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Danielson問我:「你到底還有什麼不會?」我沒有猶豫的回答:「交友。」

台灣三級警戒後的某日,我突然很認真的想起沒有網路的時候,我的社交模式:

多半我都是一個人,除了因為年紀比較小在家族裡可能會變成「跟班」,必要的時候,我就是「必須」跟著「大人們」(包括大我兩歲的姊姊。)其他時候,我幾乎「不跟」人在一起。(網路上的用語叫不follow/不追蹤/不關注⋯⋯)

我沒有特別覺得孤單,也沒有特別覺得需要人陪。像我媽說的,我從小學就帶著我的姊姊看醫生、剪頭髮⋯⋯這種大人必須帶著的事,只要我媽說了,我就會使命必達,除了不會賺錢外,她要我幹嘛,我就幹嘛去,除了書讀得不太好外,我好像也沒有什麼事做不來,頂多就是做不好被罵或是去問別人:「怎麼做會好一點?」其他時候我很少融入人群或跟誰在一起。

如果有,一定是哪個人對我友善向我靠近或是恰好我們同樣喜歡什麼,像是看職棒、聽《知音時間排行榜》,就連在籃球場,我都是一個人投籃不喜歡比賽,但因為太高了都會被叫去充人數,打得不怎麼好就是。還有一段極短暫的時光,可能是對我很友善的女同學都跟男孩兒玩在一塊,她拉我,我就跟去。另外一段還算長的時光,我不想回家,主動靠近我又很友善的同學只要開口:「來我家吧!」我就會說好。

我沒有太多有「同伴」的記憶。只記得老天爺像是安排好的一樣,每一個人生階段都派了一個小天使來陪我,陪我說話、說話給我聽,午休時一起吃飯(應該都不同班而且都不同年級,她們都小我一屆。都是女生。也沒有重疊過。)幾乎沒和她們出遊過(可能連一起出門喝個飲料都沒有。我的童年到成年除了打籃球外,我都待在家裡幫媽媽工作。)

等我畢業到新學校就會出現另外一個陪我的小天使。起先,我跟舊的小天使還是會寫寫信,但人生走上不同的路後,斷了的,也就斷了。

到底是「我沒有交友需求」所以「不會交友」?還是「不會交友」所以什麼事都一個人,以致於什麼事都自己學、自己做?我也不曉得。但在那個還寫賀卡的年代裡,我每年都會很認真的打開一排別人留給我的地址,一一給那一年跟我說過話的、陪我玩的、對我很友善的人寫張賀卡,這是我唯一會的「社交」行為了。

成年以後離家工作,別說「交友」了,人生地不熟的台北,除了當時的網友和戀人外,我一樣一個人在充滿人生未來想像的台北四處轉轉,網友是我工作維護作家網站的讀者群,朋友是我女友的朋友,我沒有自己的朋友,我不知道「要怎麼交友」,也不知道怎麼樣算「交友」?誰又是「朋友」?

快轉一下。

人到中年,總還是會遇到一些「舊識」在我「主動」按下網路上的「交友鍵」時,會跟我說:「有空還是要常聯絡啊!」我聽不懂,我會卡在「有空」跟「常聯絡」這兩個詞裡。這種社交性的詞𢑥我聽不懂,而且我常常想問:「那為什麼是我有空跟你常聯絡?為什麼不是你有空記得跟我聯絡?」我就是會有這種疑問,不是鑽牛角尖,因為跟我「保持聯絡」的人,從來不會講這句話!我會想「我什麼時候有空」?「常聯絡」的「頻率」該怎麼算?我會卡住,這對我來說太複雜了。

生活沒有交集,其實就是「不常聯絡」的原因。而且我常常詞窮,我也不太關心別人的平淡無奇的日常。不過,年紀大了一點當有人來問:「你最近還好嗎?」我比較不會做出那種「呃!這有什麼好問?」的反應。(生活不都這樣?)我不太會應對「所有的開場白」,我聽不懂。我也不太會應對「hi,阿線好久不見。」然後就不講話的問候。(然後呢?我也許會回問:喔對好久不見!)

是吧!我不會交友。

跳轉到網路上,我更困惑了。

我應該被無數個人指責過:「你為什麼把我刪掉了。」無數回,惡意的、無意的⋯⋯我數不清了。

我就算喜歡網路替我打開一扇觀看世界的窗、交友的機會,但我也許還是有點老派的認為「朋友」是應該有互動的。現階段網路上的「朋友」很多都不是「以交友為前提」啊!更多時候都是「不友善」的對待、猜疑,再有時是窺探,或是「那就是一個通訊錄」的模式被存在著。

每一個人好像都可以透過「那樣公開的發文」(即使鎖朋友才能看的文,都是「公開」的。)就「當作」跟另一個人「成為朋友」了。我不喜歡。

但無論我怎麼解釋「刪掉朋友」這件事在我心裡「並不影響我們的互動或交友」卻在任何人心裡都烙下了一個「我不想跟別人當朋友」的選項,我常覺得:為什麼偏偏一定必須要在社群網站上「看著對方」的日常一舉一動(或被看),我們「才是朋友」呢?

明明有email,有電話,我還每年都會寄賀卡給朋友們,只是因為「我不加別人」就不是「朋友」這也真是「不是朋友」了,還有什麼好說嘴的?

明明每次「不在朋友名單」的人敲我,問我事、找我幫忙、問候我,我幾乎都是很熱情的回應,怎麼好像「不在朋友名單」就像是我討厭了誰?

Y有回跟我說:「你是不是又拉黑我?」我想她應該是有些在意?我不確定。但我知道很多人都很在乎「被拉黑」這件事。我的Facebook有個拉黑名單,而且它們隨年紀增長還不斷增加。

可能是「往事不要再提」的前任;可能是陪過我的小天使而我覺得我們不會再有交集(尤其是我認為我們誰也沒想要把誤會講開的狀態。)可能是always喜歡挑我語病不斷揶揄我但說了幾百次:「我不喜歡你這樣子。」的舊識;可能是我很想跟她說話,但每次都搞得兩個人不開心的Y;可能是每次對話、互動都感到心累的任何人,沒有惡意,就是頻率不對,彼此不要干擾比較好;可能是永恆覺得「他很了解別人」但永恆就是往我的地雷、痛處踩,這就不需要往來(我跟你很熟嗎你?)

Facebook上我還會封一種人:我的同溫層裡always會被分享訊息的那個意見領袖。他媽的我不想一直看到這個意見領袖的文啊!(以前twitter的年代還會整個版都是一群人轉發同一個人的訊息,我真心覺得所有人都被下蠱了!《吹笛人》的童話拿出來讀一下。)

人是情緒的動物,隨年紀增長會適時地避開很多「干擾自己」情緒的事情。生活要憂慮的事很多、能關心的人很少,只能減少太多耗神的社交、往來。

網路是一個非常大的世界,有無數的人也有無數的情緒,有時候閃不掉、避不開,就逃。但又不想躲起來,還是有喜歡的人在這茫茫人海裡,所以只好選擇性地先築起那道讓自己心靈安穩的牆,在牆裡安穩的過日子,有時候真的跟其他人無關!

「交友」從來不是件好學的事。我在現實上學不會,網路上也從來沒有學會過。我想它更是我一輩子需要學習的事,只不過,年紀大了還真沒那麼多力氣交朋友,能維持好舊有的關係或是還算友好的關係就很吃力了!

P.S
有一種朋友很友好且友善但我還是會刪了他:碎嘴、八卦,會一直跟我說「聽來的其他人不想被知道的隱私」的朋友。(不是每個人都喜歡聽人嚼其他人的舌根。我不想知道別人的祕密,不要跟我說,我還要替他們保守祕密,傷神!)

圖:20130129小叮噹展Canon EOS 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