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落下的聲音,是心的聲音!

換日線的話:沒看過雪景,看過木棉花落下的景色,聽見木棉花落下的聲音!

閃爍著 你的 透明胸膛 望穿了 你的 背後景象
猜不透 你的 心在何方 一口咬定 你的 柔弱臉龐
以為知悉 你在 我的心上 吞下你的 世界 還有天堂
唇邊收藏淡淡飄香 是你遺留晶瑩剔透

──我的想望 

三十度的熱度,一包路過商店帶回的『咖啡凍粉』,沸騰在鍋裡的熱水,翻滾我的想望,終於忍不住在夜闌人靜的深夜,和你一起分享我的喜悅。

Read More →

是南風吧!
在夏夜裡帶來一陣涼意
是鳳凰花吧!
在炎夏裡帶來一絲離愁

時間匆匆流過
不曾因為眷戀而停留
友情日漸深厚
不會因為離別而淡薄

就要說再見
當南風輕輕掠過
就要說再見
當鳳凰花伸出枝頭
就要說再見
當驪歌響起過後
就要說再見……

一九九五年的夏天,十七歲的年紀,一個炙陽的午后,如果沒記錯,是在英文的課堂上,我寫下這詩,那時候我總喜歡在上課的時候偷偷寫詩,偷偷看著窗外,偷偷看著天上雲的變化,也許是一隻狗,或者是一個人影,我依舊快樂的看著、研究著,看看下一秒鐘它會不會被徐徐南風給打散……

我不是在作夢,我只是在找尋,找尋一方可以注入自己思維的空間,哪怕是風吹過的清新,都能讓我潛藏十七歲的心情!

噹噹!鐘聲響了!飛奔下樓,將隨手記下的心情,遞給即將邁出校門的學姐們,這就是我給她們的畢業之禮吧!沒有刻意刻劃的心情,只是寫下、記下,或許也是為自己的離開先作心理準備吧!

還記得那一次,全校的國語文競賽,第一次我擠在前十名同學的夾縫中,自告奮勇的拿出這小小的作品,交給老師,對他說:『我要參加新詩比賽』,說實話,這是唯一一次熱情的參加比賽(除了打籃球之外)。

或者,上天它看到了我的勇氣,也憐憫了我的自信,終於讓我在十七歲的夏天,從校長手中接過我生平第一張獎狀(除了全勤獎狀、儲蓄獎狀之外),還記得老師在黑板上寫著『恭喜詩人○○○,獲得新詩比賽第三名』,那一刻我的喜悅彷若球賽終了前投進致勝的逆轉三分球,我那獅子座的驕傲,在心裡表露無遺,好一陣子,寫作文的時候,都喜歡用新詩的筆法去書寫,還被國文老師嘲笑了一番。

後來的後來,我鮮少提筆寫詩了,是因為沒有靈感?是因為課業的繁重?還是只為了沈思的時間也少了?升上高三的我,終於封筆,至今也很少再將句子拼湊成詩了!生活的種種,減少了過去的一些習慣,比方說:打籃球,或者寫詩……

二○○一年的夏日,脫離學生生活整整兩年,在什麼時候,十七歲的自己依舊在心底的某個角落,遇上離別的季節,也添增了些許的離愁。

P.S
親愛的丫姊,我還記得妳把這首小妹的詩抄在妳的記事本裡,這樣晚的夜裡,我不是故意不睡覺,只是想記下一些現在的心情。
親愛的小瑋,剛掛掉妳從新加坡撥過來的越洋電話,很高興深夜裡,妳記得彼端的這個朋友。
親愛的好友,謝謝你們看我ㄌㄚ ㄌㄧ ㄌㄚ ㄗㄚ講那麼多!晚安囉!

換日線的話:烈日下的沈思,南風輕拂,你知道那令人昏昏欲睡的感覺嗎?

帽子 T恤 牛仔短褲
背包 音樂 NIKE球鞋
黑夜 白天 換日線
走過之後 依舊不變

留在心中最完整的自己就是這個樣子
少了任何一樣 都會是缺陷
為什麼這樣穿 就屬於什麼?
為什麼這樣愛 就一定是什麼?
我是完整的屬於自己
就連母親也不能剝奪我選擇自己的決定

黑夜 白天 越過換日線
明日的自己 在心中
希望是最初自己以為的樣子!
我就是我 除了自變 沒人可以改變……

P.s
我的姊姊說,我的圖不怎麼像樣,她問我什麼時候她可以出現在這裡!
等我回家時帶回她現在的照片吧!

換日線的話:一定要規定穿什麼嗎?一定非得要愛什麼嗎?為什麼?

戲,落幕了!
還記得一開站的風風雨雨,戲將要收場了,走過之後,留下的是最美麗的回憶。往後夜晚的時光,該相約何處?

在陸振華的霸氣裡,我們悄悄進入『情深深‧雨濛濛』,
馬匹、大街、令人傾心的傅文珮,還有忠心耿耿的李副官,
婚禮、婚禮,文珮之後,取而代之的是戲子──王雪琴,
一個望向窗外的眼神,對應了時光的流逝,
年華老去的雪琴、卸下司令身分的『黑豹子』,
走入這場戲,將無法脫離。

Read More →

換日線到底是什麼樣子?
沒有人知道 也不會有人看到
除非有一天 我們可以
我們可以將世界停住
然後尋找那0.00000………………秒
或許就可以找到──換日線!

它是一條線 區分日出與黑夜的一道線
一抹陽光的出現 它將被拋在時間的後面
明天的凌晨 再次出現!

迷彩換日線 願給你一點思考的空間!

換日線的話:一個夏日的午后,太陽之下你想些什麼?

T-SHIRT是藍 天空色
短褲深藍 烈日之下 不想遮住雙腿
終於留長的髮 你不明白它現在不全然是黑色
淺咖啡墨鏡 只有不戴深度近視眼鏡
才掛在鼻樑 不是怕太陽 只是覺得好看
衣上的大N 是我迷戀NIKE的証據
長筒的灰襪 其實我沒穿過
因為小腿太粗 怕襪子ㄍㄧㄣ得太緊
如果穿了黃色的鞋 一定炫到沒力
可惜我沒有 這就是我──換日線!

換日線 這個不曾出現的名字
我想 會的 你們會知道我是誰
尋一尋記憶中我的腳印
當這熟悉的臉龐 再次浮現腦海
『換日線』會是你們記憶裡的某一個人
不論過去 現在 未來
請記得我曾走過的痕跡

換日線的話:明日的換日線,位於何處,請你自行找尋!

『杜飛』這個名字,還沒有情深深雨濛濛時,它並不存在,直到這一齣戲的出現,杜飛隨及在我們的心裡留下記憶,沒有他,這一切的快樂源頭都會消失,都會不見,他就像是一個快樂的種籽,種在我們心上,開花結果。!

情深深雨濛濛裡,有朋跳脫了還珠五阿哥中,憨厚的形象,不停的搞笑、不斷的給如萍帶來快樂,他那一肚子的知識,都在遇見如萍時,全部都搬了出來,或許旁人看他很呆、很傻,明明知道如萍心裡有別人,卻還是死心塌地的愛著如萍,深怕如萍會受傷害、被欺負,就連如萍的訂婚PARTY上,還不忘牽動他那三根神經,微笑的祝福如萍,只要如萍幸福,就算心痛至極,也心甘情願。

Read More →

等待一個人,等待一個自己眷戀的人,是幸福!

風和日麗的日子,爾豪等待著方瑜的出現,默默的等著,心裡總有一點點不耐,直到方瑜帶著歉意和撒嬌的口吻出現,放下不耐,展開戀人之間的對話。

守著電話,總是魂不守舍的盯著電話看,期待電話那另端她(他)的聲音,哪怕是一句話,都讓人心生愉悅,然而等待的過程,是相思難耐的心情,怕她(他)忘了和自己有約,直到接起電話的那刻,一切盡在不言中!

Read More →

●往事難忘黑豹子
戲在黑豹子的馬下揭開序幕(不知是追風還是閃電?),先是迎娶文珮,再是迎娶雪琴,鏡頭轉入大上海舞廳,陸振華在依萍的歌聲裡憶起初戀情人──萍萍,這下我才明白,原來在陸振華眼裡,最愛的是萍萍,否則文珮(年輕的文珮)怎麼會讓人誤以為是王豔所飾演,如同陸振華看到文珮第一眼般,或者他也認定文珮是萍萍了吧!就像依萍歌聲中『往事難忘,不能忘……』,最真切的情感,很難去遺忘,不論是萍萍,或是與文珮那深情的擁吻,一旦在心裡留下痕跡,將難以抹滅。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