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篇從《做工的人》講起文字改編這事,也跟最近新認識的舞台劇編導聊起台灣劇本的薄弱,以及編劇在戲劇界的處境,她問我:「你知道編劇在台灣很沒有地位嗎?」我說我知道。「編劇專業不受尊重」也還真不是現在才有的事!

原創劇本如果賣得不好或是被說很難看,多半就也沒啥人有興趣去討論,但如果發生在改編劇本上呢?那編劇要負的責任可就大了。原著如果本身賣座,劇本不好就一目了然,而其中來自四面八方對劇本的指手劃腳又加上出資方、預算、時間、演員檔期……種種種種因素,最後很有可能都是歸到:「那什麼爛劇本。」變成編劇要扛最後的責任。

但,台灣,真的有很認真想要栽培優秀的編劇和小說家嗎?

回頭來看《路》的改編,四條線要在三集的劇集走完不是容易的事,主幹依附在「高鐵」這個主軸上,倒是表現得不錯,至少把台灣高鐵的脈絡清楚的交代一番,就連還沒有台北101的信義區的場景也沒有做得太差。(台灣電影很多CG做得很差,可能是沒錢。苦笑!)

吉田修一的原著我沒有讀,但把原著拿出來看,四條主線都有被提到,劇情的節奏也還算掌握得宜,沒有哪裡特別不連貫或趕著結束的瑕疵,就是集數短了些,幾段旁枝都很蜻蜓點水的點到為只,也真的就變成台灣高鐵的觀光宣傳片!

但從《路~台灣Express~》來看日本編劇的舖陳,雖然四平八穩了無新意,卻幾乎沒有出現讓人摸不著頭緒想要按下暫停或快轉的念頭,連情緒的掌控都算是精準完成。若真說有哪一段可以被拿掉的,大概就是最後一集安西和yuki的那場情感戲可以完全拿掉,這可能是這部電視劇最多餘的一場,不知道在劇本中是不是有其他場的對手戲在剪接後被拿掉了?

如果說《做工的人》是因為劇本的比重前後不平均可惜了這個從短篇文字改編的故事,那《路~台灣Express~》這部吉田修一的改編則是故事太大擠在短短180分+的時間,可惜他這部厚實的作品。

台灣真的要做文字改編成影視,多半還是得回頭去看台灣的文字作品:文字改編成戲劇,真的那麼容易嗎?或者說,能大賣的文字作品,真的適合改寫成戲劇嗎?而有好的文字作品,有夠好的編劇或者夠尊重專業編劇的資方嗎?

當台灣的文字創作者,除了寫作出書外,要畫一塊大餅給這些作品改編成戲劇的機會,可能還是得思考一下文字創作和戲劇語言的差異,以及小說家和劇作家的培植。

有些故事可以樸實的把它說好、演完,就不用用太多天馬行空的特效、動畫完成;有些故事需要從短短的散文去延伸成數集的連續劇,就得把故事的架構重新建置起,連同田調、訪視都要再做得精細一些;有些故事旁枝太多,那就得更仔細地去蕪存菁留或刪去些什麼!

當文字轉換成影像時,場景不會那麼單純,沒寫到的就由讀者想像,你甚或一個細節都有可能是那個景的破綻或者連不上戲的氣氛。文字進入戲劇後的對話、過場、情緒、表情,都不像文字那樣很簡單的用個形容詞、一個段落就可以帶過,若是沒能有一個能夠掌握節奏的好劇本,那麼再好的文字作品,最後都很容易草草了事:反正版權賣掉了,改編也完成了,那樣就好了!

有意思的是,台灣現在朝文字改編(任何作品)這個方向去走,但對編劇專業的尊重和培養還是弱到爆炸。更有意思的是,台灣總是會停留在那種:「別人成功了我也一定能成功的複製輪迴裡」,就是很少人想要讓它向下紮根,讓好的編劇能有更多的資源、更好的環境去寫更好的戲;讓好的文字創作者不要只是寫「自己生命裡發生的事」,而是去延伸更多更好更多元的創作類型!

《路》的改編,可以看到還算實在的編劇功力(不愧是《篤姬》的編劇),演員也算挑得還行。炎亞綸不說中文的時候讓人算是眼睛一亮!林美秀開場的妝不夠好,場也開得有點弱,但進入正題後就算是非常流暢一直到結束,也算是記憶了一段台灣小小的故事,交代台灣高鐵從無到有的歷程!

《路~台灣Express~》路(ルウ)~台湾エクスプレス~ 2020
原作:吉田修一
導演:松浦善之助 編劇:田淵久美子
演員:波瑠、炎亞綸

公視《路~台灣Express~》
圖片來源:《路~台灣Express~》NHK官方網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