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應該是聽小野麗莎慵懶的BOSSA NOVA音樂,然後加一瓶酒,昂首邁步在這個吹拂微風的夜晚。我只有在情緒到了某一個狀態,想會想要喝點小酒。今天,正是這個樣子的。啤酒加BOSSA NOVA等於一種催眠的狀態!催眠自己,快點遺忘某些不被歡迎的情緒。趁著求婚事務所還沒開演前,我聽著BOSSA NOVA+ICE黑色包裝的啤酒,記錄今天的心情。

一大早,我們家的網站掛了,網站進不去,大伙就只好找事做。我想起我以前管網站時的光景,就像《五月之戀》的阿磊一樣,根本就是二十四小時待命的,當我一早看見我們家網站掛掉時,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就好像是這種事不會出現在我那二十四小時待命的生活裡,所以感覺有一股驚奇(我以前的家,當然也有大規模的當掉過,不過都是因為流量太大導致當機。)

中午,第一次見面的S跑過來跟我說話,說他要丟一些東西給我做,我說好。只是我沒想到下午我幫忙做一些我該學而剛好有東西可以學的工作,S跑過來要我去聽他講一些工作內容。當時的我,腦子簡直要炸開,完全塞不進去其他的事。(人到了一個年紀不中用,明明以前很能一心二月的呀!)

於是,我在MSN暱稱上寫著:『誰有兩顆腦袋,一顆借給我,好不好?』S從他的視窗傳訊給我,他說:『知道自己快要瘋掉的,表示還有救。』我苦笑的傳了一句話給他:『我早就瘋了。』S更無厘頭回我:『你待久了,就知道這裡沒有幾個人是正常的。』我當下在心裡狂笑著:『我早就知道了!』

我這幾天像神經病,大多不是因為工作的原因,而是因為胡思亂想的蟲子在腦子裡胡亂跑。就好比方說,我最近常會想起去年的事,或是更早之前的事,然後把一堆跟現在毫無相關的東西往腦子裡塞,結果造成的就是睡不著這種窘境。隔天上班情緒自然不好!

我記得我去年認識M的時候,總是跟在他身邊,寸步不離。天曉得我是因為喜歡他,所以就這樣安靜的待著。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愛這樣子跟著他?很單純,那是我喜歡一個人的方式。那時候,我很容易就患得患失,見著了他,覺得一生美麗,見不著他,我就失魂落魄。後來當我發現我跟M根本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時,感覺好輕鬆,幾乎就可以跟他用很簡單的方式交流著。反正M知道,我一直都在,而我除了想要釐清跟M之間的情感那段時間外,是處在躲避的狀態,其他的我跟M就像莫逆之交,偶爾寫寫MAIL,很簡單卻不麻煩的交會著。

S。除了Y之外,又是一個讓我覺得有趣的人。MSN上有人傳訊息問我:你會不會怕S?當然不會呀!若要讓我選,我選擇怕Y比較多。Y太不茍言笑了。不茍言笑到你不知道他下一秒鐘會做什麼反應,所以會害怕。人嘛!本來就是怕未知的東西,已知的東西,沒什麼好害怕的。至於S,我不害怕的他的原因,很單純的是因為我感覺不到他的沈默,況且某甲說S今天心情還不賴,S說要教我很多事,我沒理由怕他!

我覺得沈默的人,多是心上背很多……負擔吧!就像我,沈默的時候,大概沒人敢來惹我。所以我的新同事說我很活潑,我會覺得那是因為我不要把自己心上的重量加在別人身上!M就是一個心裡壓很多重量的人。不過當時我並不怕M,因為我知道他不會回頭對我咆哮,或許是因為我對他有所了解吧!

今天午後,MSN上的我顯得有點安靜,接近六點,學妹傳訊來差點沒有被我罵到臭頭。原因是因為我頭快炸開了,我已經沒空理她了,她還一直扣我。這也沒什麼,我不回覆,單純的是因為我不知道我下一秒會不會冒出不堪入目的話,所以我叫她別惹我!

我覺得,我神經病真的犯了。不是工作,跟工作完全無關。是因為我已經連續四五天沒有睡好!沒有睡好連帶著心悸,又連帶著連腸胃不舒服。我久違的心悸藥和胃藥,今天又一塊兒到我的胃裡報到!沒啥。其實我知道是胡思亂想的結果。希望今晚微醉的我,能好夢一夜!

P.S
今天求婚第五案完結篇。我明天會帶耳機去上班。
有很多情緒,我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拋掉了!今天以後,一切平靜!
^_____^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