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鐘57拿下幾個獎項的《第一次遇見花香的時刻》,讓我迫不及待的把它找來看,想看看這個被討論的女同志電視電影到底有多麼厲害!

關於「同志」這個題材,在台灣的戲劇作品中,一直有個問題:始終都窩在自己的世界提問,然後自問自答,並且始終圍繞著「認同」以及「自己到底有沒有被愛」(你到底有沒有喜歡過我~~~~吶喊)以致於不論是哪一個族群的觀眾觀看這個圈子,都帶著一點彆扭、扭捏,好像這些就是生命的全部了!

最奇妙的是,在大量的同志作品中,台灣的還經常看不到「戀情中的甜美」,而常人哭笑不得:我說這些故事也太悲了吧!永恆看不到「談一場戀愛的美妙」,人家異性戀最後沒在一起的,也多有美好的回憶,為什麼同志愛情故事裡總是充斥著「天吶我沒跟他/她在一起好悲慘啊!」(還是我一直都很豁達的相信,愛情有時候放手或祝福是這世界最高級的愛了!)

《第一次遇見花香的時刻》一如往常的有著中年的回望,少年的追尋,以及無法正視自己的遺憾,且加入了「婚宴」的場合,同婚法過了後,就可以明正言順的寫「她們都結婚了,但我跟妳沒有」。再熟悉不過的劇情,似乎人人都應該要經歷過那種「我沒有辦法跟喜歡的人在一起」才能長大,或者每個同志都好像必須背上這條罪「因為我跟妳是同志,所以我們沒有辦法在一起、妳沒有辦法選擇我」⋯⋯

我倒非常喜歡那個讓人出乎意料之外的結尾。但在末了的那一場戲之前,我都看得意興闌珊。

好吧!我本來就很挑剔!

雖然本劇拿了最佳編劇,但我還是覺得它就是一個編劇裡的腦內故事,沒有想要跟觀眾和世界對話的意圖。比如說,怡敏究竟是何時意識到「自己有可能喜歡同性」?不論是演員或是劇本都沒有出現這個最重要的轉折,從青少年說著「長大不就是要結婚嗎?」到了大學依舊是這樣的意念,最後也真的結婚生子了,看不到太多「我心裡其實喜歡過同性」這個意識,甚至沒有太多喜歡亭亭表現。純友誼、有曖昧、想愛卻怕受傷害,是三種不同的情境也有不同的表現。

後來與亭亭的相遇確實有看到怡敏對於「自己」有著遺憾「沒有做自己」在心中的吶喊,但這些在劇裡都沒看到啊!「當時沒有做自己」的遺憾,在人生中的每一個階段想起是會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痛的事,但那個「沒有」在這裡完全看不到了,需要觀眾自己腦補(我屬於不想腦補的那種觀眾,劇本就是少講了。)

再來有個橋段是台灣不論是同性或異性戀的劇情中常出現的「最好是中年人都(可以)這麼衝動啦!」

「中年」應該是人生中最無用的一段年紀了。

那種「做自己」、想愛誰就去愛誰,說到底是青春的純粹,你可以不顧一切,你可以奮不顧身,因為你沒有太多經驗告訴你「這麼做會發生什麼也許自己無法承接的後果」,而中年之所以「沒有自己」是因為在人生的經驗受傷過,不論選擇了什麼或不選擇什麼,這些經驗都會提醒自己「做什麼事都要稍微想一下未來」,即使是「這份遺憾一直放在心上」,無用的中年們大多都會很認命的「啊!就遺憾吧!誰說遺憾一定要被正視呢?」(很多時候,人生因為有遺憾而更添了美好!)特別是怡敏這個「母親」,在家裡沒有什麼特別的不順心(偽單親不算不順心啦!很多媽媽都嘛巴不得不要老公,有孩子就很好了~)到底是什麼樣的情緒迫使她拋家棄子呢?

如果回頭看上述所寫的意識到「自己有可能喜歡同性」沒有被突顯,這個「拋家棄子」的作法就使劇情只顯現「為了想要強調而強調」的理所當然了!

中年的,無法,做自己,很可能才是人生最痛也最美的遺憾了!比如說楊德昌《一一》裡吳念真的NJ,終究沒有跟往日情從頭再來!(《第一次遇見花香的時刻》幾乎沒有太深刻的往日情啊!)但絕大多數的中年人都會明白「也許做自己並不是奮不顧身,而是在無法喘息的人生裡,找到一個讓自己活下去的方式,而認的把生活過好可能是其中一種!」

至於那「妳有沒有喜歡過我」「妳到底有沒有愛過我」「妳究竟是不是真的喜歡同性」⋯⋯大概是很多同志將自己困住的牢籠。(而且台灣同志戲劇作品超愛在這個無間道裡打轉。)

妳/你,只要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喜歡的是什麼、喜歡過什麼,愛情及緣分可遇不可求,至於那些過於刻苦銘心的愛情及認同啊!都不要太戲劇化的替自己強加什麼情節了!好好的對自己好一點、愛自己多一點,就不用到中年還想向誰偷一點年少沒有滿足的愛,就不用一輩子呼喊遺憾。

遺憾的愛情,從來,就不只會發生在同性戀身上。愛,或者不愛,其實是兩個人的事,不要總是,在別人,身上,找,答案!

最後挑剔幾個部分:

我說那個怡敏的先生,怎麼可以跟亭亭說不上幾句話,就可以跟老婆說:「我還滿喜歡她的個性的」這種對白?男人都無腦?(這段要加一場,他與亭亭的對話。)

再來是亭亭加入排球隊是「喜歡一個女生」而不是「喜歡排球」,如果看過《二十五,二十一》會知道羅希度喜歡的是擊劍,才會有「想要超越高宥琳的心情」,啊因為喜歡學姊去參加排球隊,怎麼會第一次見面就說「學姊我會跟妳一樣厲害的。」妳並不是喜歡排球而是喜歡學姊啊!而且妳從哪裡看到學姊很厲害?(好吧!一見鐘情使人無腦。我龜毛,這裡也少了一場!)

期待有一天,台灣能拍出非常美好的女女戀,有性、有愛,有沒有結果沒關係(或者有遺憾),要熱烈且美好綻放出花火的愛!妳會在看見花火的那一瞬明白那些沒有言說的都是真真切切的愛,即使只能痛徹心扉的愛!

《第一次遇見花香的時刻》Fragrance of the First Flower/2021
導演/編劇:鄧依涵
主演:林辰唏、程予希、李易

圖片來源:《第一次遇見花香的時刻》IMDb頁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