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下標並不是因為感到「難看」,而是一種有點難以進入共鳴的只能旁觀,就像男人論起當兵這事,女性怎麼就是無法跟著嗨起來,只能甩甩頭走到一旁做著沒有人要做的家事、沒有人想看顧的孩子,留著男人們集體呼喊青春不再、人生就是這麼一連串垂敗的投降!(喔不!其實不是向什麼投降,而是認清事實再也不如年少想像的那樣抵達行雲流水的意氣風發!)

《大佛普拉斯》確實讓人在台灣電影裡看到很不一樣的敘事方式,但同樣的手法玩第二次,而且主題從眾生回到了自我,好像就差了一些什麼?讓人進不了故事,也出不了神,只得看著電影裡進入中年的男性們不斷地推演出讓觀影的男性群眾們齊嗨的高潮,再瞬間變成爛泥的癱軟!在阿堯的旁白中,在在地像是說著男人的中年就只能在那些夢想/幻想、權力、慾望的意識高潮中達到頂端,其餘任何事都進入不了中年男性的腦子!

還好,劉冠庭演出閉結這個僕實的角色,像是一種引子,讓人從他的角度觀看其他三人,如果要解讀成其他三個同學的樣態是閉結想像中的模樣也不為過:人總是需要登上一個位置好證明自己還有一點價值,但人怎麼好像怎麼努力卻什麼也不是,即使站在女神面前能滿足想像卻痛恨自己褻瀆自了青春而逃跑,最後才在那個平庸的自己身上,發現只要能好好地大聲表達、順暢的表達,就能一了人生的想望。

人生好像就是這樣,不論男女從青年到中年,總會有這麼一個時刻回頭觀望,會發現那些年少精心丈量規劃的時程表,從來沒有被實際且準確地執行著;那些倔強,那些執拗地想要完成的夢想,常常時不時地被現實一擊就不堪倒地,偶爾還會聽到自己的聲音在心裡鳴放著不甘心,卻怎麼也無能為力。若要說這部電影最精準的描述大概就是這樣的喊叫,中年男性的時不我予,除了話唬爛外,能夠保有的只剩一路相依的友情。

電影雖然置入了多位的女性,但多半都是為了襯出中年男性的無能為力,若從這個視角觀看,大概沒有任何一個女性的位置可以站進去感到共鳴,不過卻紮實地向青春年少做了個回應:不論你年少有過多少的理想和夢,到了一定的年歲,你還是得停下腳步想想自己,不是去想自己有多差勁,而是去想要不要就像閉結那樣專注地回到自己的生活。

非常喜歡納豆飾演的這個角色和他身上發生的故事:如果女神可以靠近,那麼信仰就從來不會毀滅;如果說夢想一定都能成真,就不用在幻想中得到高潮的呻吟。

但這部電影其實也沒有要講什麼太多、太深奧的哲理,更有可能的就是旁邊站著的那個女性說著:「莫擱玩牌(mài koh ī pâi-á)/不要再玩牌了」催促著男性們回家,繼續幻想著「明天會更好」!

電影也沒有不好看,笑點也都笑得出來,但是之於《大佛普拉斯》,真心要說這部片刻劃多少小人物的樣貌,可能也可以嘲諷一下:「男人從來就只會出一張嘴!」而女人真的還不需要進戲院看,身邊應該就滿多這樣唬爛三小的男性了!

《同學麥娜絲》(Classmates Minus)/2020
導演/編劇:黃信堯
演員: 鄭人碩、劉冠廷、納豆、施名帥、朱芷瑩、陳以文、潘慧如

圖片來源:甲上娛樂Faceboo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