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孔劉的高人氣,讓電影院裡的坐位只留下前面幾排。這部講述女性在韓國社會面臨種種艱難的電影,應當也符合許多台灣女性從學校、職場、婚姻、家庭所受的束縛和限制。

從電影角度去觀看這部從小說改編的電影,劇情和故事節奏都有些鬆散,真的要直指什麼核心去迫人有深刻的思考,除了金智英與母親那場跨時空穿越的對手戲外,也不見有什麼太過深刻舖排。而圍繞在女性在父權社會中不對等條件下的壓迫貫穿整部電影,在韓國引發兩極的爭議。

雖說電影看來有點鬆散,但對於女性所處社會環境的艱難,確確實實透過電影將母親日常的流水帳搬上抬面一一道盡。因為是流水帳,顯得太過跳躍,每個部分都只提到一點點,少了秒秒如鐘一樣不停運作、無法停歇的壓迫、緊迫感,以及在外面對冷不防來個性別劃分,一刀切出世界的兩面,生為女性應有的樣貌,成為女性一再挑戰「成為自己」高牆。這兩個部分在電影裡都太過缺乏力道,使得它會被一部分人解讀成為「指控」。

關於「附身」成為其他的女人這個安排,是故事的開端,也是這部電影想透過這樣的方式傳達出一些訊息:「女性應該成為她自己,不只是依附在丈夫身邊的媳婦;女性應該有權利去選擇自己的人生,不只是犠牲自己成全男性,更不需要因為孩子而一再失去自己。」

將大家把焦點擺在金智英所處的困境裡,我反而喜歡金智英的母親所要傳達的訊息。從金智英這個角色去看整部電影,會看見那些將女性壓得不成人行的「理所當然」:

女孩子裙子不要那麼長才不會引來男性的騷擾/男性應該學會尊重女性的自主和身體啊!(所以性平教育很重要!性平教育很重要!性平教育很重要!)

職場上能力再耀眼都會因為生理條件面臨成家、育兒而無法升遷/這得回頭思考「照顧孩子」、「分擔家務」為什麼從來都是女人的責任?或者為什麼「放棄自我」永遠都是女性的職責?(其實在面對重大的決定和事件時,也多半都是女性的母性撐足了全場!)

若是從金智英的母親的角度(或說金智英一家的角色設定)來看,這個故事背後最想要說的,便是金智英被外婆附身後,對著母親說的那段話的那場戲。這部電影並不是要指控「身為女性」那些「心有不甘」,或者連「委屈」都不太被放大在這部電影裡。

它透過主角和觀眾都淚流滿面的這場傳達:在這樣的父權社會中,女性會失去自己去成全男性,但她們本身跟男性一樣都有著對於自我的質疑、認同、期許;她們期待自己可以成為自己理想中的樣貌,卻往往忘了自己的身形;她們不論孩子是男是女,都盡可能地讓完成自己母性內裡自我要求的部分。

這部電影呈現女性在現實生活裡所遇到的困境,並不拿來指控或批判那些壓迫女性的角色,更多的是像外婆的那一番話梳理金智英的母親一生(身)的辛勞,提醒我們:那些在我們人生裡曾經為我們付出一點點的人,都需要我們多一點點的體貼、關心和照顧,也需要彼此分擔生命的重量。而人必須先有這樣的意識,才有可能在外更溫柔地善待其他人。

再回頭看女性的處境,多半都是皆來自於那些理所當然的侵犯:時間的侵犯、身體的侵犯、責任分擔的侵犯、能力限制的侵犯、權利對等的侵犯……讓她們經常在生命的陰暗裡找不到自己,一生都被囚在沒有自己的艱難!

《82年生的金智英》82년생 김지영 /2019
導演:金度英
編劇:劉英雅、金度英
演員:孔劉、鄭裕美、金美京

圖片來源:Daum《82年生的金智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