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19年收到工作室時,我就將自己的書拿出來拋售。這些書原是我想要有一天開一間店,書不賣只給人看,店裡可能賣些雜貨或是食物。2017年弄工作室時是以這樣的概念成立的,但有些事是這樣,做了,才發現「天殺的,我沒有那麼喜歡這件事!」

在這之前,2006~2009年我在新書和二手書店工作過,每天看著書書書覺得很愉快,賣書、認書(書店店員的重點不是「愛看書」而是「會賣書」及「懂書」)大概識了我在那之前人生中99%的作者和書籍,養成了我某一種「認書」的能力。(賣書你起碼要搞清楚哪些出版社的屬性,雖然現在出版社的分界開始越來越模糊了)

如果很有錢,我的確還是依然想開一間店,就給人看書,愛看多久就看多久,書書有人讀就好。最重要的是「我不想招呼任何人」(尤其是囉哩巴嗦又沒禮貌的客人)那真的要很有錢才能這麼跩(大笑。)這的確是「我試過了」才知道我雖然很熱愛分享書,如果有能力願意提供一個空間給人閱讀,但是卻完全不想跟任何人互動,如果很有錢我願意請一個熱情愛書的店員來招呼客人。問題是,就沒錢XDDDDD

於是為了我的生活空間和舒適度,便開始賣書這件事,在收掉工作室前也想減輕一點搬家的重量。我的二手書不只是放到讀冊或拿到茉莉以及寄給一些開二手書店的朋友,在當時還開門讓想買書的人來買書。只是當時還沒有那麼下定決心要全部清空,所以還是留了上百本的書跟著我離開了工作室。

「讀冊」的確是一個好賣場,我在讀冊賣了超過250本書,但有個小麻煩是,有些書沒有建檔,有時候審核書本的要求太高,而有些書因為太暢銷了或是根本賣不掉的也不收,且常常很好的書被打了回票,要花錢退回拿回來也不是,直接被淘汰又覺得對不起那些好書。

於是我終於在四月決定在自己的賣場賣二手書,價格相對讀冊低一點。很多書不達保存標準的,或是拿去二手書店被廉價估價的,甚至是三五十塊你以為賣不掉的,都賣掉了!五個月不到的時間,我在自己的賣場賣掉了將近一百本的書+幾片CD。

雖然還要拍照、上架、找資料、包貨、出貨(還遇到不拿貨的討厭鬼)是很耗時,而且有時候賣出去一本30、50元根本不符合時間成本。

(拜託不要再問書黃不黃了,30元你問我書黃不黃,你去買新書。書會黃是紙的問題,你可以問出版社為什麼要用那種放久了會黃的紙。我很多書放十幾年都沒黃,有很多放兩年就黃,你介意去買新書。我有很多是絕版你想買新的也沒有,就不要再聊聊問我書黃不黃了。)

但即使30、50元,我還很開心它們都有了新的主人。還有看帳號發現是開那種給人看書也賣書的店來買書的,我也很開心,讓別人完成了我本來的想法,到其他書店被讀者翻閱也很好!

而那些放很久絕版的,書況真的只有5成新的書,也不會因為書況不夠好而無法被上架或是被用好的價錢收購,還能找到需要它們的人,也讓我感到非常開心。

特別是近日因為想把李炳憲的電影找得到的都看過一次,也在網上拍了好多十幾、二十元的DVD回來看,真心感謝那些DVD出租店這樣售出網上找不到(且我又不想看盜版)的片子。也讓我重新思考這個數位化的時代,是不是真的會讓所有的事情都只存留在網際網路上?沒有疑問的,時代要走進全部都數位化且元宇宙的未來,那些實體的、經典的、沒有被再製成數位版的,它們依然會在實體世界裡,留著一點點被需要的可能!

我的二手書賣場:https://bit.ly/sunlinebooks(手機請登入帳號才看得到我的帳號,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蝦皮排擠我)

長期蝦幣回饋10%,請愛用週三免運。不要問我書黃不黃?一個連書上都討厭作者簽自己的名字的人不會喜歡在上面畫線的。有比較特殊的狀況都會寫在頁面裡。

有幾位作者有分類:卡爾維諾吳明益村上春樹吉田修一白石一文沙林傑阿乙張鐵志吉本芭娜娜三島由紀夫大江健三郎安潔拉.卡特寫作系列瑞蒙卡佛LGBTQ系列

還有一大塊史地社會人文的還沒上架,以及還沒決定要不要動的影視、建築、攝影、詩集。

自己賣二手書雖然有點費勁,但看到書書們都有新主人就感覺做了一件對的事。希望未來的日子裡,還是有許多人會需要這些已經買不到,也沒有電子書的紙本書!如果沒有人要,就,回收啊哈哈哈哈。我立志兩年內要清空我的,書架!

從2019年到現在賣掉的跟出售中的剛好破五百(不含工作室賣掉的),目前應該還有三、四百本在我的書架還沒拍照的。

圖:20200311打狗文史再興會社,Canon EOSM5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