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承認,如果沒有認識做這本雜誌的人,或許要等到很久很久以後,我才會看見這本每月15日固定躺在7-11架上一本49元,叫做《ppaper》的雜誌。

一直很喜歡「乾淨」、「簡單」的版面,如同我自己的網站一樣,不用炫麗的動畫,不需太過刺眼的配色,只要文字與圖片的配合,經過思考,經過設計的,便有讓人舒服閱讀的畫面,《ppaper》就是這種感覺!

不曉得是不是這些年來的書刊,充斥大量的圖片,讓人覺得厭倦,這類簡僕的風格,開始蔓延開來,或許過去就已經存在這樣的設計,但是它的擴張,卻是慢慢的,慢慢的在每個人的生活伸展。好像一種看遍繁華之後,期待最初的簡單一樣。

《ppaper》在版面上留下的白邊像是替文字與圖片留下一些空間,文字和圖片的間隙,說明生活需要細縫去喘息,這本圖片居重的雜誌,沒有太多的文字,卻在圖片中,輕輕訴說它想傳遞的消息。它對我來說,就如同我對所有書刊的反撲,企圖在所有搬弄設計技巧中,找尋那種屬於平凡中的真實。

如果說,坊間的動輒兩三百塊的設計雜誌,只能讓你站在書店不斷的觀望,讓你每個月猶豫是該買CD還是買雜誌,我想《ppaper》會是另一個選擇。所謂設計,也得要符合一點經濟效應,否則怎麼融入生活,又怎麼提升生活的品味?

另外,我得向製作這本雜誌的人告解:「除了IVEE和許舜英的文字我會閱讀之外,其他文字,我幾乎沒有很認真的閱讀過。」我想,這是因為圖片的版面讓人太舒服,所以忽略了那些文字,或者應該說,文字沒有圖片來的精采,以致於文字變成配角,這樣說可能太過嚴厲,但文字與圖片的精采比重,如果更加平衡,說不定可以讓設計更能閱讀,也更貼近生活!

ppaper網站

包氏國際有限公司每月發15日出刊/ISSN:9771812473009
P.S
春的陽,似乎要躲到夏天才來,我的書寫,好像也在等待春暖花開,感覺上書寫好像已經不是我的生活重心,但當一切都到定點的時候,它應該也會出現!
最近想要把網站改成部落格的格式,不過還在研究,所以得要等等。如果弄好了,應該會停掉GIGA的電子報!我想。(說不定也不停,再說!)
祝 好 ^______________^

換日線的話:究竟是誰把設計這種東西搞得那麼貴的?

我應該去睡了我想!有朋友說我最近都沒寫東西。我好像只能說因為很忙,忙什麼呢?雜事一堆,還有胡思亂想,還有,忙避寒!我討厭冬天,今年,我更確定了!冬天根本是讓人用來發胖及發懶的日子嘛!是吧!
哈!

再次把新增的報裡寫的一段話說一遍「我想要把網站改成部落格的格式!」還在研究就是了!

^__^

最近遇到不少老朋友。大家都有MSN了,好像也可以連起什麼!在留言版那位叫我「呆」的傢伙,是快十五年的朋友。我在想,我在她心中一直是個很嚴肅的人吧!從她在與我的MSN對話中可以這麼感覺的。就好比我以前會非常不喜歡別人在「換日線」的地盤上叫我以前的綽號,但現在好像不那麼在意了,大家開心就好,因為,認識的人,都是我呀!

寫一段話給她:

我一直都是很認真的在過生活,就算是幾近快一年的生活,是我不知道自己在幹嘛的,但我還是很努力的去過生活。至少,人是平安的!
妳說:「謝謝我們一路走來,不曾忘了彼此,曾有過的回憶,不曾忘記」像極了大笨獅的感性,我能懂得的。說真的,我才要感謝妳們從小就得忍受我對任何事的龜毛,或者原則什麼的。謝謝妳在言談中,沒有忘記我的地雷,謝謝妳尊重我每一個習慣,謝謝妳在與我對談時,拉出了一段讓我自在的距離。

其實我很害怕跟老朋友對話,包括私事、現在在做的事,以及曾經做過的事,謝謝妳跟我聊天的時候,總會讓我自然而然的說,從不讓我感覺強迫!謝謝妳!

有事的時候,別忘了我。因為,我知道我有事的時候妳不會忘了我!記得讓自己堅強、讓自己勇敢。

我會一直牢記妳說,在孤單無助的時候,想起的是那個因為小事與妳起了爭執而整整一年不說話的我!

祝福 平安 妳的朋友 呆。

二○○五年三月,台灣海拔一千公尺以下的地方,居然冷到下雪。三月五日那天,我望著天問:「今天會不會連天母都下雪?」那天,穿著厚重的雪衣出門,十度以下的氣溫大概沒有幾個人會放棄溫暖的家,選擇到那空曠的球場看球吧!除了我們這群時報鷹迷之外。天很冷,陽光露露臉後又躲到雲的後面,下午五點三十分,摩托車停在棒球場外的紅綠燈旁,美和中學的校車停在球場的正前方,四面八方的鷹迷向天母棒球場走去,時報鷹回來了,而我們,也回來了!

好久不見,時報鷹!

應該是從二○○一年的世界盃開始,我才又踏進球場看球,時報鷹解散之後,對職棒的觀注不及對各級棒球比賽的關心,台灣大聯盟的成立到解散、中華職棒和台灣大聯盟的紛紛擾擾,對我而言,完全無關緊要。因為沒有時報鷹,我決定離開球場,再也不要看職業棒球、再也不要為任何一隊加油吶喊,我只要時報鷹,只‧要‧時‧報‧鷹!

九二年的那場奧運、那面銀牌、那支棒球成為奧運正式比賽項目的第一支全壘打,讓我在夜晚的棉被裡大叫,我記得那個叫「廖敏雄」的傢伙,記得是他,讓我真正的對棒球傾心,在此之前,我只不過是一個跟著父親看棒球、扛任天堂棒球比賽的小孩,因為那隻全壘打,讓我認定這輩子,一定一定要一直支持他,我心中的英雄!

那批國手在返國後,被拆成時報和俊國(興農的前身)兩支隊伍,我曾經在這支持這兩個隊伍中交戰,俊國有我喜歡的白昆弘(還有誰我不太記得了!),但時報有我最愛的廖敏雄,左思右想的決定因為廖敏雄比較帥,所以支持時報(當然這是玩笑話,還是因為那支全壘打囉!)就這樣,我也成為職棒球迷的一員。

在時報鷹解散之前,我未曾踏入球場,看他們的比賽,總是在收音機前聽著比賽,聽著播音員一再的從麥克風傳遞過來的「很高……很遠……很高……很遠……全──壘──打──」,一支接一支的全壘打中,「爆力鷹」隨即成為時報鷹的封號。雖然剛開始,他們的戰績不甚理想,但這些歷程,都因收音機那端的轉播,成為年少心中,最美麗的一頁。

曾經,姊姊那位擔任時報鷹後援會會長的隔壁球同學,邀我一起到屏東看球;曾經,我拿著筆記本給姊姊,讓她幫我去學校給時報鷹的球員簽名;曾經,我聽見李淑梅師母是姊姊她們的音樂老師興奮不已;曾經,我很高興的覺得有一個唸美和護專的姊姊真好!那時候,動不動聽見姊姊說在學校遇到誰誰誰,又看到廖敏雄他們在練球,一度想像,自己也要去唸那所學校。當我真正踏進美和的校園,已經是姊姊畢業,時報鷹解散時。那一刻,練習的場地沒有半個人,而似乎,他們正被所有的人,用最快速的速度遺忘!

至今,我都無法原諒二○○一年行政院體委會主辦、那魯灣公司承辦的二○○一年「棒球文物展」,未將時報鷹的球衣放入職棒球隊的櫥窗裡,僅能在紀念李瑞麟老師的櫥窗裡,看見昔日時報鷹的球衣,然後告訴自己,他們是曾經存在的沒有錯,是主辦單位搞錯了。當時,我沒有猶豫的走向服務台,向工作人員詢問要怎麼跟主辦單位取得聯繫,後來有位先生走向我,態度十分友善,我也收起我的不滿,認真且嚴肅的告訴他:「不管時報鷹犯了什麼錯,都不能否認他們是台灣棒球的一頁,請你們下次,不要,再忘記把他們的球衣擺放出來展示!謝謝你!」

那位先生雖然道了歉,但我仍舊不懂,那些應該在歷史中被記錄的一切,為什麼會那麼輕易的被抹滅,而提起時報鷹,又為什麼只能看見那些醜事?為什麼我還能記得當時的攻守名單,他們會忘記曾貴章、古國謙(改名為古勝吉)、廖敏雄、禇志遠、王光熙、黃俊傑、張正憲、楊章鑫、陳執信、李聰富、陳慶國、謝奇勳、卓琨原、尤伸評、黃裕登、邱啟成、蔡明宏、郭建成這些球員?還有和洋將愛快、喬治、丹尼歐所打出的「爆力鷹」美名?

二○○四年年底之前,就已經知道時報鷹即將宣判審判結果,在留意消息的同時,終於看見時報鷹教練隊的成立,雖然這樣的成立並不能改變宣判的結果,雖然因為判決而失去原有的教練工作,歷經了這八年的日子,時報鷹真的回來了!

三月五日,球場的氣溫低得嚇人,但滿場的球迷,仍舊抵著寒冷到場,為我們過去共同的偶像加油,不再悼念過去,而是一起迎向未來。有很多工作人員(後援會的朋友)從一早就到球場準備,有很多人中午過後,就參加簽名活動,有更多人留到最後,與全場的人一同點起仙女棒,看著李瑞麟老師的照片在大螢幕上,煙火閃耀出「為愛打球一定贏」。在出口處與師母相遇的那一刻,她帶著微笑,來不及閃避就被成群的鷹迷包圍照相!

「棒球王子」──廖敏雄說:「以前我是個內向的人,不會表達心裡的感覺,但現在,我真的要說,我很愛你們!」是的,即使是我,都好想跟所有的鷹迷說:「謝謝你們一直都在,謝謝你們讓我知道愛時報鷹並不孤單!」

對於球員,我有這麼一段話要說:「我已經習慣比賽用聽的,因為那個方式,會讓我回到年少的時光,有你們在的日子!即使已無法再次聽見你們的比賽,我仍然將記憶中,那段帶著收音機騎單車回家、將收音機擺在浴室碰不到水的櫥櫃、與比賽一起共眠的夜晚。如果失去了你們,年少的記憶將就此剝落,而我,就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謝謝你們還在,謝謝你們!」

P.S
真的很謝謝後援會的人!千萬感謝。還有一些照片,我會找時間整理成一個網頁。
姊姊的同學說要給我一個時報鷹的簽名球哩!^______________^
天氣的變化甚大,大家保重身體。台北真是爆‧冷‧的!


換日線的話:因為天氣太冷,比賽一直失誤。但是大家還是看得好開心喔!

過年的高雄,很熱鬧,但是除夕夜路上幾乎沒人,大概所有的人都躲在屋裡過年吧!是說也不冷啊!怎麼會用躲呢?

總之,今天白天人還很多,六點之後,幾乎所有的人自動消失,好像在路上的人,都是沒法過年的人。當然我會看到這一幕也正因為我在路上,但我也不是那個沒法過年的人,純粹只是去親戚家吃飯而已!

誰叫我家人丁少哩!

祝大家新年快樂喲!^___^

趕在農曆年前,上檔首日到電影院看了宮崎駿的《霍爾的移動城堡》,滿場的觀眾及全場不斷的笑聲,宮崎駿果然厲害,每一部動畫總是引人注目,在《霍爾的移動城堡》中更是用近年來倍受關注的「魔法」讓整個故事活起來,若說它的魔法超越《哈利波特》還真的一點也不為過! Read More →

GIGIGAGA報台和PCHOME新聞台一起掛點,所以,這篇《樂士浮生錄2‧名揚四海》第一次是這裡先POST,我是很受不了那兩個地方,不過好像也不能怎麼樣。沒關係,能放這裡就好了!

台北,冷得半死。就是冷得半死~~~~

1998年德國大導演-─文‧溫德斯(Wim Wenders)執導的電影《樂士浮生錄》讓漸被遺忘的古巴音樂再次躍上國際舞台。當時沒看過《樂士浮生錄》的我,這次在下著雨的寒冷且夜晚,走進戲院看《樂士浮生錄2‧名揚四海》。

關於這部電影,幾乎所有的人都還停在98年當時對《樂士浮生錄》的印象中,對於沒看過《樂士浮生錄》的我來說,這個在《樂士浮生錄2‧名揚四海》海報上的老頭(皮歐雷瓦 Pio Leyva),一點都沒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在此之前看見《樂士浮生錄》DVD時,還覺得這樣一個老老舊舊的影片,究竟哪裡吸引人,直到走進電影院看見皮歐雷瓦的活力,以及感受古巴音樂的熱情。 Read More →

我本來以為,脫離了二○○四年,可以不要再遇到某一種會令我連生氣都懶的人。或者,是之前那份工作的關係,讓我對一些突然對我發瘋的人,有更強的心臟。

新環境,真是大家都怕認錯的地方,啊其實有時候,也不盡然是要某一個呈度的要求對方認錯,僅是一種告知的狀態而已。只是我不懂,為什麼總是有人要把氣出在我身上,又為什麼一件很簡單的事,卻好像搞得誰在怪誰,誰又在罵誰一樣。就像今天!

我打電話給H,說分享的資料夾某一個資料夾怎麼會突然消失,H非常不屑的說:『哪個?』照理講,我應該不是會被別人嚇到的,而是我討厭那種很冷的表達方式,明明就是一個團體,就大家好像都事不關己似的。

於是,我很有耐心的跟他說是某一個資料夾消失在我們共同分享的資料夾裡,然後,H好像還是不知道我在說什麼。然後就一陣火狂燒過來,我倒也不是覺得無辜,或者應該說我的腦袋今天當機,尤其遇到這種還摸不著頭緒事情,否則我應該會當場劈過去!

我不懂的是,當我在問:『你剛是不是有去動資料夾或是不小心刪到什麼?』這句話時,H幹嘛很不爽的覺得我在怪他什麼呢?明明也可以用:『我剛才沒刪啊!』(雖然聽起來很白爛!而且搞不好讓我真的火起來。)或者用:『你等我一下我看看。』這種比較溫和的方式。

不知道人善是不是一定被人欺,又或者是他們就是喜歡用鄭文華那套方式對話?(反正就是用吼的!)我只知道,我並不喜歡直接而尖銳的對罵方式,不是不行,而是,腦袋當機時,罵不出來,又不行亂罵,是吧!所以,很倒楣的,我只能被罵。當然,我並不是一直挨罵的。掛上H的電話後,當然我還是發了一下火,因為當機的腦袋突然又流暢了。只是,我似乎流彈掃到了某一些人。

其實,我滿不能明瞭這些在職場跟人大小聲的人是為什麼?有啦!我倒是曾經很不滿的發火罵了某幾個美編,但他們究竟知不知道我罵過他們,我也不清楚。現在,我僅能做的,還是能好好講的就好好講,不能好好講的,忍無可忍時,有一天一定會摔電話。忍到何時,我也不知道!

打上日期時,我才想起今天是個老朋友的生日,連忙上MSN線上找她,但她不在,我想等等再傳簡訊給她好了。

二○○四年的聖誕夜及二○○五年的元旦,都在匆忙間經過,而我,其實不清楚我自己在忙碌什麼。當然我還是過了HIGH的聖誕,以及很簡單的跨年!

又過了一年,朋友開始紛紛的在討論去年一整年的十大,包括電影、電視、日劇、音樂等各種十大,我向來沒有這些習慣去排十大,但若要排下來,有可能連十大都排不出來,倒也非去年看的、聽的東西少,而是某一些型態已經不是我可以讓它們進榜的。

於是,我選擇將其排名給捨去,然後好好的閱讀、好好的聆聽。
不過,我確定的是,去年我若將排名列出來,國片第一名應該就是《十七歲的天空》。我已經抱定《十七歲的天空》非得第一不可。

去年的音樂文章,很遺憾的我只新增過一張專輯,董運唱的演奏專輯,但加總起來,買的專輯應該不下十張才對,至於排行?!我認為現階段流行音樂的本質及創作的理念結合演唱或演奏,能進我自訂的榜中的大概沒有太多,商業的東西太多,同質性的東西多到數不清,大概只有「特別」才能突顯與他人的不同,而這樣的不同,需要用心去尋找、突破,才能達到。如果必須很強烈推薦某一張專輯,我想應該是Noname的《愛情帶來的改變》!

至於其他,留待文內慢慢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