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一個手工達人來說,除了美工刀是必備的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剪刀了,尤其是對裁縫師傅級的,好用的剪刀可能比穿起來好看又合身的衣服更難尋覓。

母親是個裁縫師,從小除了幫忙她做些我能分擔的那些小部件,需要拿裁縫的小剪刀,剪去布頭上的線,或是車過布邊後的像是毛毛蟲的線段連結外,我與「剪刀」最大的連結是:幫媽媽拿裁縫剪刀去磨刀店磨利,好讓母親裁剪時更利落些。

裁縫剪刀像魔法師的魔仗一樣,是母親握在手裡使出一身技藝變出一件件成品的必要工具,也像武士刀與武士的形影不離。

但好的裁縫剪刀不好找,尤其是「裁縫」這行不再是台灣的經濟奇蹟中的要角之一,賣好剪刀的店家少了、會磨好裁縫剪刀的師傅也難找了。

母親的裁縫剪刀握把,會纏上一圈布止滑以及順著手感,纏出最適合母親手掌最好施力的纏繞,每個裁縫師傅的剪刀,都有屬於與他們自己手握起來最舒適的狀態,日子久了其他人拿起來也許就不那麼順手了。

關於裁縫剪刀,還有幾件細微的、母親傳授的注意事項:

一,所有剪布的剪刀不能拿去剪其他東西,比方說:紙。我沒有特別問過為什麼?但我想應該是紙質與布質的細薄厚粗都不一樣,剪了會破壞刀刃的銳利度。(或者這其實是都市傳說?)

二,裁縫剪刀不能摔,一摔就不能剪了。(這是實證,得重新磨過,有時摔鈍了刀刃,不小心摔到母親的裁縫剪刀會被罵到臭頭。)

三,裁縫剪刀要買「可以磨的材質與可以拆解的組裝」。磨剪刀如果刀刃材質太差,會磨不了,有些不能拆的也不太能磨。認真來說一把好的裁縫剪刀可以從八吋的長度磨到六吋了還很好用。母親五十多年的裁縫功力,應該用掉不少與她形影不離的裁縫剪刀。

我也有一把用來順手的裁縫剪刀,那是母親一直嚷著要一把新的剪刀,我便四處幫她找,從台南布行旁買到台北永樂市場外的剪刀店,甚至連去京都的錦市場看到刀具店都順便幫母親找,但實在不會挑,怕沒買好,母親不用就浪費了;而我那把最順手的裁縫剪刀就是母親怎麼用都覺得不好使、我在永樂市場外買下的那把要價兩千八的裁縫剪刀。

這把裁縫剪刀也送去給磨刀師傅磨過了數回,在我做布書籤、剪布時,幫了不少的忙。我總是想著兒時發誓不要像母親一樣在布堆線頭裡打滾,卻依然在這行的邊邊讓這些陪著我長的東西,走出屬於我的裁縫斜槓。

一個手工達人當然不會只有裁縫剪刀,而好用的裁縫剪刀就是必須買專業級的,那種膠柄的實在不好用,刀刃也不夠鋒利,剪布不好使還會剪出了毛邊。

做裁縫的當然免不了有幾把剪線頭的小剪刀。但隨著這行的沒落,將小剪刀做得更精緻、耐用的少了,想起小時候有整把一體成形的鐵製小剪刀,就能替裁縫師傅再添增點氣質,像某是一種縫紉師傅的服飾裝扮。

後來我不太喜歡裁縫專用的小剪刀,總是找不同的剪刀在我剪線頭時,替代使用。(很多做工不好的,常不好剪)

最開始的是小巧的指甲剪刀,自從用了這種小剪刀後,我再也不用指甲刀剪指甲了,如果手巧,就能用這樣的剪刀把指甲剪出美好的弧度,不會稜稜角角的;後來就順勢拿去剪線頭、手工編繩末了結尾的細部修剪,但依然不好找好用耐剪的,最後是在「美容美髮材料店」買下了一把又尖又細又硬的修剪刀。

後來在醫材行看見幾不同的醫用手術剪刀,買回家剪貼紙或是紙製品偶爾需要轉向的施力,發現這些手術剪刀的短小刀刃很好操作,也便捨棄了一般文具用品的剪刀,轉而用手術用剪刀剪一些大範圍但需要很細緻修整的物品。

其他一般的剪刀可能是為了剪開任何包裝隨便亂剪不用工整的時候使用,或者為了求工整,多半都是用美工刀加尺劃出一道筆直的切痕。

除了平日做手工、裁縫的時會用到剪刀外,一個喜歡料理的人,必然也需要廚房用的剪刀,剪菜、剪蔥、剪蝦頭、剪烤肉、肢解雞肉⋯⋯都需要一把刀刃硬、刀鋒有點尖的料理剪刀。

比起美工刀,我對剪刀的需求沒有這麼大,但依然還是會分門別類的將它們用在不同的剪裁上。只有教手工課時,我才會將它們全部找出來擺放上課的同學使用。

但手作的人懂,最好用的剪刀不是市售的文具用剪刀,它們常大得無法處理比一顆米還小的細節,有些人不耐煩會拿出美工刀切割會比較準確,有些人會像我一樣,在不同的剪刀中,尋找著最適合某張紙上的轉角、某塊布料上要做上的記號,找到自己最合用的那把,也像西部牛仔一樣,當作佩槍放在自己的腰際上!

圖:20220422我的剪刀們,Canon EOSM2。2010母親的裁縫桌,Canon AE-1黑白底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