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永生(長生不老)」這件事被拿來當作題材不是什麼太難見的故事,而最常見的通常都是為了永生而成了魔、化成妖,於是用盡一切的手段想要抵抗死亡、病痛、衰老⋯⋯然後引發一連串的掠奪、爭鬥,好像「活著」是多麼有趣的一件事似的,好像每個人都渴望活下去不可。

韓國電影的場面越做越大,規格已經進化到只要一爆破就像要炸毀半個宇宙那樣,本來很擔心這些大場面又會說著如那些英雄故事或是誰一定會出現而拯救誰的情節,沒想讓人大感意外,特別是那些永生人徐福問出的問題:「什麼是永遠?」「為什麼你要救(幫)我?」

對比那些一味地只針對想要永生而呈現人性裡無盡醜惡的情節,徐福更像是對於未知而存在的困惑做出的自我質疑。光是這樣的舖陳就比那些總是出現一個英雄去處理那個長生不老、已經成為怪物的變種來的好看許多,也比長生不老的怪物成為災難以後,再去呈現「期待永生」就是內在的執念更乾脆一點:「永遠就是沒有盡頭。」如果明知道沒有盡頭了,永生又是為了什麼?

也是今年(2021)的台灣電影《緝魂》就用了非常老調的故事在期待永生、創造永生,即使它轉換用科學的角度來說這個故事,但仍然沒有什麼太多的新意。(2002年陳國富的《雙瞳》則是從大部分這類主題會倚賴的「宗教」做出延伸)這樣的故事怎麼講都講不盡,總是永遠有人想要一直活成老妖精,或是透過這樣的故事來告訴世人「期待永生」會帶來什麼樣的災難。

關於「一直活著」這事,也是孔劉的作品《鬼怪》就以無法死去的鬼怪好好把人類這樣求永生的執念用比較長的故事(也加進愛情的部分)和比較多的哲學角度說了一回。關於永生,我的確認為《鬼怪》是一部經典之作。(雖然可能都在看孔劉XDDD)

而《永生戰》直接將那些常常被遺落在這種故事的提問,由被視為永生的人提起:「人為什麼追求永生?」「永遠有多遠?」「活著是什麼?」「活著應該是什麼樣子的?」「如果這樣永生的能力能夠摧毀世界,我應該擁有嗎?」這是極少數以人類渴望求生而創造出永生怪物的故事,會拿來放進故事思考的問題。如果說「害怕死亡」「渴望活下去」是人類想像、追求永生最初的理由,故事若是缺乏其他人性裡的情感,只有達到目的(永生)的追求,就會過分顯出「人們對活著的永恆」的無知了。

能夠加入孔劉飾演的閔基憲與徐福在情感面的對手戲,也算是一個美妙的安排。從親近或親密的人甚至是自己的角度去想像「永生」這事,是一種害怕失去、面對死亡的延伸,但如果是放在兩個互不相干又彼此牽繫的陌生人來看,脫離了原來情感的羈絆,突顯的是那些貪生之欲的另一個面向。

人性會有面對死亡的恐懼,因為害怕失去而生,想要握住某些掌控生死的能力,但同時也擁有了比較光明的那一面:「為了避免恐懼會變成一種龐大的控制欲、痛苦會長出無盡的憤怒而殘害任何人,於是決定放棄永生!」我想這是這部電影有別於其他這樣永生的影劇,讓我比較喜愛的部分。

這世界沒有神,如果有那即是透過內在的信仰而供奉著;這世界沒有永生,欲望和恐懼通常不會帶來永生,只會有永遠的摧毀和被摧毀。俗氣一點的說,只有一種東西可以延續並且永遠存在,如同《雙瞳》這部經典最後要說的那四個字:「有愛不死!」(不過當年這個結尾應該氣死一幫文青吧?什麼爛尾之類的XD)

好吧!加一個小批評好了,其實劇情有不少像是缺了什麼東西的地方,不知道是被剪了還是?因為預告裡有些畫面好像電影裡沒有。

P.S
意外發現netflix居然有《雙瞳》噎!雖然我有DVD,但懶得拿出來播,再來付費看好了。當年我應該算有把《雙瞳》的週邊發行買齊吧?至於《緝魂》特效和美術做得都算水準之上,但故事我不算太喜歡。我討厭任何其實不需要科技卻硬要加科技的妖魔鬼怪片。既然要妖魔化了就要妖魔化得徹底嘛!

《永生戰》서복/2021
導演/編劇:李勇周
演員: 孔劉、朴寶劍、趙宇鎮

圖:買票就送的原文版小海報,而且大手筆的是硬紙板的呢!

又,電影和書一直有在看,但比較少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