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神喪失者之行為,不罰。精神耗弱者之行為得減輕其刑。」這是日本刑法第三十九條,也是這部電影主要的主軸。由堤真一飾演的舞台劇演員柴田正樹,在秦田牧與妻子命案中坦承自己犯案。首度開庭時,他以朗讀莎劇的獨白,獲得精神鑑定的機會,試圖以日本刑法第三十九條替自己脫罪。但在法醫助理的積極調查下,真相慢慢大白!
 
這是我很喜歡的戲劇題材,也是我覺得日本很擅長的主題之一。日本在拍攝這類辦案的故事,都處理得很細緻,每一次在揭開謎底時,總會再多幾道關卡,總是要多拐幾個彎,才會到故事的尾聲。在查找的過程中,一再地丟出支線出來,不會直指結果,也是日本這類主題很擅長用的手法,觀眾得跟得上那個步調,才能完整的理解整個故事結構,漏掉一些細節,就會無法連結。這個故事依照這樣的模式,一層一層剝開,一個又一個的事件被串連在一起。

電影中,柴田一次又一次的展現出他的雙重人格,希望藉此可以逼迫法醫認定他有精神疾病,而讓自己免除刑責。卻一再因為法醫助理的鍥而不捨,以及不斷的事件出現漏洞,最後才發現柴田不是柴田,加害他人不是因為精神疾病,而是因為他是多年前妹妹被殺害的被害人家屬,所以產生了報復的念頭,而去加害殺害妹妹的兇手。

像這種受心理影響而產生的另一種人格的情節,在日劇《池袋西口公園》裡就處理得十分完美。雖然整部片是要呈柴田假裝自己有心神喪失的樣子,但堤真一在這裡 表現出的雙重人格,感覺上怪力亂神,比較像是《圈套》裡隔空殺人的那個案例。這樣的演出,刻意了許多,在這種需要人性衝突的部分就顯得頗為薄弱。

畢竟這部電影要跟我們探討的不是人性的險惡、人心的幽微,而是這條法令。電影的最後,結局沒有替我們為這條法令做下明確的判斷,留給很多思考空間,讓我們去思考,究竟這樣的法令,保護的是受害者,還是加害者?另一個層面,是不是也讓我們去思考在法令背後,我們應該更重視被害者或及其家屬的心情?

 
刑法第39條
導演:森田芳光 編劇:大森壽美男
演員:鈴木京香、堤真一、岸部一德
 
P.S
在同學家買到的VCD!應該再多看幾次。
《池袋西口公園》滿好看的。
 
換日線的話:電影妹妹被砍掉的那隻手,真是精典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