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25寫於換日線

之一

「這是什麼香味?」送小敏回家的巷口,飄來一陣香味,經過幾次都忘記問,這回,我終於記得問她了。

「夜來香吧!」她答。

晚風讓這股香味一直飄散在她家門口。我扭著鑰匙熄火,轉身跟她說:「那我也要養一盆。」

小敏摘下安全帽,掛在摩托車前座的掛鈎上。

「好啊!改天去花市買。」她一邊掏著家門鑰匙,一邊說:「可是我不想照顧它喔!每次我養的花都會死掉!」她轉頭對我一笑,揮揮手,關上門。

從電影院的門口,必須經過一間便利商店,三個紅綠燈,一間咖啡館,兩個右轉,最後到有夜來香的巷口,才會到小敏家。

每次看午夜場,停在夜間仍然要停六十秒的路口,我都幻想會不會綠燈一亮,我往前,就會有個冒失鬼酒駕闖紅燈把我(我們)撞死。所以只要看到警察架起的臨檢站,我就會安心許多。

「妳今天要住我家嗎?」小敏邊掛著安全帽,邊問我。

我抬頭看著二樓小敏家的燈都關上,便說:「不要好了,妳爸媽都睡了,這樣太晚會吵到他們,不好意思。」

「好吧!那妳回到家跟我說喔!」小敏摸著我戴著安全帽的頭。

「那我要去夜來香那裡聞一下味道。」我轉頭看著巷口的方向。

我把車停在夜來香前,熄火。坐在車上打開手機。點開LINE。

“妳覺得,養夜來香好嗎?”

我深呼吸著,我巴不得把夜來香的味道變成香水,好讓它可以讓我時時刻刻都覺得有小敏在我身旁。

“我養不活,我不要養。我想睡覺惹!”小敏傳來想睡的圖樣。接著又傳來“不過,妳要養我可以跟妳去買喲!”然後,是一個KISS的圖樣。

“我還在巷口耶!”

香味撲鼻,我想像小敏的雙手還環繞在我的腰間。

“妳快回家啦!不然妳等一下又要以為誰會闖紅燈撞上妳,又不敢過馬路。”

我關上手機,隨手塞進牛仔褲的口袋。邊騎車,邊左顧右盼的看著每個路口。

經過一個右轉兩個紅綠燈,一個左轉,再三個紅綠燈就到我家。路上幾個冒失鬼,以為半夜不用停紅燈,從我身旁呼嘯而過;幾個路人慢步著,沒什麼車,但我反而更驚恐會不會有誰突然冒出來撞死我。

還好,我的幻想從沒實現過。安穩地把車停在車庫裡。家裡的燈已經關了,沒留小燈,兩隻貓聽到我的腳步,坐在門口等我。

「阿弟,你怎麼沒跟媽媽睡覺?」阿弟閃著雙眼坐著,沒答理我,跟著我脫下鞋的腳步走著。

“我到家了。”我拿出手機,傳LINE給小敏。

小敏沒回,大概一躺就睡著了。

我打開Evernote,打字:

今天看的電影是《亞果出任務》。電影很好看。
小敏說她之前跟我說很好看,我都不相信,
其實我不是不相信,我只是不喜歡那個片名。
(可是真的很好看。)

載小敏回家時,好想跟她一起回家。
可是她爸媽都睡了,我也不好意思,
只好去巷口夜來香那裡,坐一下聞一聞香味,

說不定小敏的靈魂就會跟我回家了。(哈哈,她又沒死。XD)
今日願望:週末小敏跟我一起去買夜來香。

關上Evernote前,小敏傳LINE來給我。她什麼也沒說,只傳一張睡覺的圖。

我關上手機前,我寫了幾個字給她。

離開她家後,我都有這種感覺。即使剛看完電影、即使我們剛從香港玩了七天回來,就算是這樣,每一次送她回家,離開她家我都有這種感覺。

“我好想妳。”我在LINE上寫上這幾個字。


之二

寫不出稿來。

我在網路上逛著Facebook、購物網站,沒有目的只是瘋狂的一頁接一頁的點著連結。我沒有想買東西卻按著滑鼠,加入購物車,結帳;我討厭Facebook的朋友轉來的同樣的訊息、連結,於是動手刪除只剩消息,而不見個人生活的好友。

我重複著每天半夜睡不著、上網;起床後不想寫字、再度上網,直到小敏下班後,陪我一起看電影、漫無目的走著,或者只是站在她家巷口的夜來香聞著那個送她回家前,依依不捨的味道。

我問她:「妳不覺得我這樣很無聊嗎?」

「不無聊啊!妳想做的事沒有一件無聊的。」

我們站在巷口的夜來香前,夜來香從天上垂下,小敏搆不到,我摘下小花給她。垃圾車的聲響越來越靠近巷口,鄰居一個接一個的提著垃圾,停在夜來香的巷口前。小敏拉著我的手。鄰人們,不斷地向我們望過來。我鬆開手,問她:「可以今天去買夜來香嗎?」

「晚上只有夜市,沒有花市啊!週末我放假再陪妳去,好不好?」

我沒有回話。只是默默地看著鄰人把垃圾丟進垃圾車,再一次從我眼前走過。今晚夜來香的香味並不濃,要大口大口的呼吸才能把它們的味道吸進胸口。

我和小敏牽著手回到她家門口。

「妳要上去嗎?」

我抓抓頭,想留下來卻念著寫不出來的稿子。

「不要。該回家寫稿,出來太久了。」

「那妳回家寫稿,我再陪妳去花市買夜來香。」小敏撥弄著我抓亂的頭髮,替我戴上安全帽。

看著小敏進門後,我將摩托車停在巷口的夜來香前。

倒垃圾的人已經散去,垃圾車也消失在下一個巷口。夜來香的味道依舊淡淡的,呼吸著卻有一種安心的感覺。扭轉著鑰匙,決定回家好把火燒到屁股非交不可的稿件寫好,希望今天不要為了這個稿子再度失眠!

夜半,阿弟和阿妹雙雙在我腳邊摩蹭。

「沒東西吃喔?」阿弟對我喵了一聲。

我拿著iPad起身,摸黑讓妹妹領我到牠們的飼料桶前。我打開飼料桶,向下喀啦喀啦的掉下餅乾。我坐在牠們身後看著牠們吃飯。夜裡的空氣清涼,卻解不開我滿腔的煩悶。

我拿起iPad,打開Evernote,打字:

我想睡覺,但是我睡不著。
我想寫字,但我寫不出來。

我關上Evernote,打開LINE,

“欵,我又睡不著,跟不想寫字,也寫不出來。”

我關上LINE,打開Facebook,打字:

“週末我就有夜來香惹!”

三分鐘後,有兩個讚。不睡覺的兩個人。

我關上Facebook,又打開Evernote,打字:

胡說巴道的字都很會打,正事就不想做。
幹!
今日願望:明天地球炸掉,就不用交稿了。

關掉Evernote,打開LINE,打字:

“我不要寫了,我要睡了。希望明天地球炸掉!”

我坐著的飼料桶前,兩隻貓早就無踪影,起身環顧四週,一隻攤在沙發上睡著,一隻坐在櫃子旁的小縫盯著,一動也不動。

「貓生真好,無憂無慮,來世我也要為貓。」我想。甩甩頭又想:「不要再有來世了!活著總是辛苦。」


之三

「老闆,你們有沒有夜來香?」

沒有等到週末,又一夜未眠,睡到午後才起,吃過飯就騎著小折來到花市,一攤一攤的問。這攤只賣香草類、那攤只賣小農作物,我聞過香味,不識夜來香長何樣,也無從分辨起。

「有喔!但你要等我一下,我今天沒有帶出來。回去拿一下就好。」老闆娘一邊急忙解釋,一邊差遣老公回去拿。

「要等多久?」

「五分鐘,你等我五分鐘,他回去拿了。」老闆娘看著離我們越來越遠的老闆,邊說,又邊招呼著其他的客人。

不是週末的平日午後,花市都是上了年紀的伯伯、婆婆,除了年輕的老闆外,沒有幾個像我這樣的年輕人。

我蹲在攤位前,打開手機,拍著其他的花朵。

“妳自己去買了喔?”LINE上,小敏傳來訊息。

“嗯!”

“不是說好我陪妳去?”

“不想等週末,我喜歡它的花香。”

“稿子寫完沒?”

“還沒,不想寫”

“那買完一起吃飯?”

“不要,想回家寫稿,花老闆回來了,不聊了。”

我提著夜來香掛在小折的手把上。它看起來不像會長出會發出香味的花。普通的枝葉,有些雜亂。

老闆說:「妳不喜歡它長得太亂,就把它剪掉。」

「那多久會開?」

「差不多要開了,再等幾個禮拜。」

「等幾個禮拜,還要那麼久喔?」

我掏出手機拍照,上傳Facebook,寫著:“我的夜來香。”

踩踏著小折,到下一個紅綠燈路口,我再掏出手機,三個讚和一則留言:

“妳是寫稿寫不出來又找別的事做,還是太想某人?”

我停著車回:

“當然寫不出來。還有,也想某人。”

關上手機,往小敏家的方向去。

“剛剛我有去你家耶!可是沒有花香味”

我點選剛拍好的照片,也一起傳給小敏,

“妳看,我的夜來香!”

小敏沒回,也沒有「已讀」的字在我傳過去的訊息上。

辦公桌上散落一大堆發票、領錢明細、零錢。我撥開它們,把鍵盤找出來,打開word檔。開始打字。

Email的桌面訊息跳出編輯來催稿的信,主旨:「什麼時候交稿?」

我沒有理會交稿的訊息,打了兩百多個字的思緒就這麼又斷掉。阿弟和妹妹在門外追逐,追撞掉落東西的聲音大響,我轉頭大喊:「你們不要吵啦!」牠們沒有理會我,繼續追逐著。關上房門,我打開iTunes,點選〈夜來香〉以及單首重複。

我點開「什麼時候交稿」的Email,回覆:

“最近情緒很糟。不要一直催。寫好了就交。”

送出。

我起身離開電腦,站在陽台前看著剛買回來的夜來香。葉子被狠狠的咬掉了幾個半片,我找不到兇手,不知道兩貓又追到哪去。

我拍照,上傳,三分鐘竟湧現了十五個讚。卻沒有人替它哀悼!還有人問我:

“貓喜歡吃夜來香喔?”

“幹,吃你媽啦!”

我打完字,沒有按送出。

吃完晚飯,我和小敏又站在她家巷口的夜來香前。今天假日沒有垃圾車。我們就這麼站著。一直深呼吸,一直深呼吸。

「我問妳,怎麼印象中玉蘭花也是這種差不多的香味。」

小敏搖頭:「我不知道怎麼分耶!」

「我也不知道。管它怎麼分。」

我們持續的深呼吸著。

「待會妳要回家寫稿嗎?」小敏問。

聽到「寫稿」兩字,我壓不住心中的毛躁對她大吼:「不要跟我提寫稿。」然後掉頭就走。

小敏跟在身後追著我,我沒回頭,一路跑回她家門口,戴上安全帽、跨上車發動引擎,急速離開。

手機在口袋裡震動。我不知道我哪來的怒氣,一路狂飆,不顧平日那些過馬路會小心翼翼會有另一台車在每個路口衝出來撞死我,就這麼一路騎著。手機仍然不斷地震動著。

直到撞擊的聲音讓我失去意識。


之四

「喵~喵~」阿弟在耳邊叫著。我起身看牠。妹妹跟在牠身後,一前一後待在我的床前。

我摸摸褲子,沒有口袋。轉頭看書桌上,手機乖乖躺著。我拿起手機,看著時間:「17:05」,滑開手機,我打開LINE。小敏傳來訊息:

“剛去開會,現在才有空看。我看到妳的夜來香了!”

“我睡著了!”

起身跟著阿弟和阿妹來到飼料桶之前,我將牠們一左一右的拎在肩上,走到陽台的夜來香前:「阿姊跟你們說喔!這個花花香香,你們不要亂咬它,不然它長不出花花,就沒有香香了喔~」

兩貓沒什麼反應,喵喵叫著、掙扎著想從肩上跳下。牠們已不像我剛回家時的爆衝,各自找到舒服的位置和姿勢,眯起眼睛大睡。

回到房間點開Facebook的分頁,刪掉剛剛那句“幹,吃你媽啦!”

然後寫上:

“我已經交代他們兩個不准吃它了!”

關上Facebook,回到word檔,我開始打字。寫了一個男孩與夜來香的故事。

男孩帶著一株夜來香在他單車的後座上,騎著單車從家門的巷口到車站大廳。沿路上,耳機裡不斷地播著鄧麗君唱著的〈夜來香〉,而他也跟著大聲哼著。下車時他將夜來香打開,深深的呼吸著。

車站大廳裡,他蹲在夜來香前,安靜地看著花,拿出手機拍照,打開LINE,傳給另一個人。每個路過的人都盯著他看,每個盯著他看的眼光,都散發著一點竊竊的笑意,彷彿男孩多麼古怪地讓人發笑。

男孩沒有理會任何一個人,每天就這麼蹲著,直到腳麻起身,再把夜來香放在單車後座,再度大聲哼唱〈夜來香〉,騎車回家。

回到家後,男孩將夜來香擺在桌前的窗台,摘下耳機,讓〈夜來香〉的歌聲,在整個房中響起。直到天色微亮,他才靜靜地躺在床上,伴著〈夜來香〉入眠。

日復一日,男孩每天都這麼做,即使已經不是夜來香開花的季節。他仍舊帶著那個沒有花,只有枝幹、樹葉的夜來香,來到車站的大廳。

有天下午,男孩打開手機看到一則訊息,他沒有騎單車,也沒有帶上夜來香,拎著大包的行李,搭著公車、捷運,來到車站的售票窗口,買了一張單程車票。他靜靜地坐在大廳,等車。耳機裡沒有〈夜來香〉的歌聲,也沒有任何聲音。

他聽著身邊人的對話,盯著車站大廳的時間。手機傳來〈夜來香〉的來電鈴聲,他起身,飛快奔向月台。「對不起,借過,對不起,借過!」男孩不斷地大叫。直到他站在月台前的一株夜來香前,他落下淚,大哭、大笑。手中握著的車票越來越皺越來越皺。

“後來呢?”小敏LINE問我。

“都可以啊!”我回。

小敏:“他上了車嗎?”

我:“幹嘛一定要有什麼一定結局?”

小敏:“可是這樣好悲傷喔!”

我:“為什麼會覺得悲傷呢?”

小敏:“因為男孩好像會跳下月台被撞死耶!”

我:“死掉了不好嗎?(為什麼妳會這麼想?)”

小敏:“不好啊!我就不想要妳死掉!(因為妳是一個很悲傷的人啊!)”

我:“所以妳知道我天天都覺得我明天就會死掉嗎?”

小敏:“我知道啊!妳死掉我也會很悲傷!”

我:“可是我天天都活著好好的啊!哈哈哈!”

小敏:“對吼!妳真的天天都活的好好的耶!”

我:“妳要看我的夜來香嗎?”

我拍下夜來香花開的樣子給小敏。花開得很美很密,花也很香。當然,花也被阿弟和妹妹啃下幾片,我也拎起牠們再度跟叨唸著牠們:「不要咬花花,不然就沒有香香了喔!」

我關上LINE,打開Evernote,打字:

夜來香終於開花了,稿子也交了,
不過貼在Facebook上,每個人都在問,大哭大笑後呢?

也有人跟小敏的反應一樣問我:「他上車了嗎?」

心情好的時候,
我想男孩也許只是在等待一個人,那天,他也等到了。
只是偶爾聽見〈夜來香〉,還是會帶點激動和焦慮。

心情不好的時候,
我想男孩應該躺在滿是夜來香的花瓣裡火化了吧!
但我今天心情還算好喔!

今日願望:不要再寫稿寫到失眠和寫不出來了。

關上Evernote時,小敏傳來LINE:

“對了,為什麼妳的故事裡,這個主角不是女生呢?”

我微笑打著字:“因為喜歡妳的,是我心中的男孩啊!”

“那妳身體的女孩不喜歡我嗎?”打完這段話後,她又加了一個哭泣的表情。

我寫著:

“我身體的女孩喜歡那個喜歡我心中男孩的妳啊!”

我打開iPhone的〈夜來香〉,按下單首重複,站在陽台的夜來香前,聽著這首歌,一整夜!

〈夜來香〉
那南風吹來清涼 那夜鶯啼聲細唱
月下的花兒都入夢 只有那夜來香 吐露著芬芳
我愛這夜色茫茫 也愛這夜鶯歌唱
更愛那花一般的夢 擁抱著夜來香 聞這夜來香
夜來香我為妳歌唱 夜來香我為妳思量
啊~啊我為妳歌唱 我為妳思量


這是一個寫在20130325的故事。不小心在facebook裡找到了這則故事。在matters這一年多以來,看到有些人總是給自己很多的限制,很多的目標,很多好像做一件事要多少神聖預備動作的前奏,卻很容易半途而廢或者很容易感到困難連開始都不曾有過。

慘不忍睹,這篇小說。居然也有四千多字。即使要以現在的筆去改當年寫的字,我仍然不太知道怎麼下筆,索性也就不改了。

有些人天生有寫作的能力,有些人透過後天的努力而不斷提升自己書寫出更好的作品。當我們在討論誰要不要付錢買單讀一篇文章之前,創作者可能要花比較多的時間在「創作」,把「創作」當作生活、身體的一部分,特別是跟我一樣沒有寫作能力的人,唯有透過不間斷的創作,那創作才有可能在過程中精進一些。

每個人在文字平台寫作的目的不一樣,有些人是為了以文會友,有些人單純想寫點什麼,有些人想賺錢想被看見,有些人則是為了找到跟自己談得來彼此有共鳴但不一定需要一直緊密為友的關係。

什麼樣的書寫都好,只要你繼續專注自己所選的就好,旁的人不管怎麼說,那都是旁的人的事,太容易被影響的人,是不可能成為一個優秀的創作者的。

半夜貼文就是白天會很忙。半夜先貼貼。

圖:20091229 高雄衛武營 Canon EOS 450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