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著那張照片,壓抑的情緒,無法收回。
四個人的照片,一家團圓的畫面,已經無法重演,
就連隔著不到半公尺的距離,連那一面,也見不到!
阿青的爸爸在簾外說著:麗霞,讓我進去看看你。
阿青的丫母在簾內喊著:你走啦!我這輩子沒有臉見你!
然後,父親的背影,再拉回那張照片, 眼淚就這麼止不住的流下來!
我不知道那一刻阿青心裡想的是什麼,
而我想的,是那張一家四口的照片,加上小敏說的:『你會不會想家!』

小敏高大的身材裡,隱著一顆很細小的心,他以為這輩子就跟著張哥了!
揉揉眼睛,腦中想著送便當到辦公室去給張哥的畫面,
沒有微笑,沒有感謝!換來的責斥,讓小敏的細心,成為一種錯誤。

老鼠的細心,是從來沒想過的,
我腦海裡,直呼著:哇拷!不會連食物都要偷吧!
當他靜靜的塞給阿青時,我才從那個眼神中,看到老鼠的心細,
以及被放在心上的感覺!

師傅說:有困難為什麼不找師傅。
八百塊的大鈔,塞往手中,那樣無助的心情,
僅在一瞬間就被了解。

阿青的哭聲,每次都讓人心碎!
阿母的悲淒,讓人不禁落淚!
父親的背影,有著無限的失落!
小敏的身軀,藏著讓人心疼的不捨!
老鼠的舉動,為心裡帶來一道暖意!
師傅的雙手,是最想望的支柱!

若問怎麼沒提到小玉,
我真想問,你那甩開老周那隻手的動作,
是看什麼學的啊!
真是『讚!』

你會不會想家?
今天的畫面,確實鮮明的演著,
每個人心裡那份思念,不論思念什麼!


導演:曹瑞原 編劇:陳世杰、王詞仰(原著:白先勇)
演員:范植偉、金勤、馬志翔、張孝全、楊祐寧、吳懷中、丁強、王玨、柯俊雄
柯淑勤、庹宗華、李昆、金士傑、沈孟生、夏靖庭、張捷、吳擎……

孽子官方網站

片頭的開始,父親一路追著李青跑,直到李青消失在巷子的那一頭。看見父親用手擦逝著淚水,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專注的看著,藉著那雙眼滑落的淚水,在預言之後的眼淚。

兩個老部屬在口沫橫飛裡,描述著當年老長官英勇的事蹟。失落的、寂寞的,搭著廁所裡拍打蚊蟲的聲音,而那聲響,似乎與腦海中那段漫天炮火的過去形成強烈的 對比,當汗水淋漓的衣裳已不再是因為奮征戰而潮溼,湧上心頭的只剩逃離,再也沒有當時的英雄狀志。當他拿著勳章在夜空中晃動,而那一閃光亮,也消失在夜空 中!

『阿母!阿母!』弟娃叫著、喊著,是對母親的思念,是對母愛的呼喊,卻在真正見面那一刻,被母親的閃避,狠狠的,深深的刺向心中。弟娃沒有再提起母親,不是長大,那是一種不願面對被母親拒絕的痛!他將那份情感,寄放在心裡,就像是阿青只肯將淚水拌著水餃吞到心裡,細細咀嚼!企圖讓其他的味覺,掩蓋著心裡的酸楚,卻不知道越是遮掩,卻越難挑離。

很難形容阿青在病房裡那陣呼叫時,我臉上的表情。不知道是他們在哭,還是我在落淚,眼前的畫面就是這樣模糊了!阿青抱著父親,他用最軟弱的心,貼近父親;他依靠著父親的胸膛,流著那份屬於那個年紀的淚水!

父親、母親、阿青、弟娃,這四個人的淚水,應該是不同氣味的,卻在眼淚落下時,才知道這些淚水,都出於同一個源頭!

很喜歡范植偉的聲音,在安靜的氛圍裡,像是一個老朋友,在跟你說一個故事!一個屬於他最內心深處的那個故事。


導演:曹瑞原 編劇:陳世杰、王詞仰(原著:白先勇)
演員:范植偉、金勤、馬志翔、張孝全、楊祐寧、吳懷中、丁強、王玨、柯俊雄
柯淑勤、庹宗華、李昆、金士傑、沈孟生、夏靖庭、張捷、吳擎……

孽子官方網站

我在想,這篇文章一寫出來,不知道會不會替報台帶來太大的風浪,但我卻憑藉著我最真實的心,去書寫我對這一個世界的心情!

從國中開始,當同性的朋友談起戀愛時,我身邊開始包圍著一些同性的朋友,這種情形一直到高中,全校都是同性的同學,我更是他們眼中倍受矚目的人。我厭惡那種被同性矚目的感覺!但是,並不代表我排斥『同志』。因為我也曾經默默欣賞著同性的人!我的厭惡,不是來自於那種同性的戀情,而是那種總是縮瑟、總是逃避、總是怯怯、總是無法伸直胸膛的表情!

二十歲那一年,我沒有留意的,沈入這個世界裡。我不害怕!因為我一直認為『真愛』是需要被祝福的。不論性別!在『小燕有約』節目中,金勤(飾演孽子中的小玉)說:『我曾經嘗試著站在新公園裡,試著站在那裡,用一些眼神的交會,看會不會有那種呼喚同類的能量!』我在想,就我而言,那樣的『能量』,我是缺乏的,但是愛情來了的時候,不管是否有那樣的能量,就是愛上了!

飾演吳敏的張孝全說:『曾有個朋友說:「你們(異性戀)是幸福的,就算是吵吵架,也還是很幸福。」』他停頓了一下,接著說:『因為在這個世界裡,要找到一個伴侶,是多麼難?』其實我很想問那些排斥同性戀的人『為什麼?』就只因為『同性嗎?』我不以為意。因為他們的愛,正如妳愛妳的男朋友和你愛你的女朋友一樣自然。如果你覺得那樣同性的身體接觸,是髒的、是令人厭惡的,我卻用一雙眼,看著你用滿腦子『性慾』,汙染你自己!

也或許是因為媒體傳達出來的消息,給一般人錯誤的邏輯,才會讓人對『同性戀』有既定的印象,就像我最討厭的一部電影《男孩別哭》裡,呈現出來的畫面一樣。沈淪、逃避、謊言、墮落……我不喜歡這樣的畫面。因為我相信,就算是異性戀的世界裡,會有比這更糟的、更讓人不堪入目的畫面,然而突顯在我們面前的,只有異性戀的美麗、同性戀的醜陋!我一直在期待,有那麼一次,是讓人也看見同志世界中美麗的畫面!讓它不至於一直陷在那些既定的框框裡!

這一次,公視的大戲《孽子》讓我頗為期待,雖然《孽子》的小說一直都沒有看完,但我卻認真的等待著它的上演。幾年前的《逆女》引起不小的迴響,但我《逆女》依然行走著『同性戀』負面的步道,似乎『同性戀』的故事,都無法逃脫出那個沈淪的圈圈!我想《孽子》應該也會偏向這個航線,但我卻期待著,是不是我們能夠認真的從故事裡看待這些人帶給我們那豐沛的『情感』,而不是那些屬於『情慾』的畫面!

如果你問我,十七歲的我,為什麼討厭這個族群!我想,我最簡單的想法,就是不喜歡那種『因為很難遇到真心,所以珍惜;因為珍惜,所以緊握;因為緊握,所以讓人喘不過氣。』我相信,愛情是不會偏向某一個族群,它只會偏向『想愛、認真、用心、對愛負責的人』。

因為想愛,所以努力;
因為用心,所以付出;
因為認真,所以珍惜;
因為負責,所以不要傷害別人,也不要傷害自己!
我始終相信,陽光之下的陰暗,不會是這些人想要的,而陽光下的明亮,我願意給一份『祝福』。因為,想愛的時候,除了本身的勇氣之外,還要有支持的力量!然而在我們給予祝福的同時,也願看到這些人如陽的笑臉!陽光之下,不管同志或是一般人,都必須有著被祝福的未來!

《孽子》這部小說,不僅談的是『同性戀』,如果你也願意拋下那些腦中的既定印象,也跟我一同加入這場多情的故事!(愛情、友情、親情……)

一直記得新生代作家『孫梓評』替我簽名時,留下的那句話『在愛的面前,人們擁有相同的尊貴!』

男生愛女生=女生愛男生=男生愛男生=女生愛女生=尊貴!

介紹幾個我喜歡的同志故事:《藍宇》(有點灰暗,結果有些遺憾,不過感覺很讚!)、《夜奔》(讓我很心痛的結果,但是是我覺得最美的結束!)、《逆女》(不喜歡很暗淡的結果,但喜歡學校那部分的感情,不論是丁天使愛上女同學,或是男同學愛上丁天使的那些,我都喜歡!)


導演:曹瑞原 編劇:陳世杰、王詞仰(原著:白先勇)
演員:范植偉、金勤、馬志翔、張孝全、楊祐寧、吳懷中、丁強、王玨、柯俊雄
柯淑勤、庹宗華、李昆、金士傑、沈孟生、夏靖庭、張捷、吳擎……

孽子官方網站

P.S
上週末到台北國際書展的時候看到范植偉,這是第二次看到他!上一次匆匆的一眼(搭捷運時,他和豆導演還有劇組人員正要去拍『來我家吧!』),這次看了很久很久,還有金勤,拍照的時候,他對我笑了笑。如果真有男生愛上他們,沒什麼好意外的,因為有些人,真的可以擁有那種吸引同性或是異性的魅力。(金勤是照片最下面那個穿白衣服的男生。)
最近不太想說話,但是悶太久,好像腦袋又空空的。加班加太久,好像真的腦中塞不進去太多的東西。還好週末的時候,打了場籃球,血液循環變的比較好,腦袋能裝的東西又變多了!
祝福有愛的人,不管同性戀、異性戀,都能有屬於自己幸福的未來!

換日線的話:有愛萬萬歲!

 

我依靠著電影的步伐 前進
我望向你的眼窩 沈淪
男主角說 我愛妳
女主角 深情落入寬大的胸膛

我憑藉著配樂的曲調 起浮
我聽著你的話語 呢喃
女主角說 我愛你
男主角 緊握著雙手說
『我要給妳幸福的未來。』

布幕拉起 音樂停止
演員的姓與名 一一排列
導演‧攝影‧執行執作
男明星‧女明星‧領銜主演

我張大眼睛 沒有你
只剩另一個片段
無知的 像一場電影
腦中 重現

——————————————————————————–

【台灣電影史】
日據時代,黑白畫面,我來不及參與;瓊瑤式的步調,我不曾加入,
屬於童年《好小子系列》、《魯冰花》、《期待你長大》、《警察故事系列》,
屬於叛逆年代《校園系列》、《報告班長系列》《賭神系列》,
屬於愛情歲月《心動》、《夜奔》、《藍宇》,
屬於得獎《喜宴》、《飲食男女》、《臥虎藏龍》,
屬於不懂《多桑》、《你那邊幾點》、《悲情城市》,
屬於藍色《熱帶魚》、《美麗時光》、《藍色大門》,
還有很多很多《候鳥》、《愛你愛我》、《北京樂與路》。
最新的影片《無間道》、《男人四十》!
這是我的,腦海中的【台灣電影史】。
然後,我回頭一看,原來,我也正在演出一幕屬於自己的戲碼,
或者,我的腦海裡,正上演一幕,自己的演出!

——————————————————————————–

◎台灣電影史◎ 高雄市電影圖書館(高雄市鹽埕區河西路10號)
對於高雄市有這麼一個地方,帶著濃郁的文化氣息,讓人開心,可惜的是,空間太小,甚至是讓人覺得僅是一種『展覽』的感覺。不知道這股濃郁能維持多久?愛河邊的美景,讓人想停下腳步,品嚐這一股文化的暖流。我堅持著,要看它一眼。

P.S
愛河邊真的變美了,週末是元宵、又是情人節。有空的時候,可以到電影圖書館走走,可以看見很多以前看過的、沒看過的畫面,或許,也可以看見自己腦海中曾經上演的那場戲。台北很冷,好久沒加班了。好累!(感冒『應該』是好了啦!我也不知道。)
祝 平安快樂(要記得吃湯圓喔!)

換日線的話:出去走走,會看見很多很多故事!

『轟』的一聲,她跌坐在穿著白袍的男人面前。她不能思考,沒有多言,只是靜默的坐著,腦海中一幕幕,從小到大的畫面,父親、母親、兄姊、朋友一個個從腦海裡竄出。對!還有一個人。阿山!

那天,天微涼。司儀站在台上,當著親朋好友的面,問著:『徐智山,你願意娶林玉妮為妻嗎?』阿山轉頭默默的看著自己,那隻微微發抖的手一直緊握著自己的手。

阿山整整自己的情緒,堅定的說出『我願意』。直到掀開白紗的那一刻,她還沈醉在阿山那雙發亮的眼眸中,她知道阿山等這一天等很久,她也知道阿山把什麼都給自己,就為了想要和她攜手共度未來!阿山如願娶到她,也終於可以牽著她的手,驕傲的向全世界宣布著自己的幸福。

記得四年前的一場相遇,阿山開始猛烈的追求,無微不至的照顧,讓人暖和在心裡,雖然偶爾笨笨、傻傻的,但是他還是自己最愛的阿山。偶爾,她嫌阿山笨;有時,她嫌阿山煩;更有些時候,她覺得阿山不夠體貼,直到那三個字說出口時,她才知道,原來她已經不能沒有阿山了!

半個月前,在親朋好友的祝福下,她和阿山的結婚典禮上,一會兒是她被矇著眼親吻阿山,一會兒又是阿山必須通過大家的考驗,才能抱得美人歸,這一切,才是半個月前的景象。兩人高高興興的到北海道玩了一圈,帶著日本名產,還有一雙因為水土不服而腫大的『象腿』,回到工作崗位!

『妳們看,我的「象腿」醜不醜?』玉妮看著醫院的同事,亮出那雙『象腿』,雖然有點掃興,但她還是滿臉幸福的說著與阿山一起到北海道的快樂。

『玉妮,妳要不要去檢查一下,是不是出什麼問題?』曉雨拿著玉妮帶回來的紀念品,盯著玉妮的雙腳看。

『怡潔,這是給妳的!新年快樂!』玉妮沒理會曉雨,將紀念品遞給雯潔,看著曉雨,『昨天有先檢查過了,醫生說是天氣的關係,才會這樣,幾天就消囉!來來來,我跟妳們說北海道有多美!』玉妮拿出數位相機拍回來的照片,一一敘述著北海道的美麗,還有她和阿山的甜蜜,直到笑聲淹沒整個護理站。

『好了,不笑了。肚子又開始痛了!』已經一個月,從結婚前就開始肚子痛,玉妮因為忙著打理婚後的新家,沒有太在意,最近好像更不舒服了。

『妳才剛回來,先去檢查吧!』曉雨在一旁又叮嚀了幾句。

『好吧!等一下就先去掛個號,明天就要搬進去新家了。』

※   ※    ※   ※   ※

『玉妮,腫瘤已經十公分了,快點辦住院。』

玉妮跌坐在醫生的面前,心情從剛才與同事的嬉鬧聲中,跌到只剩聽得見『為什麼』的情緒裡,『明天要搬新家,我花了半年的新血,從整修到佈置』、『一個星期後,是我第一次跟阿山過農曆年』、『一個星期前,我和阿山在北海道享受新婚的甜蜜』、『半個月前,阿山在婚禮上被整得七葷八素』、『……』,『為什麼?為什麼會是這樣?』玉妮在心裡吶喊著。

『情況還好嗎?』整個護理站的人,還有阿山和玉妮的家人相互緊握著手,像是聆聽審判一般,站著醫生面前問著。

『不是很樂觀,腫瘤連著肝和腎,必須快點切除。』

阿山的身子晃了晃,不敢有太大的動作,他給玉妮一個『放心』的眼神,直到將其他人送出病房時,才輕輕的說了一句:『如果玉妮過不去,我也撐不下去了。』每個人都聽見這句話,只是,誰也不敢再開口,深怕一開口會帶來潰堤的淚水。

除夕的夜裡,有上班的同事、沒上班的同事,都等待著手術後的消息,祈求上蒼給予一些憐憫,或者是說『等待奇蹟』。就連過年例行的拜拜儀式中,也多了加倍的虔誠,只希望菩薩保佑玉妮能夠過這一關。

『切掉五分之四的肝,但連著腎的那一邊,沒有動刀。』電話那頭傳來最新的消息。

『醫生有說機會有多大嗎?』曉雨哽咽的問著。

『最短半年,最長不知道。』電話兩頭,皆是沈默,沒有再多的言語,可以帶走這一刻的陰霾!

※   ※    ※   ※   ※

『玉妮,出院後妳最想做什麼?』玉雯問。

『姊,我想到新家,我和阿山的新家,不然我花了那麼多錢,就要讓給妳住,那多不划算啊!』玉妮淡淡的笑著說。

『誰要住妳那個兇宅!還沒住進去,妳就住院了,我也不要。』玉雯和玉妮兩人在病房裡的聲音,讓站在門外的阿山終於抑止不住淚水。

以前,他可以什麼都順著玉妮,他可以為玉妮上山下海,只是,這一刻他卻無能為力!他在玉妮的手上寫著『菩薩保佑玉妮』,他一直相信,菩薩會保佑認真的人,就像他認真的愛著玉妮,菩薩給他一個機會照顧玉妮一輩子,這一次,他依舊相信,這只是一個考驗,他會牽著玉妮的手,一直走下去!

※   ※    ※   ※   ※

收音機傳來一首歌曲,驚醒我的思緒,看著街上喜氣洋洋的人群,過年的氣氛正濃烈的蔓延在人群裡。

他在身旁問著:『情人節快到了,妳想要怎麼過?』

我貼著他的胸膛,緊緊的抱著他,『我什麼都不要,我只要我們平安就好。』

我相信這不過是一場雪,冬來的時候,覆蓋著大地,春天來臨時,美景會伴著每個故事的人們。而阿山的等待,一定會如願!

《為什麼我哪會愛著你》演唱‧詞‧曲/蕭煌奇
不知是為什麼 我煞來愛著妳 一粒心親像流星飛入妳的身軀頂
是按怎阮的心哪會失去了控制 甘說這是天在註定叫咱著要做伙
哪是安呢 我要來感謝天地 乎我一個愛你的機會
我要用我的一切 絕對不來反悔 要甲妳惜命命 不乎妳受風寒
啊 妳的形影 哪會攏浮在我的眼前 我日日夜夜攏會叫著妳的名字
啊 我的心情 可比是一隻帆船 不知要駛去叨位才有港口乎我停
啊 我相信春天的花親像妳的心 開甲哪麼大蕊攏袂驚歹勢
夏天的日頭親像妳的熱情 照到阮的時陣乎阮凍未條
我相信秋天的花親像要叫咱做伙 創造一個溫暖的家
啊 冬天的雪親像塊叫阮等待 等待妳來甲阮陪

P.S
蕭煌奇《為什麼我哪會愛著你》同名專輯2002/12/19發行。
我聽見這件事的時候,其實沒有太多的反應,只是覺得『啊!這就是命啊!』沒有人真的可以預期未來會有什麼事出現,更沒有太多的事情會依著我們預期的走,只是半個月裡的悲喜,就足以過完人的一生。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發生在醫院裡,我手裡還拿著阿山和玉妮的結婚照,卻天天聽著姊姊說著事情後來的發展。我的感傷,不及於和玉妮共事的姊姊,但是我卻深深的明瞭那一抹無能為力的無奈感!只想說『珍惜身邊的人,珍惜每一分、每一秒。』因為你永遠不知道,這個你身邊的人,會陪你多久!
祝福阿山,祝福玉妮,祝福每一個人,僅只有兩個字『平安』。
(不懂台語的人,再問我,我再翻譯給你們聽。台北,好冷!)

換日線的話:平安,最好!

我喜歡中國新年!

也許是中國新年才有濃濃的年節氣氛,所以,我特別喜歡中國新年!雖然這幾年的過年味已經沒有那麼濃厚,但是中國的新年,還是添滿許多的節慶味、人情味,各種習俗、禮節,也會紛紛出籠。比起西元的跨年,中國新年還是比較屬於團圓的味道!

現在,高雄正陽光普照著,等著拜拜完,就可以開始年節的大吃大喝!不知道每個人的新年,是不是也像我一樣,有很多零食包圍著,也感受著濃濃的團圓味?希望在新的一年裡,每個人都可以順順利利、平平安安喔!

祝福,不用多言,只希望大家在新春裡,都能快快樂樂,未來的日子裡,也可以一切平安、順利!

P.S
留言我都有看到喔!石頭、瑞啟、魚、小鼠等等拜年的朋友,謝謝你們!回南部前,我忙著收東西,也忙著把工作做個段落,所以一直沒有發這篇報。回南部後,忙著幫家裡該換的、該修的東西弄好,也忙著辦年貨(買了很多想吃的東西!^_____^),也忙著生病(真是討厭,只要約好去唱歌,就會開始失聲!希望唱歌那天可以有聲音喲!),趕在馬年的最後一個白天,給大家發這報!(一月居然發了十二次報!^_____^)
柚DD:如果收到這報,火鍋一事,2/3晚上七點。留言給我,或MAIL給我喲!
祝 年年如意,事事平安,開心快樂!

換日線的話:羊寶寶要記得去安太歲喲!

這是第九十六天,妳離開我的第九十六天,木棉花籽又落下了,丫澈!妳看見了嗎?或者妳還是遲遲不肯睜開雙眼,像那天一樣!任憑我發了瘋的喊叫,妳還是依然閉著雙眼?妳說過:『心一定可以聽見彼此想說的話。』丫澈!我好想妳,妳聽見我心裡的聲音了嗎?

二○○○年一月一日,千禧年的倒數晚會才剛結束……

『小…凡…妳…快…點…回…來!丫…澈…她……』

『哥!你說什麼?我聽不清楚,你再說一次,嘟………』手機的訊號斷斷續續的,難道是千禧蟲做怪嗎?大哥在電話旁好像挺急的,但訊號斷了,再撥電話,發現手機竟然連一格訊號都沒有了!

『哥,什麼事急急忙忙的?丫澈怎麼了嗎?』我找了個公共電話亭撥電話回家。

『你不用回家了,直接到XX醫院去!』

『醫院?丫澈怎麼了嗎?喂……喂……哥……』話還沒說完,大哥又匆匆忙忙的掛上電話,隱約的從電話中聽到救護車急促聲音!

(丫澈,妳千萬別出事啊!我才一天沒打電話給妳,妳怎麼讓我又擔心了起來?丫澈……)

千禧年的第一個夜晚,剛參加完倒數晚會,街上人滿為患,我的心卻因為大哥突來的電話,糾結在一起!突然有點恨自己今晚為何要出門!跟一大伙人塞在路上,進退不得。

終於在塞車快二十分後,到了醫院,找了個位置將車子停好後,撥了通電話給大哥。

『哥!你在那裡?到底發生什麼事?丫澈怎麼了?』

『我在急診,妳快過來,丫澈要見妳最後一面!快點……』丫澈?最後一面?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已經不知道自己是走還是跑,只是往急診的方向過去!終於看見大哥和爸媽的身影,但是…我沒有看見丫

『哥!你們在幹嘛啊?丫澈呢?』拉開大哥,丫澈的父母傷心欲絕的在病床邊哭天喊地!醫生正要蓋上丫澈的臉……

『不要蓋,我還要看她一眼!』我慢慢走向床邊……是丫澈,沒錯!是丫澈,但是為什麼我感受不到丫澈陽光般的溫度,她的沈靜第一次讓我覺得冰冷!

『丫澈,妳怎麼了啊?妳怎麼不說話了?丫澈,妳給我醒過來,不是說好,就算要離開,也是我先走的嗎?不是說好,妳捨不得看我一個人難過、不忍心看我孤單一人的嗎??丫澈……』

那一夜,我瘋狂搥打丫澈冰冷的身體,淚一滴也沒掉下來,曾經答應過她,不管她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哭的,我以為她是開玩笑的,我以為她只是不喜歡我哭得醜醜的樣子,我以為她只是逗著我玩,我以為……一切都是我以為。

『小凡,好一點了嗎?』大哥在一旁問著我。我搖搖頭,什麼也沒說。

『那天晚上,妳突然昏倒,嚇死爸媽了,以後不要再這樣了好不好?』
那夜我抓著丫澈的手,就昏過去了,再醒來不知道過了幾天。

『妳已經睡了兩天,爸媽也守著妳兩天了,他們才剛回去休息,妳好一點了嗎?』

『哥!丫澈為什麼會………』

『別再想了,丫澈走了,不要再去想她了,好不好?』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是你們送她到醫院來的,告訴我為什麼?』

『小凡,妳先把身體養好再說,好不好?暫時不要想那麼多了。』

我沒有說話,望出窗外!是籃球場耶!丫澈平常最喜歡打籃球了!她應該會在那裡吧!

『哥,我出去走走!』

『妳去那裡?妳才剛醒,要去那裡?』

『不要跟著我,我沒事,只是想下樓走走!』

一個人步出樓,好冷!球場上打球的人穿著短褲、短T恤!丫澈也常這樣!寒流是抵擋不了丫澈愛籃球的心,就算氣溫不到十度,她還是會到球場去活動活動。

〈小凡,我每次都穿五、六件上衣去打球,後來就只剩一件短T恤,因為越打越熱嘛!〉丫澈前幾天要出去打球時,還這樣告訴我!這就是丫澈,總是給我很陽光的感覺,就算在她最討厭的冬日裡也依然如此!

『小凡,妳在想什麼?是不是又想到丫澈了?』大哥突然出現在一旁,他不放心我吧!

『哥,丫澈她……』『這是丫澈那天來家裡找妳時,帶來的東西,出事後,我從她背包裡找到的日記,妳先看完,我再跟妳說那天的事情!』大哥交給我一本厚厚的書和一本凱西的日記本。

『哥,你不怕我又受不了刺激,再昏過去?』我強擠出一點笑容問著大哥。

『妳笑了嘛!不怕,我不怕妳昏過去了!我在妳身邊陪著妳,沒有丫澈,妳還有大哥啊!』

『哥,你先回去,我想一個人在這裡,等我看完就回去,好不好?』
『妳自己小心一點,我在屋內看著妳。』

大哥轉身走進屋裡,這一刻,空氣中只剩我和丫澈!……不!是我和丫澈留下的東西,還有冷冷的天,沒有丫澈暖和溫度的寒流天……深吸一口氣,倚著牆,我開始看著丫澈給我的東西!深藍色書皮,水藍色的字,這是丫澈自己親手做的!她就是喜歡這樣,每次給我的東西,一定要親手完成,才肯送給我!《暖陽中的微笑》這幾個字,一定又是丫澈擠破頭想出來的!

DEAR小凡:
答應過妳,要幫妳把妳在網上的文章結集成冊,我沒有黃牛喔!
說到做到喔!《暖陽中的微笑》是我擠破頭想出來的喲!
妳知道是什麼意思嗎?妳一定知道的!
希望這本書可以給妳加油打氣!
在寫作的路上,我會一直陪著妳喔!
怎麼樣!封面很漂亮吧!
有我和妳最喜歡的『水藍色』,只有丫澈才會做!
妳一定要收好,不見了,我就跟妳絕交!!
(嘿嘿!特殊情形例外啦!)
1229丫澈

笨丫澈!我當然知道《暖陽中的微笑》是什麼啊!「暖陽」是丫澈,「微笑」是小凡嘛!我怎麼會不清楚……慢慢翻閱著,丫澈好細心啊!又重新編排了一次,連小錯字都改了,她還畫上了她最喜歡畫的【小丫澈】!放下《暖陽中的微笑》,拿起丫澈的日記本……

1999.07.05最愛的大晴天
今天在網路上又看到小凡的文章了!寫得真好!
呵~~~不愧是我認識的小凡!

(是啊!我們是在網路上認識的!好一陣時間了,丫澈是我最忠實的讀者,其實自己寫的東西也沒很好啊!總是被封為『才女』,害我怪不好意思的!)

1999.07.14今天的太陽更大了
收EMAIL時,看到兩個字『小凡』害我嚇了一跳!
小凡的文字間,總讓我好感動!

(那是我第一次寄信給丫澈!直覺上,就想認識丫澈這個人,第一次發信給丫澈,就是滿滿的兩頁!)

1999.07.15颱風來了,太陽不見了!!
1999.07.30太陽好毒!曬傷了>_<~~~………
1999.08.05很熱,有微風,發出網聚通知!!……
1999.08.14明天要看到小凡了!!……
1999.08.15穿著小叮噹去網聚!還戴墨鏡!^_^帥帥的喲!
1999……

(丫澈最喜歡小叮噹了!!8/15是我和丫澈第一次見面!她還笨笨的不知道我就是小凡呢!那個樣子真的很好笑……)

1999.10.07心情很不好,雖然有大太陽!
今天,小凡的媽媽打電話來找我,要我別再纏著小凡了!!
她還罵我不要臉,可是……
小凡的哥哥也在一旁幫我說話!
就因為我長得太像男生了,就不能跟小凡是好朋友嗎?
我跟小凡是好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
她不能沒有我,我也不能沒有她啊!!

(到底是什麼事……大哥知道,他怎麼從來沒有跟我提起?媽媽為什麼要罵丫澈不要臉?)

大哥從屋內走了出來!還是放不下心吧!

『哥,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丫澈會這麼寫?』

『爸、媽誤會丫澈和妳,所以那天丫澈來找妳時,才會……』哥終於開口告訴我了!原來,爸媽一直誤會我跟丫澈的關係……

丫澈!那天妳找不到我,很心急嗎?沒打電話給妳,是因為妳那幾天很忙啊!我不想吵妳,想讓妳多休息,所以才沒找妳,沒想到妳跑到家裡來找我,好強的妳跟爸、媽吵起來了,是嗎?可是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為什麼妳會失足從樓梯上摔下去,就離開了我?妳那麼強壯,怎麼會摔下去就走了?大哥說妳摔斷了腿,頭撞到樓梯角!很痛嗎?

丫澈!妳的腳摔斷了,以後怎麼打籃球?今天好冷!寒流來襲的日子,沒什麼陽光,氣象報告說今天氣溫回升了三、四度,可是我好冷!我穿了厚厚的衣服,還是感覺冷!是妳把屬於妳的溫度帶走了嗎?丫澈……

『小凡,妳好一點了嗎?』好熟悉的聲音!大哥剛才不是才問過嗎?

『妳又暈過去了!』

『哥!我好冷!好冷……』

『怎麼會?房裡的溫度剛好啊!怎麼還會冷?』

『我真的好冷!因為丫澈不在了,她把陽光帶走了……』

『這樣好一點了嗎?』大哥將窗關上了。

『好冷!好冷………』

『這是丫澈出事前寄出的信,爸、媽把它丟了,我把它撿起來給妳!』

大哥將信交給我!熟悉的字跡,丫澈破破的POP字……

DEAR小凡:
妳應該收到我給妳的《暖陽中的微笑》了吧!
我來揭曉迷底囉!《暖陽》是我,《微笑》是妳,妳一定猜出來了吧!
每次都很精準的猜中我的心情!呵~知丫澈者,就是妳啦!
我最近好喜歡一首歌──【你的溫度】!妳喜歡嗎?
這是我第一次那麼喜歡女歌手唱的歌喔!我想妳也會喜歡的,
我喜歡【你的溫度】,當然也喜歡小凡給丫澈的溫度!
不冷、不熱,剛好舒服的溫度!在妳的信裡,我可以感受妳的溫度,
電話裡,也可以,那妳可以感受丫澈的溫度嗎?
不管妳是不是可以感受丫澈的溫度,丫澈都一直陪著妳喔!
妳一定要記得,不管丫澈人在那裡,一定都會陪著妳喲!
1231有小凡在就感覺舒服的丫澈!

窗外終於出現了一絲的陽光,照近屋內……可是丫澈!我還是感覺不到妳在身旁的溫度!我發現妳好自私啊!竟然獨享我給妳的舒服,卻沒有留一點妳的溫度,殘忍的讓我忍受,一個人的冰冷……

「我的連線」→「確定」……離開醫院回到家的第一天,移動著滑鼠,撥號連線上網,開啟收信軟體,將丫澈的信一封封重新看過一次!『你有一封新郵件!』螢幕上出現一個提示訊息!

寄件者:丫澈
主旨:找不到小凡的丫澈寄了一封賀卡給你
時間:1999/12/31 PM:11:22

點了一下連接至賀卡的網址……這是丫澈最後一次寄E-MAIL給我吧!出事前的時間。

DEAR小凡:
妳今天好嗎?到哪裡去了?我一直找不到妳,妳的手機沒電了嗎?
我留了訊息給妳,妳也沒回!沒事啦!
我找不到妳有些著急,如果妳回來看到這封信,打個電話給我,好嗎?
不管多晚我都等妳!
12/31找不到小凡的丫澈
(PS:請用滑鼠點一下丫澈的名字喲!丫澈就會出來陪妳了!妳記得要等一下下喔!不要又笨笨的以為電腦當機了!知道嗎?電腦白痴,呵~別打我啊!^_^……)

臭丫澈!又罵我電腦白痴!……丫澈的照片一秒一秒從電腦螢幕出現在我眼前,她把頭髮剪短了,好可愛的樣子!燦爛的笑容!就像她給我陽光般的溫度……

『哥!我不想進去,我想待在車上,好嗎?』

『為什麼不進去?妳不想送丫澈嗎?』

『哥…我想待在外面。』

『我進去囉!妳在車上等我。』

二○○○年一月十日,丫澈出殯的日子,我沒有進屋內,我不敢去面對自己假裝的情緒,不敢去面對丫澈離開的事實,也許我待在車裡,不走進去,就可以不用去相信了吧!

丫澈!今天的天氣很好喔!不冷、不熱!我舒服的溫度陪著妳喲!我有來送妳,我有來喲!我才不像妳那麼不夠朋友,說走就走了……我在車上看著妳!妳感覺到了嗎?

記得前幾天妳問我:『小凡,有一天我消失了,妳會是什麼感覺?』我逃避了!我不想去思考這個問題。

我告訴妳:『我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因為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丫澈!妳是在跟我賭氣嗎?只因為我沒有回答妳,妳就離開了嗎?妳如果想要知道答案,我現在告訴妳嘛!妳回來好不好?我真的好想妳!現在看到妳要走了……妳真的要走了!我連妳最後一眼都沒見到,妳就要走了……妳真的那麼狠心放我一個人嗎?妳不是這樣的!妳是最怕我哭的……妳不是真的要離開我的!對不對?

『小凡,這是丫澈她媽媽要我交給妳的!』喪禮結束後,大哥拿了一包東西給我。

一張丫澈的照片,一包"藍色碎花"包裝的面紙,和一張丫澈隨手寫的紙條!

小凡,照片很帥吧!叫我「帥帥澈」,
我比較喜歡自己頭髮剪這麼短的樣子耶!
比較清爽、乾淨,那妳呢?妳喜歡我這個樣子嗎?
那天剪完頭髮,他們都說我這樣比較好看耶!
對了,那包面紙是我找了好多間量販台店才找到的喔!
妳說過妳最喜歡這種包裝的面紙嘛!我就去找給妳囉!
妳哭的時候,我如果不在妳身邊,妳要記得有面紙代替我陪著妳喲!
還有,不要常哭啦!會很醜喔!
呵~~常哭對眼睛不好嘛!
哭壞了,妳就看不到「帥帥澈」了,記得不要常常哭喔!
不然我會很心疼……

我再也忍不住這些天壓抑的淚水,放聲大哭,丫澈走了,卻沒有忘了我最喜歡的"藍色碎花"的面紙……丫澈!不管妳什麼樣子,我都喜歡,因為妳是丫澈……

丫澈!在這九十六個沒有妳的日子,我每天都試著找尋妳的溫度,可是怎麼也找不著……自從妳出殯那天後,我沒有再哭過,因為我捨不得用妳給我的面紙、也捨不得妳心疼,我好怕面紙用完了,妳就不陪我了;再過三個月就是暑假了,個時候會很熱吧!有妳最喜歡的大晴天,也許到那時候,我可以找到妳的溫度,可以學會在屬於妳的溫度下微笑了。

P.S
蔡健雅 《記念》2000/03/23環球發行,《你的溫度 》收錄於此張專輯。
這篇小說,是我三年前的舊作,今天在BBS上,又把它找出來看了一次,本來一直很猶豫要不要用這個名字發表一次。(之前是用另一個名字,如果有人看過,別懷疑,我們是同一個人!)直到我看完後,突然一陣很悶的感覺,壓在心頭。想問自己,為什麼當初可以把一個故事寫得那麼沈重,又可以在沈重中,看到一些光亮?就連想哭,都很難哭出聲。
這應該算是我第一篇最完整的小說。(之前寫過一些,但都沒有寫完。)這是我寫來送給一個人的!本來我想把它加進『再見,台北!』但是這樣故事又拉太長,太囉嗦,所以我還是將它獨自拿出來重新發表一次。一定有人在猜,這是『再見,台北!』中誰寫給誰的?你們說呢?
故事實在壓得讓我喘不過氣來!要去睡覺囉!祝大家一夜好眠喔!晚安。

換日線的話:有沒有曾經一個人的消失,讓你有著無法呼吸的溫度?

記得上一次用這七個字寫一篇文章時,是一年多前,因為一個網站上,網友們的情誼,讓我用這七個字寫出一群人凝聚在一起的感覺!以前的好朋友,我也沒用這七個字去形容彼此在一起的心情!我的朋友不多,而且很分散,很少有會『當我們同在一起』的感覺。那個網站『同在一起』的人,少說也有一、兩百個以上,用『同在一起』去感覺,應該是很恰當的,這一次,人不多,卻讓我再次感受到『同在一起』的心情!

工作幾年下來,職場上的朋友,是我最不知道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的。有些人心機重到你防也防不了;有些人平常很好,遇到利益得失時,馬上變臉;有些人仗著自己是個社會老鳥,就把你差遣來差遣去。當然,也是有好人!只不過頻率不對,磁場不相近的時候,就是看緣分了!

其實我沒有太多心理準備,也沒有太多太多的時間,足以讓我用最安穩的情緒,加入他們。到今天為止,這一群人在我的生活裡,大概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卻讓我用最滿足開心的笑容,沈浸在有他們的每一刻!

究竟要用什麼樣的字眼,去形容『朋友』這樣的角色?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我不斷的相信『永遠』的話語,然後不斷的用『永遠』去相信朋友的定義,於是開始因為相信,所以相知;因為相知,所以不顧一切把自己挖空給別人;然後距離的隔絕、利益的衝突、爭吵的出現,距離越拉越近,問題越浮越多。結果我拉遠距離,然後在彼此之間,用距離去清澈的看見,看見什麼人會留下,什麼人又會遠離!時間和距離,是最明顯區分朋友的交界!而現在,我遇見了這一群人。

『丫嬌,妳這滑板鞋在哪裡買的,好好看喔!』我看著丫嬌腳上的鞋,想著自己想買一雙鞋,想了很久,卻一直沒有買的失落!

丫嬌看著我,『在板橋買的呀!很便宜喔!如果你想買,我帶你去。』

我突然有一種溫暖的心情。怯怯的問:『真的嗎?什麼時候。』好久沒有人會這樣爽快的邀約,而且用一種極盡開心的語氣,約我出門,彷若我們已經認識很久很久一樣!

『那就明天吧!』丫嬌笑著說。一旁的瓊,也附合著:『對啊!你要不要跟我們去逛一逛,反正出去玩玩啊!不見得一定為了買鞋!』

我想了一下,因為板橋離我住的地方,真的有一段距離,下班後再去玩,必定會超過捷運發車的時間,『但是,我怎麼回家啊?』

『我再找一個人一起去,就有車載你了啊!』丫嬌說。

隔天,我們並沒有一起去板橋,而是六個人一起去了饒河街夜市,然後瘋狂的騎車上陽明山。好久好久,我沒有這樣融在一群人裡,我甚至不太懂一堆人出去的快樂!離開陽明山前,我問:『接下來,我們要去哪裡?』沒想到這群人居然說:『去士林夜市!』台北的夜,從明亮轉為不見五指的黑,再從黑轉為明亮,我似乎也看見,屬於另一片明亮,在我的心裡。

士林夜市的氛圍,在深夜裡,顯得格格不入!依舊燈火通明,依然暄鬧,我們幾個人在街上走著,直到大家的眼睛眯成了一直線。當我擔心著該怎麼回家,禎對我說:『我載你回去,你不要覺得不好意思,朋友在一起本來就要一起幫忙的!』突然之間,我不知該說什麼。坐在摩托車後的我,跟禎說:『這樣麻煩你們,真的不好意思。』

禎轉頭看看我說:『你是外地來的朋友,我們在地人本來就應該多幫忙你。以後有什麼事,你打個電話給我。』我看看身後的另外兩台摩托車,我一個人回家,五個人護送我回到家,心裡非常過意不去,卻滿滿的全是感動!

我不知道該不該再相信那一句『以後有什麼事,你打個電話給我。』因為我已經在太多的『客套話』裡,學習獨立生活;在每一次的徬徨裡,忍著淚水突破困境。這一次,我選擇再相信一次!我相信那種單純沒有雜質的友情;我相信那種自在沒有拘束的相處方式。

後來,只要有一起出去的機會,一定有我的份,或是說我就是那麼簡單的加入他們的行列。我永遠記得處在一群充滿心機的人群裡的心情,也永遠記得被呼來喚去的那份『不甘心』,更記得在不同頻率的曲線上,不易溝通的心情。我喜歡現在身邊這一群人,因為每個人的簡單,所以看不見在我身上那沾滿五顏六色的髒!我在他們身上發現那最原始的『真』,偶爾會發現自己有很重的『心機』,卻一次次的藉著他們的『真』,讓我看見最原始的自己!

如果冷淡是疏遠每一個人的因子,熱情一定是拉近彼此的原素。單純沒有目的的熱情!

我發現,我又活起來了!因為這一群人。

寂寞的時候,我總會搜尋到一對一對熱情的眼神,化解我心中的害怕;快樂的時候,總會有人分享你的快樂。笑容又充斥我整個生活!因為那份『同在一起』的心情。

給親愛的你們:
我喜歡你們身上那份最簡單的感覺,對這社會的每一個人,毫不保留的給予!不知道會不會有一天,你們也碰得頭破血流,然後失去了最原始的簡單?不管以後你們會變成什麼樣,現在的我很想跟你們說,跟你們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很開心。雖然不知道這樣的開心能夠延續多久,但是,你們又讓我回到學生時代,最原始的、沒有目的的、簡單的心情!謝謝你們。

P.S
呼呼!週末和這群人去唱歌,真是不好意思咧,麥克風都一直在我手上。沒辦法啦!你們一對一對的,沒我的份,我只好一直唱歌囉!我喜歡看你們都很幸福快樂的樣子,也喜歡看你們很可愛的鬥嘴方式。別忘記要幫我找個伴喔!希望以後跟你們出去的時候,你們就不用再顧著我的感受囉!有你們一對一對的陪伴,並不委屈,因為我有了加倍的溫暖!(祝福你們一直一直一直都很幸福!)
照片的部分,缺了很多人,基隆的海產店裡,有我們開心的笑聲。沒去的人,自己回家惋惜吧!因為海產真的很好吃。^______________^
祝 各位都能夠擁有最單純的友情!

換日線的話:當我們同在一起,是滿滿的笑容堆在記憶裡!

 

我站在港口邊 等待
等待下一艘靠岸的船
我航行在大海裡 找尋
找尋肯讓我停靠的岸

你說 很嫉妒我的愛情
嫉妒停在我的港灣內的船
我說 你說什麼都可以
就是不要說你嫉妒我曾經的愛

你的話語 讓我想起
原來 我們都是一座港灣 也是一艘船
只是上天安排 我們的交會
是同屬港灣 也同屬船

當你是船隻 我便是船
當你是港灣 我便是港灣
所以 你停靠不了我的岸
我也到不了你給的港灣

我們不能互相依賴
只能互相陪伴
我們不能停駐在誰的身邊
只能敞開心扉 等待屬於自己的船靠岸
尋找屬於自己的港灣

——————————————————————————–

曾經有一艘船停在我給他的港灣,曾經我停駐在一個岸,
西子灣的岸邊,我在等待,等待船隻靠岸;我在找尋我想停靠的港灣,
我不知道我要等多久,也不知道我要尋多久,只是,我不再封閉起來,
我要用最大的港灣,包容我的愛,我要用我的愛,打造一艘船,
讓下一個你,停在我的岸;讓下一個你,呵護這艘船……

——————————————————————————–

P.S
◎靠岸‧港灣◎ 高雄市西子灣堤防邊
最近跟一個老朋友聯絡上,他說,他以前喜歡過我。其實,我當時有感覺的!只是,我用行動避開了,不為什麼,應該說是沒有緣吧!在我很狂戀一個人的時候,有另一個人狂戀我。不知道命運捉弄,還是一切都是注定好,只是我們沒有發現而已!
親愛的那個曾經為了我的愛情心痛的你:我只想告訴你,我們都值得被愛,也應該被有權利被愛,只是那份愛一直沒有出現。但是千萬不要封閉自己的心,不去愛!就像我也正悄悄的打開我的心,等待下一份愛,只要我們肯愛,只要我們想愛!只要我們耐心等待,而不是沒有人愛。封閉的心,是永遠得不到幸福的,相愛有相愛的運氣,想愛也要有想愛的勇氣,只要你打開你的港灣,只要你照顧你的愛,終有一天,我們不用感嘆命運為何不讓我們在一起,而會感謝上天,除了給我們幸福的愛情,還讓我們有一段值得珍藏的友情!
祝 相愛的人一直相愛,想愛的人找到自己的愛!

換日線的話:靠岸之後,要珍惜自己的港灣,也要珍惜岸邊的船!

我一直記得她那雙眼睛,有時候是呆滯的眼光,有時候卻好奇的搜尋四週的環境。大多的時間,她是一個人的,獨來獨往,很少跟人交談,像我一樣!

高中的生涯,是我最懷念的時光,但在我想起的片段裡,幾乎很少有上課的情形!大部分都是我一個人來去像風的記憶。在班上,我是個極度不用功的人!每次看到同學埋頭苦幹時,我就會慶幸自己的大腦遺傳到父母的優良!家中兩老加上姊姊總會說:『你頭腦很好,但是就是不肯用功。』本來,我不這麼覺得,一直到我考上二專那年,跌破所有老師的眼鏡後,再看著那些比我用功卻落榜的同學,我才真的覺得,原來大家說我聰明,不是安慰我,也不是刺激我,而是事實。但我卻浪費了!

她叫『亞馨』,跟我一樣的是,我們常一個人來來去去,跟我不同的是,別人都覺得她的腦袋瓜被阻塞了!很多東西,好像要跟她講很多次,她才會明白!就連『一個人』的方式也不同。我不喜歡教室裡的氣氛,因為考試壓力太大;我不喜歡同學之間那種斤斤計較的感覺,多得一分,別人就看不順眼,所以我老是往教室外面跑,在班上,我是獨行俠,出了教室,我又可以呼朋引伴的聊起來。但是,她不一樣,即使走出教室,我仍舊可以在她的背影上看見落單的寂寞!

不知道為什麼,有兩種人在團體裡,一定會排擠。一種是像我這種不怎麼合群的人,另一種就像她,即使合群,也不見得有人喜歡她。同班同學的小團體很多,我通常是比較隨便的那一種,沒有一定加入哪一個小團體,也是因為我誰都不偏,所以我常一個人。但她一個人,怎麼也構成不了團體,只能一個人!

高三那年,班上居然開起鬥爭大會,被鬥爭的沒有別人,正是亞馨!我依然記得那天她站著被批鬥的樣子。無助、錯愕,我安靜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聽別人批鬥她,想伸出援手,卻不知該怎麼做。說是同班同學,我卻不怎麼明白,她們之間的誤解和心結究竟在哪裡,想勸合也無從勸起!於是我仔細的聽著亞馨說話,聽著其他人對她的『指責』。

後來,她哭了!我不記得為什麼她哭,只記得她很無助的說著自己的事。我很想站起來跟大家說『夠了!』但是,我沒有。因為我不想再加入這場是非!我只是在心裡想著,亞馨把自己封閉起來,沒有人肯聽她說話,沒有人肯教她一些生活上該注意的小細節,所以她封閉了!我甚至覺得,她的思考方式、待人處世都還停在那個讓她封閉的年齡,讓她不懂用什麼樣的態度去對待身邊的人。

鬥爭大會不久後,有一天,教室只剩幾個人,有我,也有亞馨!

我才對她說:『別在意!』

她知道我在說什麼,點點頭。我拍拍她的肩,『以後,如果真的想說話,真的想哭,真的需要有人告訴妳一些要注意的事,可以來找我!』她給我一個謝謝的眼神,開心的、認真的說:『真的很謝謝你!』轉身離開時,不知道她有沒有看到我跟她一樣落單的寂寞?雖然我有很多很多其他班的同學、學弟妹會陪著我,但是教室裡的落單,卻是跟她一樣的心情!

一直到畢業,亞馨只有找過我一次。那次我正匆匆忙忙的要下樓打籃球,她叫住我,眼光裡,有著剛哭過殘留的淚水。因為答應要幫她,卻又跟人約好要打籃球,我只好先跟她說:『妳可以等我一下嗎?我先下樓,學弟等我打球,我一下子就回來。』

她沒有等我回來,也走到球場找我。話還沒開始說,她就『哇』的哭出來了!因為打籃球的關係,原本放在口袋裡的東西,全部都被我掏出來,一時之間,找不到面紙,只能任她哭泣!在她哭完、說完之前,我什麼也沒說,只是聽著。偶爾應答她一兩句,但多半時間,我就是聽她說!其實,我很怕別人哭,特別是女生!不論為什麼而哭,我總會很容易的也陷入她們的淚水裡!

教官從我們身旁走過,她看著我說:『你不要欺負她啦!』

我一臉無辜的看著教官,『我哪有?給我面紙啦!』

教官走進辦公室拿了幾張面紙,遞給亞馨,『他如果欺負妳,要來告訴我,我幫妳教訓他!』

亞馨笑了!破涕為笑。她擦去滿臉的淚水和鼻涕,笑著跟我說:『沒事了!謝謝你。』

說了再見,她便帶著笑容轉身離開!

高中畢業後,我就沒有見過她,直到二專畢業那年,我們辦了一次高中同學會,才又看見她。我不記得她那天的樣子,但是她那雙眼,我還是很清楚的記得。

她手裡拿著一個禮物,向我走過來,『線,這是給你的,我想,你應該會喜歡。』我接過她的禮物,才知道原來她還記得幾天後,我的生日。而她挑給我的禮物,就像她說的『我很喜歡!』同學會上,我們幾乎沒有什麼交談,但是她給我的印象,就那麼深刻的記在心上了!

那年的聖誕節,我收到她的賀卡,內容是:

『親愛的線:
我現在終於可以放開心跟別人作朋友了,生活上多了很多朋友,也比較會跟別人相處。我很認真的讀書,很認真的學習一些不會的事情,生活過得很充實。
謝謝你以前這麼關心我,以後要常聯絡,也要替我加油喔!』

我實在記不起太完整的內容,但這張卡片是那年讓我最感動的一張。同學會上,她的眼神,給我一種不太一樣的感覺,就像這張卡片的內容,它讓我看見一個新的亞馨,一個懂得放開心胸的亞馨,多了快樂,多了自信,多了一點讓人放心的感覺!後來,我們沒有再聯絡。我沒有主動找過她,但是想起她的時候,總會在心上祝福著她!

P.S
很多老朋友都說我沒有變。其實我覺得我變了很多!以前我總可以真心的為朋友兩肋插刀,總可以去替別人分擔一些什麼。但現在的我,已經沒有當年那種豪氣!環境的關係吧!我想。在學校的時候,書唸不好頂多就是重來,(我從來沒有重來過。)無憂無慮的,反正有什麼事情找我就對了。除了唸書之外,我大部分都可以幫忙解決!也許是因為一個人在台北,再加上社會跟學校的環境真的不能拿來做比較,我也有一點自掃門前雪的感覺!人沒有辦法改變環境,只能改變自己囉。沒有能力幫忙的時候,我也不會逞能的說『找我就對了!』。
我跟同學的連絡差不多都斷光了。除了幾個二專同學知道我有報台之外,其他的幾乎都只留在記憶裡了!下一次再見到亞馨的時候,不知道是在何時了。希望有機會再見面的時候,大家都很好!(p.s我同學是叫我的綽號,那時候不叫換日線。『張亞馨』是同音,但不同字。)
DEAR喬:我回高雄前,妳最好再打電話提醒我『袋子』的事,免得我老人家記性不好忘了!(喬如果沒看到,喬小弟記得要跟她說!)
祝 好

換日線的話:我的豪情,我的兩肋插刀,跑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