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職人」為題的劇集能拍得好、寫得好的不容易,許多流於刻板印象的形塑或是經常用將主角打造如神(男神、女神)一般的樣貌,常讓該職業的職人們待在電視機前面大叫:「最好出版社的編輯們都男的帥女的美,最好還每個人都這麼氣宇非凡」「去醫院看看主治有沒有這麼年輕這麼帥!」,最經常性的是因為考量戲劇性的節奏,常有不切實際和不合邏輯的劇情安排。

不知道消防和救護人員們在電視機前看《火神的眼淚》時會是什麼樣的心情?但我是帶著「幹,那是什麼工作傲客也太多!」的心情,以及強忍著想罵三字經衝動看完前面四集的。如果以前四集的節奏將台灣消防救護人員所遇到任何的不合理、專業分工不確實、現有法規無法完全保障在面對緊急狀態所做出處置⋯⋯再往後面的幾集延伸下去,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好事?

像這樣以戲劇和創作在作品著墨現實狀況困境之時,又該要以什麼樣的方式從創作中反思現狀而帶給這個社會有機會去改變舊有體制和刻板印象裡,那些不合理的對待和過分苛刻的職業環境現狀?但戲劇真的有那麼大的力量改變或理解(至少在社會大眾)對於某些職業別(群體)所面對的困境嗎?

《我們與惡的距離》這部劇看來,應該是曾經短暫的打開某個按鈕讓觀眾去觀看精神障礙者及其家人所面臨的狀態,但後續是否能促使觀眾更願意因為這樣的戲劇作品,更願意多加思考,就是一件困難的事。

當然,要賦予一部電視劇如此大的使命感,好像又過分沉重了一點,若是能讓觀眾能因為戲劇多一點對消防救護人員的同理,應該就算功德一件了!至於能不能促使體制的變動或法規的修改,應該也不是幾十個小時的連續劇能做到的事!

寫「職人劇」最困難的不在於如實呈現,而是搬進戲劇裡,需要一點說戲劇化的節奏。其他的職人劇很容易為了有劇情而有劇情,有時候反而無法貼近現實;但凡跟生死、救援有關的(如醫護、救援、送行者⋯⋯)應該任何有一點資歷的從業人員,隨口都能說出一個精采的故事,就得要看怎麼拿捏這些故事會不會讓情緒太過飽滿而找不出一點縫隙,反而造成觀看電視劇時無法喘息的壓迫。

一到四集《火神的眼淚》的劇情幾乎都還在台灣消防救護的困境上打轉,看得實在教人難受,忍不住都想大叫:「What the fuck,這是什麼鳥工作,救人還老是要被客訴!這明明不是服務業啊!」

不過,看戲的是傻子,有時難免入戲太深,雖也明白直接把這一行搬上電視劇,會有很多戲劇性的橋段,或是有其他拋向社會大眾使其思考的目的,但免不了都會在心裡期待:「能否有一點轉寰在現實狀態裡被做出改變?」像在災難中期待一個救世主的英雄出現!

如果體制/現實/傲客能因為一部電視劇而改變就好了。但還是當戲看就好!

《火神的眼淚》/2021
演員:導演:蔡銀娟
編劇:蔡銀娟、李志薔、曾群芳
演員:溫昇豪、陳庭妮、林柏宏、劉冠廷

圖片來源:《火神的演淚》官方Facebook

播映頻道為20210509《火神的眼淚》wiki截圖,如果要看線上版的,付錢看一下嘛!

同場加映:應該也算是職人劇之《出境事務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