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影

這原先是寫給G的明信片上,寫上的故事。他說他需要一些故事,我便寫了一個,在恆春鎮上,那個晚上,我寫了大概二三十張的明信片,只有這張,讓我寫到淚水直流。那個夜晚,我喝著酒,我希望酒精可以釋放一些我的悲傷,讓我整個人癱軟,甚至醉了也沒有關係,看看這樣是不是可以放聲大哭。

但我,沒有!我只默默的掉了一些淚,大哭的情節始終沒有上演。而那個故事,總是隨著對他給我的記憶,一直重複重複著。我心疼他自己扛著所有的壓力,我心疼他用他美麗的字跡,寫著他對於這世界的虧欠,我甚至一度痛恨自己,沒有站在他面前,對他說:「我已足以負擔你的壓力,來吧!跟我說。」

這是一個很他媽的灑狗血的故事,它不是個電視或電影情節,它實實在在的,在我眼前。我父親(男人)的故事。

男人,離了婚,又再婚。他始終帶著愧咎,對他的前妻和孩子。年輕的時候,男人的孩子記得,父親最愛唱的歌是那首《榕樹下》,而離婚後,女人從友人那裡聽說,男人不論去哪裡都會開口唱著《思慕的人》。

那天,男人發生意外,住進加護病房,突如其來的意外,讓孩子跟男人的友人們碰了面。那些他們印象中的孩子,已長成跟他們一樣高,不再是孩子們那樣,是需要父親牽手過路的女孩了。

男人的友人帶來一個MP3,在男人病床頭不停不停的播放,那首歌是這樣唱的:

《思慕的人》 詞/葉俊麟 曲/洪一峰
我心內思慕的人 你怎樣離開阮的身邊
叫我為著你 暝日心稀微 深深思慕你
心愛的 緊返來 緊返來阮身邊
有看見思慕的人 站在阮夢中難分難離
引我對著你 更加心綿綿 茫茫過日子
心愛的 緊返來 緊返來阮身邊
好親像思慕的人 優美的歌聲擾亂阮耳
動我想著你 溫柔好情意 聲聲叫著你
心愛的 緊返來 緊返來阮身邊
沒有人知道,這首歌是他唱給前妻及一對女兒聽的。
而男人,再也沒有醒來。

MP3依舊不斷不斷的唱著,不斷不斷的傳來男人的歌聲,聲聲的唱著他的思念及虧歉。

《思慕的人》/洪榮宏

這篇文章是一個其實寫在明信片上了,我遲遲沒有PO,以為會很難過很難過的,但可能是照著明信片上的內容打字,沒有什麼想哭的感覺。接近父親的百日,我想著這首,想後來在他遺物裡,找到的那些我們想找的東西。我始終抗拒他離開的事實,一直一直!

P.S

圖為父親抱著他心愛的第一個孩子。我的姊姊。
高雄剛剛下過一場大雨。
爸,我好想你。(打這句時,居然哭了。馬的!)

換日線的話:你走得,太快太快,快到不能聽你唱這首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