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C的,關於虧待自己!親愛的C,從twitter時代妳在國外、回到台灣,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們沒有太多的交集,甚至我離開twitter、plurk,到了facebook的年代,我與妳幾乎再在這些社群網路上往來。可能是我們還是有著共同的朋友,在六度空間裡又建立起集。也不記得是誰先按了交友邀請,在我的舊帳號裡,應該是妳,當我決定後來那個新帳號,以及這個帳號的時候,應該都是我將妳一同帶到我下一個人生階段裡。

若不是今年一場妳的風暴、一場我的風暴,也許我們不會像今日一樣,成為可以講三四個小時電話的朋友。或者再往前追溯,是2016年我和妳們(與T)那頓突來港式飲茶的小聚,以及去年我北上妳問我要不要讓妳載去宜蘭一日遊,如果沒有這些,我想我們都不會在彼此的人生裡,留下漫長的痕跡,更不會在相識的第十年,才成為親愛的朋友。

到底是誰先說起那些「被虧待」的事情呢?應該是我,應該是我開始告訴妳,我身旁那些我百思不得其解的、關於人的種種。我需要有一個人,給予我不同面向的思考和邏輯,我才有可能從中看見我的盲點,和那些感覺「自己被虧待」的委屈所謂何來。然後才有妳說出那些我從來不會主動問的、任何人的隱私。有時我會相信,「信任」是用交換而來的。

我在電腦前瞠目結舌地看著妳說的那些,妳也跟我一樣百思不得其解的問著我:「怎麼老遇見這些光怪陸離。」

「我不知道。」我說。
「但我不騙妳,這真的不是最離奇的。」我又說。

C,年輕的時候我以為,我所看到的世界,就是全世界了。我甚至以為,跟我待在一起的、身邊那個人,就是我的全世界了。我很窮,但是我會為了要跟另一個人在一起,去做他們要做的事、去吃他們要吃的餐廳、去完成那些他們想做的事。我以為,那樣的方式,就是愛了;我很窮,我總是像青春年少那樣省吃儉用,我害怕失去、害怕離開,怕放開手,世界就毀滅了;我很窮,我連逃離的本錢都沒有;我很窮,我連起身轉身走的勇氣都沒有。我很窮,不是沒有錢的那種窮,是沒有好好善待自己的那種窮。

與母姊爭執離家的那個晚上,我傻氣地又提起筆,寫著我的存款各自放在哪些銀行;我的股票、基金、保險都在哪裡;我的印章、存摺在抽屜。最後當我寫到:「如果我沒回來」這幾個字的時候,我突然轉念了。我在下一行寫著:「存摺我帶走了。」然後,我揉爛了那張紙。我心想:「我幹嘛在這裡想著這些交代後事的生死遺言?」、「我幹嘛不立刻從樣被虧待的心情裡走開。」於是我在網路上刷了我平日不會花的錢,訂了房。打算好好找個地方好好睡它幾晚,我必須好好照顧我已疲累不堪的身心。

清晨五點出門,冷風襲上身時,我想起有好長一段日子。我過著想要逃離又不知何去何從的日子。我既起不了身,也走不出去,只得待在原地,讓原來就磨擦甚大的戀情,繼續相互折磨下去。我想著有時我會在凌晨走上永和連接台北的橋,邊走腦子邊抑止自己稍不留神一躍而下的衝動。

待我回神的時候,已經抵達可以安置我身心的所在,我竟也心存感謝,感謝自己還悄悄地留了一個地方給自己,讓自己還有善待自己的力氣。

有時候我們誤以為是因為年輕,我們才有向前的能力、無所畏懼往前的勇氣。我們卻往往忘記,時間在我們身上的累積,帶來的不只是磨去稜角的光滑面而已。它還教會我們從經驗累積所有所有善待自己的能力。或許也正因為我們被虧待過(不論被別人或自己),我們也能從時間裡長出更多更多善待別人的能力。

C,這一年謝謝妳。也謝謝我們自己。沒有虧待自己的我們。再也不虧待自己!

20181218高雄。工作室。聽著蘇打綠的〈融雪之前〉

不再費疑猜 不再害怕醒過來
不再有不安 有陽光就有黑暗
放開時間空間而存在 
日代替月笑著醒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