔、竇智孔、周幼婷、藍正龍……等人主演!故事從二二八的時代背景開始。跑遍台灣大大小小的山(梨山、拉拉山、大肚山、阿里山……),甚至遠赴英國的霍華古堡(Castle Howard)拍攝。王小棣老師說,希望《赴宴》可以觸動觀眾重新想像,讓觀眾重新看見、期許台灣的美,然後在每天劇集結束時,帶著這種美的感召,走進現實生活,為台灣的人文和環境保護盡一份心力。

為了傳達劇本,劇組精研花語,以花語傳達角色的個性。而我,最喜歡的是馬志翔所飾演的馬志強那個角色,猶如向日葵般,熱愛生命,看事情就像向日葵一樣永遠正面的迎向陽光。我希望永遠像向日葵一樣,永遠向著陽光,即使在陰天的時候,也可以充滿希望!你呢?想像什麼樣的花?一葉蘭?非洲蓳?還是含羞草呢?

我很期待《赴宴》!因為我對台灣這片土地有著美好的想望,就像停在路邊看見某一片花海,都會觸動心裡的感動一樣!一直有個夢想,希望能夠可以遊遍世界,看遍世界的美,但在此之前,我將踏遍台灣的土地,體會台灣的美,再向外而去!如果,我還沒有時間可以親身走訪台灣的美,我想,先參加這一季生命的嚮宴,好先預習台灣的美麗,然後在故事的感動中,一一踏遍台灣的美!

我喜歡認真、用心的付出。在小棣老師一貫堅持的雙眼裡,我想跟著共赴這場邀約!

二○○三年七月七日至八月八日,《赴宴》在花開滿園的季節裡與您相見。每周一至五晚間八時公視首播,午夜十二時及隔天下午一時重播。

(以上文字內容,部分轉載至公視《赴宴》網站。)

《天上人間之還珠格格三》
有整整五年的時間了。從還珠格格第一部開始!這個故事在今年出現了第三部!一直最喜歡還珠格格一的精采、緊湊!也喜歡那之中的友情和親情,小燕子的活潑、紫薇的善良、爾康的成穩、永琪(五阿哥)的樸質、乾隆(皇阿瑪)的寬容……

還記得《還珠格格I 》造成的旋風,大街小巷的談論著,每次打開電視的主題曲《當》根本就變成是國民歌曲。一直到後來的《還珠格格II 》,也還是被大家熱切的討論著!從《還珠格格I 》開始,打破了瓊瑤戲以往的作風,小燕子的活潑直率,為原本愛得你死我活的瓊瑤劇注入新血,那可歌可泣的愛情仍舊存在,但是小燕子這個『還珠格格』更為此戲帶來創新的議題。僅管有許多人仍然是對於那過於美好的愛情,有著存疑,但卻無法排開小燕子為生活帶來的樂趣。

整個《還珠格格》的故事,我最喜歡的是愛情之外的。那讓人動容的親情、友情甚至是君臣之間感情,比方說,福倫(爾康之父)之於乾隆,是君臣關係,也是密不可分的合作關係,哪怕是三番兩次的衝突,乾隆依然是『相信』臣子,而福倫仍然效忠君主!又比方說,小燕子在冒充格格身分進入宮廷,紫薇心裡雖然有著一點點遺憾,仍舊包容、寬容的對待小燕子,就連小燕子受了傷,她仍擔心不已。這種種種種,都比愛情的部分來得迷人,來得可貴!

皇室裡的鬥爭,就像我們整個大社會一樣。每個人都有心眼,每個人都可能耍心機,但是《還珠格格》中,美好的告訴我們,那些真情、真愛的存在,也許,我們可以不相信戲裡為我們所帶來的美好,但我相信那些情感一直存在於我們身邊。即使你會說瓊瑤的戲有多夢幻,我都相信那些心裡不變的感情!

《還珠格格III 》在一片換角聲中、大風大浪裡,終於成形。換角引發不少風波,但請用心去體會這整個故事。如果說《赴宴》是告訴我們『珍惜』,那麼《還珠格格》就是教我們如何學會『愛』,如何用寬闊的心與身邊的人共度這場盛宴!

二○○三年七月七日,晚間八點,鎖定中視頻道!

(網站連結:瓊瑤情網

我不知道我這樣寫這兩齣戲,有沒有寫到重點,或者,有沒有人會因為看到我寫的而去看這兩齣戲,但對於王小棣老師及瓊瑤阿姨這兩位對戲劇品味堅持的人,我們都必須伸出雙手給予掌聲。如果可以,我們也能用心體會他們的認真,以及戲裡為我們帶來的感動!

P.S
我還沒決定要看什麼。但希望兩齣都能觀賞!
夏日,熱浪襲心,注意保持水分的均衡。
祝 好

換日線的話:認真的戲,值得用心觀看

九十天,整整!有九十天,我沒有踏在南方的土地上!除了想念的心情,更有那種往回走時的沈澱。心往回走、人往回走,就只有時間,一直不斷的,向前!

二十三歲以前,我不喜歡回家,雖然大家都說我是一個戀家的人,但,我不喜歡回家。一直都是如此!也這麼一直以為著。還在唸書的時候,母親一天工作十四小時,為了我們的生活,打拚著!兩個小孩唸私立學校的學費,就在母親一件件衣服的完成下湊齊。那時的我,心裡只覺得為什麼我下課的時間,總要在那一片片的綿布以及針、線,或者家事中度過?為什麼我就是不能跟著同學出去玩?為什麼在學校被欺負了,母親依舊千交代萬叮嚀著自己『安分點』?我不明白。

我往外跑。在離家只有三分鐘的學校,我總在下課後的一個小時後才回到家!書局、雜貨店、同學家,我總在那個母親發火前的時間回到家,她板著臉,問我去哪裡?我說:『沒有啊!老師把我們留下來。』然後匆匆的回房,閃避母親看著自己心虛的雙眼。其實我知道母親知道我不願意一直待在家裡的原因。她總說:『你們這些小孩子,不知道在想什麼,媽媽多賺一點錢,也是要讓家裡的環境好一點!』

我不是不明白這個理由,純粹的,簡單的,就是不想一直窩在家!幫忙做家事,可以。幫忙用針、用線、用熨斗做工作,可以。但,僅想要一點點自由!心理的自由,身體的自由,有點叛逆的想法!

高中的時候,因為籃球,我待在學校的時間更多了!每天總要花二到三個小時耗在球場上,那算不算逃家的舉動?我不知道。我知道我每天回家後,就想往外跑!家要回,但不那麼情願!或者說,我其實只是不喜歡那些氛圍,而不是不喜歡幫忙做家事,更不是外面的世界真的有多完美!

母親、我、姊姊。我們站在三個角落,總是努力的在維持這個叫『家』的情感。我處在兩人之中,偶爾聽母親說話;偶爾陪姊姊聊天,我一直以為,我們應該是『和樂』的,直到衝突越來越多,爭吵已成了家常便飯,我有強烈的欲望『離開』,我不知道怎麼讓它更好,也不知道怎麼去改變這個家的氣氛,但我,一直在離開前卻沒有想過我真的走了!

二十一歲的夏天。生日後,我離開我最眷戀的高雄。那太陽、那萬里無雲的天、那午後雷陣雨後,布滿彩虹的天,還有我眷著不走的情感及所有所有的人,都在我『離開』的決定下,被我遠遠的拋在腦後。沒有人知道我走了!除了家人。沒有人知道我的未來在何處,沒有人知道我這一走,何時再踏回高雄的土地!

北方。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往北走。當時,是明白的。而現在想起當時離開的原因,居然是『逃』比較多!我逃開那個我討厭的氛圍;我逃開那些讓我精神無法負荷的爭吵,我逃開了!踏上北方的路,我徬徨、無措,但我得硬著頭皮看看這世界,看看我的未來,看看所有的可能性,因為,我不想讓自己有任何退路──『回家』!

什麼時候開始想家?好像是開始拿起電話時,給母親撥了一通電話,多跟她講幾句的那一刻。人很奇怪,總是不在身邊的,才知道要珍惜。我記得,在那通電話前,我們彼此對待,像刀,或者說像『針』會比較貼切!刀割了,血流了,痛也就痛,但針刺在身上的時候,那小孔發出的痛卻是無法看見,無法用包紮的方式,讓它痊癒,只能留待時間的流逝,慢慢的讓它沒有感覺!

冬天的時候,特別想家!因為一個人的被窩裡,特別懷念姊姊躺在身旁的體溫,母親關心的交代多穿幾件的話語。我一個人坐在電腦前流著淚,一個人的房間,我哭喊著『好想家!』我沒有打電話。我不敢!因為一個人任性的離開,沒有理由,更沒有權利說出這句話。有時候,還會告訴自己『活該』!自己選擇的,自己就要勇敢承擔!

二十三歲生日前,那一場車禍,好像嚇壞了所有的人。我不是故意的!母親和姊姊連夜北上。我遮掩著受傷的臉,不敢抬頭,我羞於讓她們看見我如此的狼狽。姊姊笑著看著我說:『你這豬頭臉!』我沒反應,我等待母親的開口。她什麼也沒說,只是說:『妳流了很多血,臉怎麼鐵青成這樣?』我以為她會哭,但她的反應卻讓我更不敢抬頭!那一個星期裡,我開始學著怎麼撒嬌,開始學會不要再那麼強烈排開她要給我的愛。魚湯是我的三餐,不,應該說加上宵夜,總共四餐!母親離開前,塞了幾千塊給我。我沒收下,但她硬塞,我留下其中的一千塊,再把其他的錢還給她。她說:『你給我坐車的錢回家就好。其他的留著用!』推拖許久,她終於拿走其他的錢,準備回家!

搭上客運的她,微笑的對我揮著手。我不敢多看,只能僵著笑送她離開!她從南部帶上來的錢,全都花在那一條一條煮給我吃的魚上,還有水果。每日我醒來的時候,她已經在電視前發愣很久很久。怕驚醒需要休息的我,所以步行的時候,她總是小心翼翼!只有吃飯的時候,她才會輕聲的喚醒我!

『我要回家,我要搬回家。』母親回到高雄後一個星期,我對她說。她略帶著驚喜,卻又鎮定的說:『你決定好了嗎?』。我沈默!其實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從家裡逃出來,又從另一個氛圍裡逃回家,我決定好了嗎?我可能又是一次逃跑吧!

二十三歲生日那一天,姊姊帶著我去唱歌,希望在我一直低落的情緒裡,為我找到一個出口。高雄!對我來說,是個養傷卻也是受傷的城市。我心上失戀的傷,在家人、朋友的陪伴,漸漸復原;我身上車禍的傷,家人細心呵護下,豬頭的臉,不再豬頭!只是,未來的渺茫,仍舊讓我不安。

我又走了!秋天。夏天剛回到高雄的我,又走了!我依舊記得剛回高雄時,母親的朋友對我說的那句話:『你媽每次講到你在台北,都很捨不得,也很擔心!』平日疼我的阿姨,也不時的提醒我:『媽媽講到你,都一直哭!怕你又出事。』還記得當我提出再度北上的要求時,母親只說了一句話:『你去吧!那裡如果能讓你覺得比較有希望,你就去吧!』姊姊在一旁用淚水阻止我,而我,再度北上,已經沒有那叛逆時故作的勇氣,只剩下傷癒之後,更加脆弱的心!

也許是時間的改變,母親、我、姊姊的年紀都大了,可以放下一些不必要的堅持,可以不那麼在乎那些我們心中一直無法釋懷的情緒,我們不再彼此爭鋒相對,我們不再那麼一定要相信什麼是『是』、什麼又是『非』!對待彼此仍舊像從前的『害怕失去』,但已經不再『壓迫』!

『回家』,從今年的四月初開始,我沒有回過家。明知道七月我就可以回家,卻在六月的一個午後,我狂叫著『我想家、我想家、我想家』!我想打電話給媽媽,但那一刻,我卻害怕思念潰堤,害怕在電話這頭的我,用淚水徹底毀滅,一直以來故作堅強的心!

七月三日,我終於踏上回家的旅程。高速公路上,一台連結車橫在我搭程的客運前方,煞車痕狠狠的拖了幾公尺,高速公路的護欄,被撞得變形,還有一台自小客被撞得稀巴爛。高速公路布滿了人群、車陣。回家的路,讓我覺得遙遠!我拿起手機,想打電話,看著一個個號碼,我卻什麼也沒撥,我不想說話!我只是想家而已。

接近凌晨,我終於站在高雄的土地上。中正交流道旁的籃球場,蓋起屋頂,加了夜燈,中正技擊館的路旁,因為捷運施工,多了好幾排的小燈。高雄變了,唯一不變的,是我二十幾年的感情,熟悉,永遠不變!我搭上那開錯路的姊姊的車,回家!

家門口前,我堅持照相。我要告訴別人,『我回家了』!高雄的家。我依舊眷戀的家!姊姊說我無聊!我不以為意。雖然我後來沒有用那張深夜拍下來的家的外觀,但在按下快門的那一刻,我‧到‧家‧了!

七月四日,我在高雄閒晃著。顧不得回家是要休息的,幾乎把幾個熟悉的地方全都逛了一遍,家的味道濃烈的包圍著我。累嗎?我想,不會的。因為,這是我的家!晚上母親煮了一桌的菜,因為胃的毛病,我不能吃撐著,當桌上的菜一掃而空時,她問我:『還要不要吃?』我說:『不了,這樣就夠了!』真的,這樣就夠了。夠有家的味道了!

姊姊曾說:『等你下次搬回高雄的時候,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了!』其實,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再回高雄。不過,我依舊相信,我心上的方向,是『家』的方向,一直都是往南。

照片說明:
底圖:換日線家的外觀。
左上角:高雄火車站。
左下角:咖啡製造館(阿姊帶我去吃義大利麵。新大統後面。)
右上角:高雄街景。(咖啡製造館外。)
右下角:高雄舊大統,五福路、中山路交叉口。

P.S
高雄藍天,沒有雲,真的很讚!姊老說很熱。我不覺得!再熱,也沒有台北的悶!
(今天阿姊送了我一支錶,謝謝阿姊!)
祝 好!

換日線的話:回家‧真好!

已經很久沒有寫這種長篇的、記錄性的文章,以前總喜歡在某一次的出遊、某一次的感動中,記錄自己最深層的心情,還有感動。這回,我也來寫三個月的長記,會寫多長?不知道。但,希望記念這三個月的感受!遊記,應該是『遊玩的記錄』,就我而言,在這一年裡的四分之一,是一場長長的旅行,人和人之間的旅行、心和心的旅行。還有,找自己的旅行!

二月,台北的天氣,還是陰冷的天氣,一個人縮瑟在家裡,除了上網,很難找到其它的事可以做。一個人的台北城,孤單、寂寞;徬徨、無助。我沒有退路,我不能再像之前一樣,任性的在南北之間遊走。二○○二年九月,我硬著頭皮回到台北城,雖然口口聲聲的說,自己的夢想在這個城市裡,但我仍然不知道『我到底要幹嘛!』。

網站上出現『編劇訓練班』的消息,我掙扎在參加與否的決定中!真的很想去闖些什麼名堂出來,但是因為經濟因素,我掙扎著。阿姊問我:『妳能不能參加一點有意義的東西,比方說「學英文」?或者是加強自己專業上的東西。』我沈默著。我的詢問,只是要得到支持而已,心上的支持!我想突破,我就是想突破那個階段裡的徬徨!但是少了錢在身邊的我,總會有那麼點不安,那種欲淚的不安,所以,我需要有人給我心上的支持,剩下的,我會自己面對!

那時候,心是悶著的。悶了很久的。跟人接觸的時候,還略帶著敵意,對某些人更是敵意強到自己現在回頭看都無法理解。總是覺得全天下沒有人了解自己,或喜歡自己!安靜和沈默,是我當時最常的言語。說我自命清高也好,說我驕傲自大也好,但我無法改變當時的心態,無法改變自己的心情,總是一再用沈默隔開所有的關心、問候;總是不停的逃開別人的意見和建議,不為什麼,就是害怕!也許是過去幾年來所經過的背叛、背棄、拋下不管,讓我對『熟人』產生莫大的恐懼,又或許是因為太害怕在緊抓不放之後,還是失去的痛苦,讓我無法再放開心去跟人接觸!阿姊老問我:『像你這樣活著,不會很痛苦嗎?不能有些事裝傻一點?不要在乎那麼多嗎?』我很想,但我做不到,我就是會沈溺在那些痛裡。阿姊在我這樣焦慮的狀態下,常常對我說:『你這樣很容易瘋掉。』我想,我瘋了很久,因為我找不到自己的心,已經很久很久!

三月底,我帶著我那顆長滿刺的心,用一貫的冷酷,走進校園,走入人群!第一堂課的自我介紹裡,我講了一些很表面的自己,然後自以為了不起的訴說自己的曾經。我永遠無法忘記當天的我的心情,對身旁的人簡直是到一種『不屑』的姿態,我還是很害怕,所以武裝自己。我忘記誰是第一個跟我說話的人,我記得的是,我在第二個星期的課堂上,坐到中間的位置,離人堆比較近的位置。當我在那個位置坐下的時候,我不知道我在怕什麼,冷漠、沈默、安靜,是我選擇對待別人的方法,我甚至開始翻閱起我手中的書本,假裝與這個世界毫無關係。『雅』坐在一旁,斷斷續續的交談著,但總是蜻蜓點水的。『香』拿出一根草莓巧克力的餅乾問我要不要,我點頭道謝,接過那根草莓巧克力。仍舊安靜的看著我手中那本書,其實,我沒有看,我只是讓它穩定我的情緒,假裝安靜而已!

課堂上,『寶哥』要我們準備一個屬於自己最珍貴的東西,我想破了頭,想不出來有什麼,心還一直困在過去那段愛情裡,我想不起其它值得我珍貴的東西,只有《再見,台北!》這個MV。那堂課,寶哥並沒有依著我們準備的東西講課,跟我們玩起句子拼湊成故事,以及形容一種狀態的練習。我依然記得當天,我尖銳的像把刀,用那些句子,一句一句刺自己的心。也許現在沒有幾個人還能夠記得那些句子的拼湊,但我卻無法忘記當時自己猛刺自己的自殘!

其實,我早就把寶哥說要準備的東西準備好了,認真的將它放在書包裡。我怯怯的問雅有準備作業嗎?然後順勢的將自己準備的東西給雅看,還拿出我那自以為是做好的名片給雅。說實話,我害怕被否決,所以我很認真的在準備。坐在身後的香問起我《再見,台北!》拍出來的MV,我突然震驚起『原來,還有人想看啊!』

我說:『如果妳想看,我就燒一份給妳!』
香認真的點著頭:『真的嗎?你真是個好人。』

我忘不了這句『你真是個好人』,不知道這是香的口頭禪,還是她真的覺得我是好人。我一直覺得『我爛掉了』,一直這麼認真的覺得。從學校畢業這麼多年來,我已經變成一個很自私,很自閉,很不知道自己活著的意義在哪裡的人,聽到這句話的同時,我的心卻是想逃的,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哪來的權利讓人說出『你真是個好人』這句話。

我沒有問別人要不要這片《再見,台北!》的VCD,悄悄的塞給香,她說要帶電腦來放給大家看。當我轉身看見雅也看著那片VCD的時候,我才說了一句:『妳沒有跟我說妳也要,所以我只燒了一份。』雅笑著對我說:『因為香說要帶電腦來放給我們看啊!』那天,香沒帶電腦。所以,大家也沒看到那片VCD,只不過,我還是感動著雅說了那句話。因為,她讓我有被分享及重視的感覺!

隔週上課,寶哥讓我們上台報告自己準備的東西。沒有人要當第一個,寶哥拿出獎品利誘,而我,就這麼上了台!老實說,上台也許是為了獎品,但還有另一層意義──『被了解』。我很亂,心很亂,在台上報告的時候,胡亂扯了一堆,什麼重點也沒講到,我以為把自己的心掏給台下的同學、老師,我就能夠不那麼亂、不那麼慌。後來,我失敗了!雜亂的心情,做不好事,我下了台,沈默。然後,寶哥再給我一次機會,上台!後來的上台,有沒有比較不那麼亂,我不知道,但是我又再一次的將自己赤裸裸的在一群不是那麼熟悉的人群下,曝露!我瘋狂的想要被了解!我瘋了。一直沒好過!

下課後,我喜歡跟著寶哥走。站在他身後,有一種莫名的心安,即使他再怎麼安靜或沈默,我都喜歡他身後的感覺。那一種沈默,是我習慣的!偶爾,他會抬起他沈思的頭,看看身邊的人,冒出幾句話,然後繼續他的沈默。他的沈默是我習慣的,但是他抬頭說話的舉動,卻讓我倍感溫暖。那次,捷運上僅剩我和寶哥,離得很近,但卻沈默。我不斷在腦子裡找話題,不要讓氣氛僵住。東問、西問的,寶哥很累的神情,面對我擠出來的話,也應答著。是我太容易感動嗎?也許吧!在對答的過程中,我在這個也不太熟悉的人身上,得到一種信任,我找很久很久的信任,我對他的。他的反應,讓我相信,原來還有人注意我在他的旁邊,不再是我一個人沈默而已。

四月的日子,我的情緒,陷在另一次的低潮。我掙扎在繼續陷下去或是向上爬。我開始用言語堆累和同學之間的情感,『說話』好像變成我和其他人交流的方式,或者說,也變成我把自己從低潮中拉出來的方式。上課變成我的情緒良藥,說話變成我唯一對外的通道。『小寶』、『亂』、雅、香,還有『小骨』乃至於其他的同學,都變成我說話的對象。而我,沒有選擇的,什麼都講,什麼都說。跟小寶坐車時我說她聽,跟雅在一起吃飯時我說她聽……只要找到機會,我不會放棄說話的權利。也許是同學們都太安靜,久而久之,我開始變成最多話的那個人。說話變得沒有選擇,而是本能的遇到人就說!

因為多話,我也開始熱心起來。說話跟熱心,好像沒有太大的交集,但對我,那是一樣的。除了說話之外,就是熱心的時候,會有別人的關注,會有別人在乎,而且,比起說話更教人注意!我不是有意引起別人的關注,但卻渴望別人在乎,我窩在自己的世界太久,已經忘了不是獨處的時候怎麼面對人群!安靜、沈默以外,我等待有人可以多注意我一點、可以多在乎我一點,而不是讓我一個人!

因為熱心,寶哥和『妙』這兩個老師,總會不停的謝謝我。說真的,在此之前,我已經忘了前一個因為我的熱心,而跟我道謝的人是誰了!我不在意別人謝不謝我,卻在意說謝謝的背後,那顆心!即使是一個眼神,都會讓我覺得自己存在著。我不知道會不會又有人像學生時期那些同學一樣,因為我的熱心,而排擠我,覺得我雞婆!我不知道會不會又有人像職場上那些同事一樣,因為我的熱心,就認為我什麼都能幫忙,而把事情丟給我處理,沒時間處理還要被罵。我害怕這些情形發生!

我的害怕,沒有發生。我一再的聽著『謝謝』、『辛苦了』,還有香的那句『你真是個好人』。害怕的心情,像霧散去一般!我強烈感受著每個人的溫度,試著讓那些溫暖,融掉我心中的恐懼。偶爾,因為熱心,收到同學道謝的E-MAIL;偶爾,在幫助別人的過程中,開始認真思考自己的價值。我變了。從前的朋友也開始這麼說。他們說:『你現在看起來快樂多了。也有自信多了!』

其實,我容易焦慮、爆躁,但又因為怕自己的衝動,在言語上或者肢體上傷害別人或自己,通常我都會以『躲』的方式,避開身邊的人。直到我開始在幫助別人的方式裡,讓自己心安定下來,讓自己尖銳的『角』慢慢圓滑、慢慢平順!

五月,我們交了一個劇本。我發了狂一樣,連續幾天拚命的寫寫寫,心上一樣承載著過往的負擔,紊亂的要陳述一件事情,上台報告後,我?喪的回到座位,『仔仔老師』說我夠猛,一下子寫出來那麼多東西,我僵著笑!我在腦袋裡整理我混亂的思緒,還有妙和仔仔老師的評語。我又困住了!阿姊說我文字裡裝載太多交雜的情緒,理不清,也說不明白。為了那個作品,我狂哭了一整夜!我討厭陷在那裡面,我不要一直在那些圈圈裡轉啊轉!我決心要離開那個情緒。

兩個星期後,我交了一個不同的東西。生活上和阿姊發生的小笑話!它是我轉換心情的方式,我用一個星期的時間,把心空下來,再花三天的時間,去書寫那些簡單的情緒。仔仔老師和妙,都給我很大的鼓勵!而這個劇本讓我莫名其妙的喜歡在班上跟同學聊起因為SARS被隔離的外星人阿姊的事,她的事頓時成為被關注的焦點。我也不斷、不停的說著話。也許是話講太多,我的心也開始空了,發現每一次上課,就是不停的說話、說話,甚至是搞笑,跟大伙打打鬧鬧後,我開始想逃,逃開這些人!因為突然熟悉。

『不跟大家一起坐車啊!』寶哥問我。
我搖頭,甚至連寶哥的眼睛都不敢看。
我一個人,慢慢的走下山,想要在步行的時候,安靜自己的心。
『喂,上車啦!』小骨從校車上叫住堅持步行前往捷運站的我。
他們硬是讓司機先生,把校車停在離我的前頭。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上車了!

小骨沒給我逃開人群的機會。三個月來,我想逃的念頭,一直沒停過。我害怕熟悉的感覺,我擔心失去的感受!上車後,我回到最原始的安靜、沈默。直到步出捷運站,我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而小骨、小寶、香、亂、雅,都沈默的接受我的安靜。沒人開口問我:『怎麼了!』僅僅是用安靜陪伴而已。(我相信,他們一個一個,都被我突然的安靜,嚇壞了!)

捷運上,我做了一個夢。
夢裡,只有我一個人,站在山崖邊。(像臥虎藏龍裡,最後的那個山崖!)
我掉進崖裡,那個畫面是我用眼睛感受著地面越來越近的恐懼,不斷的重複,
我驚醒!恐懼在我心裡放肆的遊走著。
坐在小骨身旁的我,是不斷的冒著冷汗的。
我想抓住他,但我沒有;我想說話,但我一句也說不出口!

我給小骨寫一封信,謝謝他沒給我機會讓我逃開他們。小骨以書信的方式,給我回應,雖然簡短,但卻溫暖了我的心,他說:『我想我們多少都會這樣,忽然當機,這時候就是把電腦關掉,讓它休息一下!過一會兒再開機或許就好了。不過我們可不想讓你當機太久,所以讓你安靜沒幾下,又把你叫上車了!』

六月,美好的一個月,我開始在MSN上和亂聊天,亂十足的酷勁,總讓我誤以為她不喜歡我,有一次,我在聊天室跟她說:『亂姊姊,其實我……我……一直以為妳很不喜歡我。』她說:『線線乖,亂姊姊沒有討厭過線線。』我滿足的點點頭,相信她沒有不喜歡我。聊天室裡,我、小骨、亂,三個固定班底,總是在聊天室裡聊著天,偶爾,雅會出現;偶爾,香餓了也會上網找我們吃飯;偶爾妙會在聊天室現身。我們總會心血來潮去唱個歌,吃個飯!瘋狂的聚會著。

六月,心快樂著,身體保受病痛圍繞。睡不著、睡不好,幾年累積下來的壞毛病,搞壞了身體。除了跟大伙晚上的聚會外,就是到醫院報到。本來因為SARS的原因,根本不敢踏進醫院一步,直到我走進急診的那一刻!我再也受不了莫名其妙的胃痛,夜間門診的時間被大亂,我只能向急診報到。抽血、照X光,一個人在醫院裡待著。聊天室裡,妙說要陪我,我突然一愣,是感動也是激動,家人除外,『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直擊我心裡的無助。用那句話!

一個人在外,我知道我是必須照顧自己的。妙的關心,讓我更加告訴自己,要把自己照顧好!因為除了家人外,又多一個人擔心我。雖然一直到現在,我的身體還是處於病痛不斷的狀態下,但我努力著,努力著讓它變得更健康。『喂……喂……你……你今天看醫生……看得怎樣?』這是小骨,在我第一次看完門診後,打電話給我時的語氣。我笑了,在電話的這頭。胃痛還是痛,但聽見小骨的聲音,還有那種想要表達關心,卻還結巴的樣子,就讓胃痛減少了一些!

週日下課後的晚上,小寶不舒服,沒有一起上課,我們幾個人一起去吃飯,我突然叫住他們說:『其實今天我好想逃。』可能是越來越熟悉吧!逃的念頭更深了。以前,我都用最激烈的手段,讓身邊的人一個一個離開我,留在身邊的,都是知道我那偶爾想逃的個性、知道要等我的人,這次,我選擇對這群人坦白我想逃的個性。

我說:『有時候,會很想逃開你們,但不是永遠的,只是需要安靜!你們不要以為我不要你們了,你們也就不要我,好不好?』我像個小孩耍賴著。
雅說:『我一直都是那個被逃開,也是那個等人回來的人。』
我問小骨:『你懂我的感覺嗎?』
小骨用力的點點頭,『大概懂。因為我也有這種感覺。』

那天的我,其實很悶,因為我又想逃開了,可是又怕一逃開,他們就像從前身邊的人一樣『咻』的一下就不見了。還好,他們都懂!三個月過去了。我們的課在六月二十九日畫上句點。三個月來,我從一個尖銳無比的人,慢慢被身邊這些人慢慢的磨,磨得脾氣變好了,情緒也不會那麼不穩定,焦慮會有,但已經慢慢縮短那些時間。我不熱心的。我只是藉由這些方式,來証自己還存在著而已!

這一年,我常說自己的心智年齡退回十八歲的青春,愛玩、叛逆、讓人擔心;衝動、莽撞、自以為是……十八歲那年後,我再也沒有熱心過,那種心甘情願的熱心。只要我能夠躲開的事,不要輪到我最好;只要我能夠不淌那些混水,我一定不碰,進入職場後,更是如此。也許,我偶爾還是無法拒絕別人的要求,而幫助別人,但是,在心裡對人群的排斥越來越大,生活也越來越像是附和別人而存在著。我不知道『熱心』是為什麼?我不知道『心平氣和』的表達是什麼?我只知道不斷的從人群中逃開,我只知道用自己尖銳的心去刺傷每個關心我的人,孤立自己!

我是幸福的。現在!或者應該說,我一直都是幸福的,只是我盲目的鑽牛角尖,盲目的以為世界背叛了自己,而實際的是自己背棄了身邊所有的關注。我找了很很久跟這世界和平共處的方式,我失去很久很久最原始對生命的熱情,直到我遇見這群人,我才知道世界一直沒有改變過,而是我失去了自己。我對人群的排斥,其實是排斥自己;我對世界的不信任,是因為不信任自己;我對過往的否認,就是否認自己。在此之前,我不斷的在尋找『自己』焦躁的尋找著!失去自己的感覺,就像無法思考的腦袋,一樣空洞,而我空洞很久很久!

在結業式上,我被推上台講『畢業感言』。我講得不多,因為心裡想得太多,又不想胡謅,所以我還很白目的在台上說:『對不起,我實在不知道要講什麼!』我想,如果等我真的將這篇文字唸完,不知道台下的人會不會K我,所以,我選擇用書寫的方式,認真的對待我的『畢業感言』!(其實,我是怕我自己會飆淚啦!)

親愛的寶哥:
你說,你看到以前的自己。其實我也在上課時,看到那個充滿熱情的我。我很努力的從這一切留下我對生命的熱情、對人群的熱情,我不想再失去自己了。謝謝你。因為你,我們才有機會在這裡相遇!對別人,也許上這課就是學習創作,但對我,卻是一種找到自己的感覺!我喜歡現在的自己。從來沒有那麼喜歡過。謝謝你!

親愛的妙:
謝謝妳每一次的謝謝!我總會頑皮的欺負妳,要妳別那麼客氣,我是開玩笑的喔!就是喜歡在妳和寶哥面前,調皮的像個小孩!也只有那個時候,我才能讓自己放鬆一點!妳說的沒錯,我是把自己的心壓死了,我會適時的讓它喘口氣的,就像唱歌那天從學校走下山時,我沿路的大叫『寶哥我愛你!』、『妙我愛你!』一樣。我就想大叫,放肆的大叫!因為大叫,我才能放開我心中對別離的不捨。下一次我如果不小心又開始撒嬌,又開始胡亂耍寶時,就是我在調整自己的心。別阻止我呢!謝謝妳。(要加油喔!我們勾過手的。)

親愛的仔仔老師:
雖然只有三節課,雖然有時你的言詞犀利,但我記得的是你那感性的每一刻。我喜歡你留給我們的話,我喜歡你對生命、對創作的熱情。你上台時曾說:『不只是你們對自己會有懷疑,就連我們都會!』我一直以為只有我們的心會質疑自己,原來連你們也會!謝謝你對我們的鼓勵,謝謝你提醒我『熱情』這回事有多重要,謝謝你告訴我們『我一直都會在這裡』,謝謝你!

親愛的雅:
我怕因為跟老師走太近,所以跟你們間隔遙遠。不瞞妳,我確確實實、認認真真的思考著『被排擠』的這件事。因為我兩邊都不想失去!每次聽見你們說:『反正你有妙和寶哥。』我都會停下腳步,去想這個問題。我知道,你們是開玩笑的,我也儘量不讓你們的玩笑話影響我自己。妳知道的,我只要往下鑽,我一定又會逃開,但這一次,你們、老師,我一邊也不想逃,我很貪心,我兩邊都要!我的朋友夠少了!我再逃開一次,下一次我要花多少的力氣,去找像你們這樣的朋友?妳問我:『這樣不會很辛苦嗎?』我不想放棄跟人相處的機會吧!人注定是要一個人的,但生命裡,總要有那麼幾個值得自己去陪伴,或者陪伴自己的人,我一個人獨處夠久了,我的心封起來夠久了,我不想繼續讓自己活在那個小角落裡,我想用我的心,和這個世界貼近,同學也好、老師也好,只要多跟一個人貼近,我就能多肯定自己在這世界上存在一點價值或意義!
雅,謝謝妳!每次在我想講話的時候,妳都在我身邊。有一天我跑掉了,不是不見了,而是躲起來了。等我,我會出現的!(下次出去玩,別再一個人一溜煙的不見了。算我求妳啦!)

親愛的香:
妳總愛說我看起來很孤寂,總要我學著不讓心那麼急!給妳一個微笑,^___^,我已經改很多了。還在努力的學著用優雅的方式,去對待每一個人,和每一件事!『你真是個好人』。這句話,謝謝妳告訴我!(我還欠妳一本《作品集》,記得跟我拿。)

給親愛的小骨
說實話,我覺得我跟你很像。犯憂鬱的方式很像,沈默的樣子很像,遙望遠方的眼神很像,甚至連『多想』這一點都像。第一次看見你,覺得你這傢伙頗怪,又害羞,又想講話(嗯!連這點都像。)好像那種『全世界都沒人了解你』的感覺(你看這點又像!)謝謝你每次拉我一把,謝謝你是咱們這群人出席率最高的,只要大家找你,你都會一定出現。那四個字,我還是不得不再說一次『有‧你‧真‧好!』下回有想死的感覺,要告訴自己死不得啊!因為我們這些人吃飯的時候、出去玩的時候,需要一個出席率高的人。(你跑不掉的啦!)

親愛的亂:
妳的安靜和活潑,總會讓我分不清楚妳什麼時候要安靜,什麼時候又可以找妳玩。我們都說班上的人太溫和,但是亂姊姊……妳……妳……妳看起來,真的很像冷酷的……冷酷的……殺人不眨眼……的女俠。謝謝妳的活潑帶動我,讓我每天下午都在聊天室裡,玩得很開心,如果……如果……如果……妳不想講話,一定……要……要跟我們說,不然……不然我們……我們會以為『亂姊姊不喜歡我們了!』

親愛的小寶:
每次給妳打電話,問妳要不要一起出來,妳總認真的說:『不行,今天要趕東西!』害得我有時不知道是該很認真的跟妳說話,還是該像平常的嘻鬧狀,跟妳哈啦!喜歡從妳身上看著妳對每一件事的熱衷,喜歡從妳的笑容裡感受生命的活力,喜歡跟妳走在一起,就像認識很久很久的朋友一樣,可以歡樂暢談無止盡!(下次再一起唱歌吧!不會忘了找妳。)

給我親愛的阿姊:
那天,收到妳的訊息『不要再焦慮了,我想念你躁症的白痴笑聲了!笑一個啦!』我差點沒有狗血的哭出來。我已經慢慢的從這三個月裡,變得開心了。如果妳現在還要問我,為什麼上這個課,我想,未來會走什麼路,我不知道,但我很慶幸在這三個月裡,學著接近人群。我們都要先學會愛自己,才能學會愛這世界;我們都要學會走入人群,才會知道自己並不孤寂,妳以前總要我去嚐試一些什麼,不要躲在自己的世界裡,我不聽。我驕傲的留在自己的世界,把自己越逼越緊。謝謝妳一直忍受我的壞脾氣,謝謝妳現在懂得替我加油打氣!三個月最大的收穫,就是我真的、實在的發現,原來,我是幸福的!

寫到這裡,八千多字。萬言書的目標還是沒有成形,但這是我這三個月來最實在的感受。我是幸福的,我一直對自己這麼說。而且是用一種認真的態度,不是從前那種『強迫』自己的方式,讓自己相信!我終於找到那份屬於自己原始的樣子,感謝三個月來,認真對待過我的每一個人。謝謝你們!

P.S
我已經很久沒有發電子報了,以八千多字再發報,會不會有人受不了?總之,我只是想告訴大家,我幸福的活著,結束了課程,回到了報台上,帶著滿滿的愛,繼續書寫一些關於自己想要書寫的文句!
夏天,真的來了!我愛夏天,就像太陽強烈的照射,心中熱情不減。
祝 好!

換日線的話:有你們,真好!

兩年前,因為一個同事的鼓勵,所以開創了報台!當時,我是一個國內知名雜誌社的編輯。每每看著那些所謂『名作家』的文字,還有身旁個個文字功力比我強上百倍的同事,我對於平庸的自己,是一點自信也沒有的。我不記得當時那位同事對我說什麼,但我記得,她是一個很熱情的傢伙!總是把一些我視之為無趣的事情,當成一種樂趣,偶爾跟我開開玩笑,問我怎麼不投稿給公司。

我笑著!

其實,我根本不清楚,我這樣的文字,有誰要看?有誰肯看?『沒有自信』,是我最大的弱點!『投稿給公司?』我搖搖頭。名家如雲,沒有一定的程度,我怎能擠身其中?不過,同事不肯放棄,就是不停的讓我相信,其實我可以。

於是,我有了報台!
於是,我有了讀者。

剛開始,十個讀者裡,有九個是自己的親朋好友,當人數增加時,我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常覺得,那只是因為我是他們的『親朋好友』,所以,他們才會訂報!後來,慢慢的看著訂戶裡,陌生的名字,往前的衝勁,在腦海裡翻騰!希望給人一種『值得』的感覺。

一直覺得自己應該是個『配角』,在別人身邊跟別人說『加油』的那種!只要看著別人很厲害很厲害,自己在旁邊鼓掌到紅了手,都覺得很開心。也許是從小生活在那種平實的家庭裡,什麼事可以做、什麼事不能做、什麼事該怎麼做、什麼事該用什麼方式做,長輩們都規定的死死的!

書,就一定要唸得很好。待人處世就一定很禮貌。發生什麼事,都要覺得自己有錯。下課後,就一定要回家。說實話,我很叛逆!我厭惡那些一定的定律,但又不得不遵守,所以在自己與定律中拉扯著!我不敢太膽大的去突破定律,因為害怕被說成『壞孩子』!我不敢太輕易去碰觸挑戰,因為怕失敗後被定律說成『看吧!跟你說了就不聽!』

笑。苦笑!

其實,定律不都是因為大伙們遇見事情之後所定下來的嗎?而為什麼我們就一定要依著定律走,而不是創造新的定律呢?『沒有自信』是因為無法挑戰既有的定律、『想當配角』是因為反正我是配角不需要去面對成敗的問題。只是,我相信內心裡,依舊有著某一部分的澎湃洶湧催促著自己應該做些什麼!所以,當我第一次聽見有人在旁邊不斷的鼓舞自己,我填下報台的會員申請,建立新報台!

從一開始的小短文、小說、散文、《長廊》、電影心得、讀書心得、專輯心得、《一首歌的時間》到後來的《再見,台北!》、照片書寫,偶爾還會有事沒事的動筆畫畫!我不斷的在文字裡找尋所謂『認同』的聲音。或許,你不知道這樣一個『認同』的聲音裡,對於『換日線』有什麼作用,但是在這兩年的歲月裡,有許許多多往前的動力,是來自這一次又一次的『認同』!

我用了兩年的青春,在時間的缺口裡,努力築著自己的夢想!我深信,即使日後沒有所謂的『美夢成真』,都能讓我記得這一段為自己努力的時光。終於有作夢的力氣;終於有為夢努力的自信,終於在時間的長廊裡,第一次有想飛的衝勁!兩年裡,謝謝一直陪著『換日線』的每一個人。不管好的、壞的、悲傷的、快樂的記憶,都謝謝有這麼一群人,待在我身後給我的鼓勵!

五月二十九日,報台的生日!想對這一群人,說聲『謝謝』!謝謝你們照顧這個我視為『孩子』的報台;謝謝你們不厭其煩咀嚼我的心情!當我起飛的時候,我都會記得換日線後,有那麼一群人陪著我!

P.S
肚子餓了!該去吃東西。^____________________^
祝 好!
照片是我的側臉。現在是一頭金髮。自己染的!

換日線的話:生日快樂!我的小孩。

阿姊忘了傳簡訊給我,她說不是忘了,是沒有傳!電話旁的她,一直呵呵呵的笑,一直笑!一度懷疑她是不是沒得SARS,但卻瘋了。她說:『還剩一天,還剩一天,我就自由了!』

SARS的陰影,好像就要離開了!真好。

2003.05.27

Read More →

花了兩個晚上的時間,這是我第一次,一口氣把一套日劇看完!有種不看完不行的衝動。一台燒錄器,一台光碟機,一起放進《漂流教室》的光碟,準備進行一場時空之旅!

《漂流教室》是一個發生在二○○二年的故事,講述在日本的地震,讓一個學校穿越時空,到達未知的世界裡。那個未知的世界裡,是遍地沙漠,沒有水、沒有人、沒有建築物,僅剩一群在寒假返校的學生和老師們。一直很喜歡這種關於『未來』的題材,好奇心使然,讓我一心想窺探關於未來世界的狀態!

《漂流教室》不同於那些我們經常碰觸的未來電影,沒有先進的科技,沒有人類的便利,只有一片荒沙,還有環境汙染為後人種下的苦果!我們常常從電影上,看到西方科技的極權,像是《關鍵報告》中,預知犯罪的功能、《AI》中,讓機器人擁有『情感』……等,雖然每一部電影,多少都會提到『人性』或是『大自然』的運作,但像《漂流教室》這類那麼直擊『人性』的故事,卻是少之又少。這也明顯的顯露日本對於『環境』的重視,以及西方闡述對於『科技』的依賴及對抗大自然時所散發出的野心!

《漂流教室》中描寫學生及老師一起面對未知的空間,努力『活下去』的過程。在一片荒沙中,人類開始相互鬥爭,為了生存,可以不惜一切的掠奪;為了活著,可以自相殘殺,將人類最原始的『動物』本能,發揮在到最極致。

不知道編劇是不是刻意的安排,讓男主角淺海是一個孤兒,突顯他在劇中『沒有牽掛』以及『珍惜擁有』的感覺?另一位較年長的『岡津』是不是也代表另一個年齡層在面對這樣的遽變時,所呈現出的面貌?讓這兩個年齡層裡夾雜著另一種屬於利益鬥爭的人群!而學生,所代表的就是動物生存本能以外的希望及未來!

除了人性的鬥爭,《漂流教室》更以『塑膠花』說明大自然所遭遇到人類的破壞;『人造雲』變成化學毒物加害後代;科技打造的『天國』也實實在在的諷刺著科技的永久留傳,卻無法拯救發明科技的人群。種種種種,再回溯到最原始的根本!人類是脆弱的,脆弱到無法自給自足,無法與大自然抗衡。唯一能解決人類脆弱的,大概就是心裡那份希望,以及彼此心與心之間的交會。

NOKIA 的廣告曾說『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而人性來自什麼?不應該是自私、貪婪,更不應該是相互撻伐!戲的最終,『漂流教室』又回到最原始的樣子,我分不清楚那些在沙漠裡的一切,究竟是真的還是只是人們的幻覺,但卻知道它在告知我們,未來的一切如果我們依舊只仰賴科技,而忘記我們原來的本性,終究有一天,我們都會變成那巨型的怪物,只是為了生存,而沒有『心』!

『活在當下』,這是淺海一開始所表達的概念,『珍惜現在』,這是戲的最後,給我們留下的話語。我們要珍惜現在的活在當下,只有『愛』才能讓我們彼此靠近!

《漂流教室》裡,雖然有很多劇情上的不合理,但在那模稜兩可的時空裡,劇情的合理性,似乎已不是重點,反倒是傳遞給我們的觀念,是如此的清晰。『愛』是不會因為時空的阻隔而消失,珍惜現在的一切,才是讓生命不斷繼續的動力!

很棒的一部日劇!


導演:水田成英 編劇:大森美香
演員:常盤貴子、窪塚洋介、山下智久、高松翔

P.S
這幾天就是顧著看日劇,所以都沒寫《阿姊隔離手記》,今晚,會發出阿姊手記的最終回,因為今天期滿出關囉!
看完《漂流教室》再想想這陣子的SARS,想說一句:『快覺醒吧!各位親愛的人們!』
祝 初夏愉快

換日線的話:如果未來是美麗的,我們就要珍惜現在!

第十一天,似乎所有人都開始忘記SARS的可怕,甚至是隔離的惶恐。阿姊說:『喂!你們怎麼忘了我啦!每天講電話都是固定的幾個人打來的,前幾天手機一天不充電都不行,這幾天兩天充一次就可以了!怎麼差那麼多啊?』我笑說,大家都不緊張了,而且院內、院外的情形也都好多了咩!

『5/24,我羨慕的看著樓下被解禁的人,想像著N95底下令人嫉妒的笑容,哼!再三天,我一定要虛容的享受別人羨慕的眼神!沒自由,還是要愛慕虛榮。』隔離的宿舍裡,陸陸續續走出了很多人,阿姊每天都呼喚著要出關的心情。我們都期待著隔離期滿的那一天,只是,接下來阿姊就要進入SARS病房照顧病人,解禁的心情很愉快,但依舊要面對那之後進入隔離病房內的沈重!

沒打電話給老媽。懶!連我,也開始習慣SARS穩定後的心情!

2003.05.25

Read More →

2003.05.23

我習慣在一早出門,先開電腦上網收信。到報台一看,阿姊留言了!而且,是在我開啟電腦的那一刻,兩人還真有默契啊!早上十點多,接到她的電話,語調興奮像 中頭彩一樣,沒等她開口,我問她:『妳要跟我說妳留言的事喔?』她傻愣,興奮消失在她的聲音裡。我告訴她,我每天的習慣,問她怎麼不多留一點字,她說背後 還有人等著用電腦所以不能打太多字,電腦白痴的她,又只會用新注音,偏偏醫院的電腦沒有新注音,她敲了很久,才敲出這些字!

水瓶女 5月23日 上午 7:49
是阿姐啦!
HELLO:
我是阿姐隔離手記裡的阿姐啦!今天是第十天囉,大家都好嗎?我在豪華宿舍裡過著生理很享受心理很煎熬的日子,大家一定不能做壞事喔,因為坐牢沒有自由的感覺太可怕了,我很好啦!謝謝大家關心,我一定要好好走出去勇敢的對抗變態病毒的,大家也一樣喔!

Read More →

『我可以上網了耶!』阿姊高興的說著她用醫院的龜速電腦上網,看我寫的手記。『要不要我上網留言啊?』我笑著說:『好啊!』阿姊還很了不起的跟我說:『一定有很多人很期待看我的留言。』我叫她先留完,我再COPY在今天的報裡。(我也可以藉機偷懶一下!)她說,等人不多的時候,她再去跟龜速電腦奮戰。

阿姊說她們最近都只能喝『大杯水』,因為現在院內很多人都在為SARS抗戰,所以要先把資源放在他們身上。我在心裡疑惑的問:『大杯水,為什麼要喝大杯水,不能喝小杯的?』後來,阿姊還是一直興奮的說著『大杯水』,我就開口問她:『什麼是大杯水啊?』阿姊沒好氣的說:『就是礦泉水拿去加持過後,變成「大悲水」啊!』這怪怪阿姊,老是發明一些新的名詞!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