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星期前,生活譜記的總編與我聯絡,說是看了我在讚賞公民社團裡分享的文章想請我去跟生活譜記的創作者分享一些創作的經驗,以及自媒體經營的細節。對於「工作」的邀約,我通常來者不拒,表現得好也許會有下一次合作機會,表現得不好也會有一點經驗讓自己去思考「自己適合什麼、不適合什麼!」

說是去「分享經驗」還不如說是訓練自己上台說話的技巧,以及面對人展現自己的自信。要能把平日文字書寫的部分拿出來用嘴上說,比起寫出來還不容易,特別是說一些連自己都沒有十足把握是「可以成為別人參考值的內容。」

說起「創作」,我總認為日日書寫的日常並不足以稱上是創作、寫作,沒有一點層次、沒有一點水準、沒有一點成績,要站在人前表現自己看起來非常有自信的那一面,還是需要十足的勇氣和無比的勇氣。大概是性格裡我特別喜歡嘗試,尤其是挑戰自己沒有做過的事和所有不同的情境、場合,當然內容上要是自己想要駕馭的、感興趣的!

每一次和人談起「書寫」(創作、寫作)這事,常常都會變成一種「面向自我」的討論。說著說著都像在講「心靈成長」的課程,並且往往都要先從「鼓勵」那些「想要書寫但沒有自信」的內在開始加油打氣起!偶爾還得揶揄自己說:「其實我也上不了檯面啊!就寫嘛!管他有沒有人要看,不寫怎麼知道自己是好是壞呢?」

並不是「特別對自己有自信」,或者更悲觀的說法是「反正也不會有什麼好成就的人生,何不想做什麼就去做呢?/反正再差也就這樣了,不怎麼樣就不怎麼樣吧!」大概是憑藉著這樣的體認就自在的完成了自己想做的任何事吧!包括上台說著不是什麼太特別的平凡人生。

也不知道自己上台表現得如何?不知道有沒有稍微給誰一點點創作路上的力氣?或者有沒有什麼可以足以供人參考的經驗?

席間有幾個問題容我用文字再回答一次:

書寫家人

書寫家人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特別是寫到內心裡最糾結、矛盾衝突的部分,一方面需要如實呈現自己的情緒,一方面必須收斂文字裡的尖銳是不是有可能在某一瞬間刺傷了彼此。我也不知道哪來的自信,相信我的家人會明白我只是就一個記錄的角度把所有的細節透過文字留下彼此生活的軌跡!那是要有極大對彼此的信任才有可能這樣書寫的可能。

書寫家人/親近的人很難,也很容易碰觸自己平日外表的武裝。需要不斷地自我拉扯和自我練習。起初會很難受,但慢慢地會從畫寫的過程記錄彼此的情緒和心境上的轉換,經過時間的累積會越來越渴望且迫切的將它們留在自己的文字裡!

有很多事,留給時間。很多時候,時間會告訴你那些你曾經做過的事,擁有什麼意義!

出版是夕陽產業嗎?

我始終相信「紙本書」不會消失,「閱讀」會以任何形式存在!我的確對於出版業有那種「恨鐵不成鋼」的心情,我也相信「文字傳播」、「紙本書」的黑暗期還沒到谷底。但總是,不論是熱愛的、身在其中的、對它們有所期許的,還是得多做一點努力,能多做一些什麼就去做一些什麼!

紙本書絕對不會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出版專業」也永遠是書本的必須。只是我們還信仰文字和「紙本書」的人,還有什麼最後的努力能放手一搏?我不知道。但我相信一件事:沒有使出渾身解數前,都不要用沮喪包圍自己!

感謝所有的文字創作者來聽我唬爛XDDDDDD。一點經驗不足為道,希望無論如何可以鼓勵每一個想書寫、創作的人起身去做那些心裡想很久想做的事!在死去或世界毀滅之前,給自己一點機會,去創造自己想說的故事!

創作嘛!管他誰瞧不瞧得起你!你要相信你自己!

圖:

天殺的來台北要連續五天每天講八小時以上的話,我快虛脫了!只好喝點酒放鬆一下。還有兩天要講。哈哈哈。我愛我的朋友們!好吧我有病我想要每天都有發文XDDDDDD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