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下的妹妹剛剛坐在她爸爸的摩托車上,回到一樓的阿嬤家,爸爸開啟車廂,她拿零食和一瓶養樂多,爸爸說:「快點進去啊!」然後對我笑一笑,也跟著妹妹走進一樓的門內。

在巷口的7-11,我正將得獎的發票以儲值的方式加入我的ICASH裡。是聽見妹妹的爸爸的聲音,我才確認那是我的鄰居,二十幾年的鄰居。我看著他對妹妺說著話,要她選樣麵包、零食,並且告訴她說:「這個家裡有了啊!」妹妹在麵包和零食櫃繞啊繞的,本來要拿起掛在脖子上的相機拍下這父女兩的畫面,突然又停住了動作,只是靜靜的看著這樣一個畫面,再更早之前,應該要有一個大男人和兩個小女孩的。我揣想著這個父親在這一秒,會不會想起他另一個孩子,當了天使的孩子。

暑假的一個下午,父親剛出意外住入加護病房,手機來電顯示「姊姊」,那時很害怕手機來電是姊姊,或者是父親的太太。戰戰兢兢的接起電話,姊姊說:「昨天跟我們說話的樓下那個妹妹死掉了。」我呆愣在電話前,這個妹妹是那個妹妹的妹妹,前一天我們出門時,她才和她的堂弟在樓下的空地玩耍著,我們還與他們對話著。他們問:「你們要去哪裡啊?」我們答:「出去啊!」看著他們騎著小小的單車,還叮囑他們要小心,他們伸伸小手跟我們說:「拜拜」我們便離開了我們的家門。

妹妹的妹妹,一歲多快兩歲,因為他們的父母、阿公阿嬤,都住在我們這棟公寓,所以孫子輩的都由阿嬤在帶。出事的那天,阿嬤帶著兩姊妹和那個小堂弟,走在再平常不過的那些小巷。據說肇事者是個年輕的女生,在小巷開著快車,撞到了第一次被阿嬤鬆開手的妹妹,猛力的撞擊,沒有出血,妹妹意識當下仍舊十分清醒,但是顱內出血讓她送至醫院後,不久就宣告不治。

電話裡,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出門時正好看見嫁到台北突然出現的妹妹的姑姑,才將這兩件事連結起來。姊姊說大人們都到殯儀館去處理妹妹的後事了,姑姑留在家照顧其他的小朋友。

小堂弟問他的堂姊:「妹妹呢?」

妹妹說:「媽媽說在殯儀館,我等一下要去看她。」

小堂弟又問:「好玩嗎?她在那裡幹嘛?」

妹妹說:「媽媽說她去那裡當天使了。」

後來再聽見天使妹妹的消息,是鄰居去擲筊問天使妹妹要不要再回來當他們的小孩,連擲了三次,都是聖筊。妹妹少了一個天使妹妺,但即將多了一個新妹妹。不知道很久很久以後,她還會不會記得她曾經有一個天使妹妹,很久很久以後,當她大得可以幫阿嬤拉住妹妹的手時,會不會記得抓牢新妹妹的手,抓牢那個她曾經失去的妹妹。

後來,那個發生車禍的巷口,柏油路上,多了一個大大的字,大大的「慢」字!那是我第一次看見這樣一個字時,想起死去的,完全沒有印象的,天使妹妹的身影。

P.S
高雄。熱。
妹妹的妹妹離開後,我就很少聽見妹妹鬼叫鬼叫了。
圖為事發的那個巷子。

換日線的話:我沒有妹妹耶!我也想要有妹妹。

3 Thoughts on “妹妹的妹妹

  1. Ttyycc on 2008/10/21 at 19:31:16 said:

    唉。
    生命無常。
    慢一點比較好。

  2. violet on 2008/10/21 at 02:37:46 said:

    台北外雙溪東吳大學旁的自強隧道
    在某次學生往生的車禍後
    大直往士林方向,終於有了機車專用道

    不過另一邊往大直方向
    政府認為隧道不夠寬
    所以還是沒有機車專用道…

  3. cehraidc on 2008/10/20 at 09:15:00 said:

    寫個慢就會慢嗎?最好會慢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