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高雄生活後,有一個工作是書店。老闆看我在小小書房的經驗,便問我願不願意幫他的忙掌管書店?我正想逃離那時像實驗鼠被逼到絕境縮瑟在牆角的窘迫。我說好。

這個書店有租借的服務,有點像漫畫店,但借閱的一般書籍。從文史哲、心靈勵志、理財規劃,一般書店裡應該有什麼書,它就有什麼書。因為會被借閱,也便擔心起書籍的折損率,「包書」這事,也就成為一種新書進店後,重要的儀式。

就好像宰好的豬隻,在被拆解以後,分區分塊的放置在保麗龍盒上,再用保鮮膜包起,還得貼上合格標章,除此之外,再按公克數去算出價錢,貼上標價後,才能華麗登場。這些書也是如此,只不過,它們是被保護的,也不用貼上價格標,它們有ISBN條碼,建檔以後經過掃瞄就會有價格可以結帳。頂多就是貼個有時漂亮、有簡陋的折扣貼紙。有時撕不下來還會成為回頭書,再也無法有79折的高價。

我便在這裡學得包書的技巧。在那以前我總是看著誠品那些展示的書籍,究竟是如何套上或者霧面、或者透明的塑膠布,好讓讀者隨意的翻閱,拽在手上就是特別有質感似的。

包書得先找到賣書皮的賣家。表嫂是開漫畫租書店的,早先我都請她幫我進些書皮,有一般漫畫尺寸的透明書皮,我又上網找來誠品包雜誌用的霧面書皮。有幾年我立志將所有買回家的書,都套上一層皮,甚至還想望有天自己開個借書店,就租借自己喜歡的書。

後來跟表嫂也不常往來,不好意思再請她購入,加上後來工作忙碌,別說包書,連看書、買書的時間都沒有。直至工作越來越少,才又開始將這儀式拿出來執行。

書皮買來以後,要裁得比全書封再小一點點(全書封是專業術語,就是書封、書底、書背、兩側折進書內的折口的大小)先將一側黏住,再稍稍用點力拉到另一側黏貼。此時書的上下形成兩個ㄇ字型,接著將靠書外側的部分切去斜角,再將折入扣口的多餘的部分切去,靠書背的部分再以斜角切去,最後再將其折入黏貼。同一個步驟要做四遍,要注意的是,靠書背的斜角要考慮裝釘的部分,不可以太切齊,否則折起時無法完全收邊。最後才是將書背兩端多餘的部分給裁去。就是一本有著自己合身衣服的書籍了(啊!這些步驟用寫的,實在太難被理解了。)

後來我只包我喜歡的書,或者拿掉書腰就壞了原來設計的書,再不然就是整體設計、用紙很好的書。其餘的看完就可以丟掉、書腰太醜結合起來不搭的書,也就不包了。

偏這年代書腰早就成為書封設計的一環,連我做設計的時候都必須考量在有書腰的前題下,書封上的文字、圖案怎麼走會好一點?最後好像沒有一本不需要包的。

有時也懶沒空,就拿起來看看讀讀,把書腰當作書籤,就不那麼計較那書腰在那裡左晃右晃是不是特別干擾了。

包書是門學問。但也不知道究竟為什麼這麼寶貝這些書。或許就是一種做書人的心情。都當作是自己的孩子疼愛。

P.S
大裂、遊戲自黑暗、有型的豬小姐幾本都設計得挺好。其餘毛尖反正也買了就包了。而墟行者是我做的,總不能心不偏一下吧!倒是我確實文學書比較常包。其他的就少囉!

寫於Faceboo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