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舊的舊作。(請看最後的註解)

二○一九年,夏末的深夜,屋外高達三十度的溫度,讓沈睡的夜加入焦躁的氣味。我平躺在冰床上,望著投影機在牆上撥放的電影,恍惚的等待睡蟲來臨,我不知道在床上躺了多久,才正伸手要將床邊的燈光按熄,屋外零星的光點,卻在那剎相約般的同時熄滅!我在隱約感受著原來明亮的房裡瞬間轉變的黑暗。伸手在小桌上觸碰,用手機螢幕的燈光讓房裡充滿一點亮光。

手機顯示的日期「2019/09/21」。

「又是二十一日。」我在心裡滴咕著。

半年來的每個月二十一號凌晨,我居住的科學社區都會沒來由的停電。剛開始只是短暫的五分鐘,慢慢的變成十分鐘、三十分鐘、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一直往上累加。已經連續半年,媒體爭相報導,電力公司的人來了十幾趟還是找不到原因,還被媒體痛批惡習不改。而事實上,就我們這些住在科學社區的人所了解,應該不單純是電力公司的問題。

我從床邊拿起衣褲穿上,一邊走到客廳的落地窗前。

「碰!碰!碰!」夜半的門外,一陣聲響。我不急不緩用手機微落的燈光,走向門去。

非信在門外叫著:「阿誠快出來,不要睡了,你起來看看,快點……」

我揉著眼打開門,看著門外一片漆黑。

「你幹嘛大呼小叫的,三更半夜會吵到別人,小心隔壁的人又衝出來說要去管委那裡告你大聲吵鬧。」我順手用手指在門邊感應器上晃了一下,試圖要打開走廊上的燈,已經忘了剛才才剛停電的事。

非信指向走廊右側的那片看往市中心街道的鋼混玻璃,月光微微射進的走廊,「你看,全世界都停電了,一點光也沒有!」

「喔!這次停得比較嚴重喔?」我看不清楚非信臉上的表情,可能是半年來停電的次數讓我已經麻木,不知道該有什麼樣的情緒反應!

「你不覺得這像恐怖行動嗎?先是我們社區裡停電,現在是整個台北市,也不知道其他縣市,有沒有跟我們一樣?」非信叨叨的唸個不停,在和他走到混鋼玻璃前,我終於在月光下看見他有點驚恐的表情!

我雙手貼在鋼混玻璃上,整個臉像是要穿透鋼混玻璃,看著街道上的一切,不只我們住的「科學社區」,就連幾公里外每天不停播放的廣告看板,都在黑夜裡消失。

更別說是離我們較近,眼前這幾百公尺內的景象。除了房前的高架橋上零星的車子大燈之外,液晶式紅綠燈、商城看板,甚至連向來燈火通明的醫院外牆,也沒有一絲光線。台北這個城市,僅剩下月亮的餘光照射著。

我試著從手機裡撥出的號碼,全都是無法接通的「嘟嘟聲」,連轉入語音信箱或是手機沒有回應的語音都沒有。我將手機調整到線上廣播,也毫無訊息,甚至調到平時清晰可見的無線電視台,一樣也都沒有反應。

我轉身拉住非信,「月亮好亮喔!好久沒有這樣,看到晚上只有月光的時候。」

非信甩開我的手,「你不覺得像世界末日嗎?好像有什麼事要發生一樣。」

我靠著鋼混玻璃坐下。「世界末日?沒那麼嚴重啦!」我拉著非信的衣角,「坐啊!難得可以看到月亮耶!」

「算了,你自己好好看月亮吧!我要回去了。」沒了電腦的非信,連僅有的一點耐心也都失去了,或許這一刻,對他來說如果能夠選擇在網路上看月亮,會比坐在這裡看月光照亮這一片城市的黑,要來得有趣吧!

「Shin!」

「幹嘛?」非信轉頭看我。

「我半年沒看到你了耶!住得那麼近,居然半年多沒碰面了。我記得上次你來找我,是社區第一次停電那天,要不是因為網路掛了,我看我這輩子只能在電腦前看你而已!」

「那天我好不容易跟我老媽連上視訊,沒一下子就停電,搞得我媽猛打電話給我,以為我發生什麼事,我安撫她半天,等電力恢復,她看到我沒事才肯掛上電話。」非信終於停下腳步,轉身對著我坐了下來。

「你媽學會弄視訊啦!」

「對啊!總不能要我三天兩頭就回家吧!她住新和耶!回去要十分鐘,我家什麼都沒有,連電腦都是最爛的P4,現在誰還用那個啊?我想到就懶得回去,再說,現在視訊方便的很。」

非信向來是那種只肯在電腦上和人交談的人,甚至連家人也不例外。他總覺得「反正一切有電腦嘛!電腦拉近了整個世界,縮短每個人交流的時間。」我記得之前想找他一起去找一些老朋友時,他總說:「出去幹嘛啊!用電腦找人、視訊又方便,不是很好嗎?」

「Shin,新和離我們又不遠,回去看看你媽嘛!十分鐘而已啊!哪像我,我家的人全搬到南部去,就算我想去找他們,也還要花一兩個小時耶!」

二○一三年,原來的台北縣市合併案,遲遲沒有結果,反倒是雙新雙和(包括新莊、新店、中和、永和),在前台北縣議員、現任新和市市長的積極爭取,成為北部的另一個大城市。而貫穿台灣南北的高鐵,也一直拖到二○一二年才完全通車。原來的航空公司,因為高鐵的完工,在短短的三年內呈現大幅度的虧損,加上原先離島的班機也被跨海大橋所取代,國內的航班就只剩下一般旅遊景點的班次。

這場電力的浩劫,正如非信所說的,沒有太快的結束,持續不斷出現新的意外。就在我和非信站在玻璃前看著一片黑的台北城,十六樓外的快速道路上,突然發出一陣猛烈的劇響,幾輛號稱有五子棋外觀的小碟車,因為光線不夠,造成追撞引燃大火,雖然小碟車有最新的灑水設備及防火裝置,但是深夜的車速過快,加上現在的駕駛習慣使用自動導航及自動駕駛的功能,使得遇上突發的停電,自動導航的功能完全喪失,大家來不及閃避,只能一一追撞!

我拿起手機撥打119,一樣還是「嘟嘟」聲不斷,社區內十六樓以上的住戶,也被這一幕驚醒,紛紛跑至大樓靠近高速道的鋼混玻璃前,看著小碟車成了一顆顆燒焦的棋子!還好,此刻終於有醫院的醫療車開上高速道上,將受傷的人全數帶往醫療車上治療。

醫療車駛離後,遠處醫院外牆上的燈光,一排排的亮起,將原本只有月光的走廊照得更明亮了。停電一直維持了兩三天後,相關緊急的大樓、社區、行政區域,或是醫院、通訊台,陸續恢復電力。藉著通訊台從手機傳來的電子報,才知道原來是一隻頑強的電腦病毒「Our hesrts!」,阻隔了所有以電力為主的設備,而且目標並不單純,似乎要癱垮所有人與人之間的媒介,特別是網路連線。不只台北,全世界也接二連三傳出電力中斷的消息。唯獨一些未完成全面E化的小城鎮能免去這場災難。

「喂!」非信又從他離我五十公尺外的房間打電話給我,「阿誠,你在幹嘛?這幾天不用上班,電腦不能用,又不能看節目,快無聊死了!」

「我在寫信!」我放下手邊的筆,坐在書桌旁開始準備應付非信這幾天常態性的無聊。

「你不是看書,就是寫信,不能找別的事做喔?」非信頓了一下,提高音量問我:「寫信?你可以上網喔?還能寫信?」

「用手寫啦!反正閒來無事,就寫信給老朋友啊!」我看著自己一排排歪七扭八的字跡,再看看電腦旁一堆被我列印下來的E-MAIL郵件,不禁覺得諷刺,原來沒有電,電腦不過是一個裝飾用的家電用品;原來沒有網路,我們的生活就不再是那種二十幾年前所稱的「地球村」。

「我這幾天都找不到我弟耶!」非信打斷我神遊的思緒。

「這很正常啊!你們不是除了網路之外,平常也很少聯絡嗎?現在網路斷了,你要找他不是也很難?」看著窗外那片夕陽,走到窗台邊,我問非信:「現在沒有了網路就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斷了聯絡,如果一直無法恢復,不知道世界會變什麼樣?」

「我不知道世界會變什麼樣!我只知道現在很無聊啦!最起碼找到我老弟,可以知道這病毒是怎麼回事。別忘了他可是網際網路研究高級專員!病毒的事,應該多少知道吧!」

我聽著非信濤濤不絕的說著,看著眼前的夕陽被附近大樓擋去一半!即將入秋的時節,太陽沒有那麼刺眼,就連滑入地面前,看起來也還是那麼溫和,為不明朗的一切帶著一點光亮。

「Shin,我想出去玩!」太陽滑入地面後,我對著手機那頭的非信說。

「去玩?」非信再度提高他的音量,「你怎麼去啊?車也沒電啊!」

「我只是想出去走走而已,平常都窩在家裡,出去動一動也沒關係,再說現在也沒啥事可以做,不是?」

非信不語。出門對他來說應該是極度焦慮的事,我還記得他告訴我,好像除了鍵盤敲出的字才能跟別人說話,現在的他,很難會面對人開口說話。那天。我們沒有上山,我和非信站在頂樓,看著天上的星光點點。

「這幾天,我們要不要乾脆找其他的老朋友聚聚,你覺得怎樣?」

「大家現在也沒辦法上線,要怎麼約?」非信問我。

「打電話不就好了嗎?」我拿起手機,開始撥打手機裡那些看似熟悉,卻始終未曾撥打的電話號碼。

我一邊打電話,一邊跟非信說著電話那頭的誰,現在做什麼事,誰結婚了,誰出國了……他看著我撥打著電話,突然跟我說起大學畢業那天的我們這群好同學在他家屋頂聊天的事。

「那天我弟也在,對吧?」

「嗯!你不是還為了要搬離家的事,跟他吵了一架?不是?」

「是啊!從那天起他除了上網之外,就不再跟我用其他方式聯絡。我只是覺得一個人住比較多時間,反正有電腦嘛!大家要見面,在電腦上也可以互相關心,不是嗎?再說,我平日也會寄E-MAIL去關心別人啊!」非信將背倚著牆坐下,「這樣,真的不好嗎?」他突然像個小孩子一樣,問我。

「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好,只是你不覺得,人跟人之間,為什麼總要用機器去溝通、用機器去關心別人呢?我們不是應該像現在一樣,偶爾坐在頂樓吹吹風、聊聊天的嗎?」我的話還沒講完,高架道對面那棟大樓的電視牆突然亮起來。

「終於輪到我們這一區啦!」非信興奮的朝電視牆的光源喊著。我們看著電視牆上四個新聞頻道輪播著各地停電的狀態。

「根據網路警察表示,涉嫌散發電腦病毒『Our hearts!』的電腦駭客,是三十歲暱稱為『電腦頑童』的男子所為,目前網路警察局正在比對所有暱稱為『電腦頑童』的高級駭客,所到之處都會留下一段文字:『Our hearts 不要讓心,距離遙遠』,網路警察特別將該名男子在網路上留下一張側臉的照片,公布在電視及各大電子報上,請名眾幫忙指認……」

非信和我看到這段新聞報導時,互看對方一眼,他拿起手機,準備撥打電話。

「你要打給非羽?」我問。

「不打給他,打給誰?『電腦頑童』這個暱稱,他用了很多年,再說他是因為職務的關係,偶爾駭別人的網站不會被抓,但全球高級駭客名單裡,一定有他……」非信一邊跟我說話,一邊撥打電話。只是,電話一直沒被接通,不再是之前的「嘟嘟」聲,而是轉入語音信箱。只見非信在語音信箱用力的說著:「我‧是‧你‧哥‧速‧回‧電!」

從頂樓下樓後,大樓的電力也恢復了。明知道停電的這幾天,不會有人寄信給我,我還是習慣性的打開電腦,準備上網。MSN的那端,非信傳來一個訊息:「真的是非羽。」

我打了一個問號回傳過去。

「Shin正傳送一個文件『媽媽病了!』請阿誠接收。」我看著非信傳來的文件,按下「接收」。

Shin:
媽媽病了!她不讓我告訴你。
她說,怕你擔心、怕你太忙沒有空,
上次,她弄視訊,是我把電腦帶去醫院給她的。
她說,這樣子你就會看到她,就知道她好不好了!
有空回家看看媽媽,我把她接回家裡,不讓她面對冰冷的機器,
只是她好像漸漸的快要忘記你,一直說你不要她了,
有空的時候,回來,好嗎?

這半年來,每個月的二十一日,我都在試驗這隻「Our hesrts!」
只是想知道,如果這世界沒有了電、少了網路,
人會不會記起,自己還剩下什麼?

不用多久,我就會被查到了,
記得在我不在的時候,回家陪陪媽媽。

非羽

我看完非羽的信,正要傳訊給非信時,非信的MSN顯示為離線。

「Shin,你怎麼離線了?」我走到他的門外問他。

他抓了一件外套,將我推出門外,「我要回家!」

「回家?怎麼回家?現在電力還沒完全恢復,車子也剛剛才開始充電,你怎麼回家?」這是我第一次從非信口中那麼堅定的聽見『回家』這兩個字。只是電力尚未完全恢復之際,這樣的一片黑,對於幾乎不出門的非信來說,應該是一大挑戰。

「沒有車,我也要走回家。」非信賭氣的說。

「她生病,幹嘛不跟我說?為什麼怕我擔心,為什麼什麼都不告訴我,我雖然怕人吵,雖然都覺得有電腦就好,可是,她生病了怎麼都不告訴我?」

我走回房裡,也拿了一件外套,順手找了一枝手電筒,「我跟你一起回家。」

「阿誠,你知道非羽為什麼要選二十一日嗎?」跟非信回新和的路上,非信問我。

「應該知道吧!」

其實,我不完全確定非羽選二十一日的目的。

「九二一,是不是二十一日?」

我點點頭。

「你記不記得那天我們一群人坐在教室外面的時候,非羽沒有去上學,也跟著我們?」

我又點了一次頭。

「那天,他跟我說:『哥,不管地震有多可怕,我和你還有爸爸、媽媽,都要永遠在一起喔!』那時候,我還笑著跟他說:『這是一定要的啦!』可是大學畢業那年,我居然為了要搬出家裡,跟他大吵一架,還罵他:『你這個不懂電腦方便的笨蛋。』」

我們摸黑走回非信的家裡同時,剛好跟網路警察和非羽擦身而過。非羽和非信輕擁了一下,就被網路警察分開,而非信的媽媽喃喃說著:「不要抓他,他是個乖孩子,阿信不要我,都是小羽陪我……」

手機的電子報傳來:「『電腦頑童』主動向網路警察自首,目前初步了解他製造「Our hesrts!」的原因,只是為了讓不常回家的哥哥主動回家探視日前罹患老年痴呆的母親……」我看著非信,沒告訴他這則消息。

隔天,因為「Our hesrts!」這隻電腦病毒而引發的停電區域,一一的復電,各大的頭條新聞,全是「電腦頑童」自首的消息,還有一封署名「電腦頑童」寫給社會大眾的信:

科技發達後,世界因為網際網路的串連,讓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縮小,
只是,我們都不知道,心與心的距離,卻越來越遠,
也許,你會認為寄個E-MAIL能快速傳遞你的心情,或是你想說的話,
但終究,我們都是對著機器說話的人群,
如果有一天,這些機器都消失了,我們還能夠聯繫彼此嗎?
會不會有一天,當時代走到最前端的時候,
我們都忘記,原來心裡最重要的,是人類的情感,而不是靠著機器的交會!
我企圖切斷所有人類最便利的聯繫的管道,
只想告訴你們,不要忘記,心和心最近的距離,
不是網路,而是當你與人擁抱的時候!

「電腦頑童」(Our hearts 不要讓心,距離遙遠)

不久,非羽因為出自於善意,加上他陸續解開「Our hesrts!」讓各地的電力恢復,在網路警察局裡,做反駭客入侵的工作;非信也將父母接回「科學社區」一起住。

十月二十一日,我和非信還有幾個老同學一起到出門聚會,夜晚,我們一起坐在頂樓看聊著從前的日子,也聊著我們彼此的生活。那天許多人像我們一樣,跟三五好友或是全家走出家門;也有更多人加入了非信發起的電腦關機運動……

(完)

補註:
這約莫是五、六年前的舊作了。一直刪刪改改,沒PO出來過。有參加過文學比賽,但沒上過。(因為寫得很爛XD)不是個成熟的作品,但就反應當時自己討厭網路的生活。而又,其實我是個重度的網路使用者,這才真是弔詭。不論如何,就是PO出來了,寫的不好,情緒舖陳也不夠細膩,非常稚嫰的文章(現在也沒好到哪去XD)

最神奇的是,時隔五、六年,我對網路的存在,有了另一種想法。或許改天再聊!(我想你們讀完這五六千字也累了,剩的改天說)

P.S
圖是前天睡前畫的,本來要看張惠菁的書XD
今日高雄天就不美了,但仍舊炙熱!

換日線的話:我們的心啊!好像在網路世界裡,忽遠忽近的。也不算件壞事!

4 Thoughts on “Our hesrts!

  1. 換丫線 on 2008/04/23 at 23:39:02 said:

    丹尼:
    我問過好多人說。
    正確拼法為何?

    大感謝

  2. dannyboy on 2008/04/23 at 21:44:43 said:

    ㄚ線:

    小聲問
    你這篇文章的英文字拼錯了,是故意的嗎?

  3. sunline on 2008/04/12 at 12:44:59 said:

    有,你有看過!
    它都寫了五六年了,
    你沒看過就怪了XD

  4. 月光‧喬 on 2008/04/10 at 19:52:44 said:

    線~ 這篇我怎麼好像有點模糊印象有看過??
    是不是妳之前曾給我看過呀??? 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