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Y,

前幾日網友間傳來一位不算熟識但知道也曾經有交集的網友X在網上留的一段文,我們沒有任何人知道,身陷情緒風暴的X近況如何?我們也不知道究竟該怎麼找到他?能給他一點溫暖,即使是那樣陌生如我們,像是如同我之於妳的陌生一樣。

半年前的那個深夜,我只是因為工作上的事想跟妳說聲:「沒關係的!」不料妳竟打來電話跟我說了許多妳的心情。之於我,妳是網路上熟悉的存在,卻是我生活中陌生的交集,除了曾有的工作往來和我對妳的仰慕表達外,我們沒有過多有交情的談話、往來。可能是我有比一般人敏銳的情緒反應,也有與妳某部分相同的頻率,妳竟讓我陪妳這樣聊著好長好久的電話。

妳那深陷黑暗的情緒,從酒精裡散發出狂暴的低鳴,妳不是狂吼,而是不斷地忍著眼淚,說著妳的壓力、妳的委屈、妳的恐懼;妳那膽小害怕又欲裝強悍的表情,以聲音傳遞到我的耳邊,我無數次說著:「Y,妳哭出來沒關係,妳哭,放聲大哭沒有關係的。」

妳沒有放聲大哭,低低啜泣。妳的音調頻率時而快、時而慢,說話的內容時而有邏輯卻經常性地跳躍。每當妳的語句和情緒開始又進入黑暗的迴圈裡,我便打斷妳說:「來,我們換個想法,妳停一停,我跟妳說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妳停下來了,有幾次妳真的停下來聽我說話,聽我用妳沒有想過的角度去看事情的其他的樣貌。

但妳心底巨大的悲傷及黑暗、超出壓力負荷的負擔及重量,也像是強壓在我身上一樣,喘不過氣。我深怕掛上電話後,妳真的離這個世界而去,我不斷地一再向電話那頭的妳確認妳那一晚過得了那種襲上心頭的憂鬱和遠離世界的念頭,一來一回間終於我們都耗盡體力。

「去睡吧!」我說。「好。」妳說。

我發了訊息,要妳起床後給我個訊息。我真的真的害怕妳掛上電話就離開這個世界,我慌忙地沒睡多久就起身坐在電腦前,想消化妳那一整晚給我的,妳的情緒。

那時的我不像現在,我也一直身陷在非常混亂的情緒裡。許多沒有掌握精準的情緒,也一股腦地向妳投擲而去,忘記前一晚妳也努力對抗著自身,幾近將毀的自己。最後讓妳對我撤底武裝起。

隔天我打電話找了妳的家人,我深怕一個人的妳的深夜,會不會再掉近萬惡的黑暗深淵?能不能有誰可以陪著妳,陪著不再信任我的妳。

親愛的Y,半年過去了。想起要回顧這一年,我的確是非常掛念著妳。不為其他那些我跟妳解釋不清的任何,而是那個夜晚,將自己交給我的妳,一直讓我憂心掛念:

這麼美好的妳、這麼溫暖的妳、這麼照顧其他人的妳、這麼替人設想的妳、這麼這麼這麼這麼努力用心做好每一件事的妳,可不可以稍微停下腳步,卸下自己身上替自己綑綁的繩索,讓妳親近的人(妳願意親近的人)擁抱妳?能不能夠,給他們一點擁抱妳的機會,讓妳感受到妳值得其他人多花一點力氣陪伴妳。

半年來我時而看著妳的近況,給妳寫寫email。看著妳文字裡一點點一點點一點點,讓自己慢慢地鬆綁,我亦從我自己的情緒裡漸漸撥開迷霧,但卻再也回不去任何一刻曾懷有與妳會成為莫逆之交的心情。

親愛的Y,這一年妳要謝謝妳自己。不論旁邊有多少陪伴妳、愛妳、讓妳感到溫暖的人,妳都要好好地謝謝妳自己。是因為妳給了自己勇敢,讓自己願意從谷底裡探出頭來,別人才能伸出將妳打撈出來,妳要謝謝妳自己,如果沒有妳想要給自己一點機會,其他人只能在一旁乾著急。

2019年已在倒數,無數的話已在這半年間說完。未來我們彼此會是怎樣,我沒有想過太多的交集。但我必須如過往在妳身邊,用最誠摯的心跟妳說:

妳!要好好的喔!要好好的照顧自己、愛自己、相信自己。

這大概是我成為溫暖的人,能夠做的,最好的事情。

也許。有機會。我們還有機會碰面。別忘記一根菸的約定。

20191223
高雄。新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