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年,南方的春天,已經忘記那些理由,我開始用那堆我喜歡的筆,畫下一些圖,搭著一些字,想說記憶些什麼。九九年前我寫詩(說是詩,不如說是歌詞),我也畫一些長得像自己的圖,把它一一做成小書籤,送人。畫下這些日記的時候,並不知道有那麼一天,網路世界會有那麼多人,會靠著筆,畫些什麼,甚至出版,或者出名。

記得在畫下這些日記之前,不見過一大包的筆,每天都被我帶著四、五十支各式各樣的筆。還記得,那時一直在尋找著「軍綠色」的色筆,即便筆袋裡已經有很多很多顏色,但就是缺少這麼一支,還沒找到它之前,整袋筆的消失,更是讓人開心不起來。

後來,我仍舊一支一支的將那些紅的、黑的、黃的、藍的、咖啡的、橘的……各式各樣的筆買齊,而且就在某一天,我找到了那個「軍綠色」,但我的畫畫日記,很短暫,只維持五天。(3/11~3/15。笑。)

年少的時候,總是喜歡追逐流行。正紅的NIKE,打球的時候一定要讓它NIKE一整身;一家接一家開的M(麥當勞),學校前就有這麼一家,不吃餐也要點個薯條;別人有我也要有的walkman,我有CD隨身聽,但那時還買不起燒錄機,所以還是依舊用雙卡式的收錄音機,將自己愛聽的歌錄成一張卡帶;正在興起的網路,別人還沒有,我卻已經擁有好幾年的電腦。

當時,我一直以為,我會這樣一直畫下去,將每一天經過的事,都用筆畫下來,但它不知不覺的,停止住了,而後我再也沒有像那時認真的畫日記。而這些被我收起的日記,也在前兩年搬家時,才又被我找出來。

看著被自己畫一整身NIKE的感覺,真是覺得幸福,只有還是孩子的時候,花錢那樣不手軟,縱使已經是很盡力的存錢,且挑那些最便宜的鞋款,對現今賺錢還不夠生活支出的自己來說,那個年代,是真的無憂無慮!

只是,我們終究會脫離年少,終究會在流行裡面,慢慢的找自己適合的路。我不再穿NIKE一整身,不再吃M,不再錄錄音帶,不再追逐流行。

就在前一陣子。我開始又,慢慢的買筆,一支一支,大概不是又要畫些什麼,只是覺得當經過那些流行之後,可以替自己保留的,要一一的保留住。替自己留一點什麼,留些時間想一些什麼,應該對心是一種安穩吧!我想。

(軍綠色啊~~好遙遠的記憶,每天,都迷戀著軍綠色!)

P.S
還有好幾張日記哩!再PO好了。
喵的,要是多畫一點,搞不好真的能自己搞本書來看。
丫不是說要變暖,怎麼台北還是冷?

換日線的話:青春啊!

15 Thoughts on “畫,畫日記

  1. on 2007/02/17 at 09:51:18 said:

    喬:
    反正上來不找我玩就對了啦!
    哼~~

    貓:
    加油加油!我要看啦!

  2. 貓。果然如是 on 2007/02/15 at 00:13:27 said:

    是的慢慢的寫著用自己的速度依定可以為你的青春留下些什麼
    準備邁向第五本手繪日記的貓

  3. 月光‧喬 on 2007/02/13 at 18:50:06 said:

    哈!他一直帥氣的躺在我的整理箱裡~~什麼時候要寫他都OK的啦!謝謝妳一直都記得我的生日~^^ ((感動中))上禮拜我去了一趟台北…感覺…很點點點…

  4. on 2007/02/11 at 09:43:18 said:

    喬:
    我送妳的東西好好收著嘿~~
    哪天借我寫。:P
    (留言時,想到妳要生日了。生日快樂嘿~)

  5. 月光‧喬 on 2007/02/08 at 19:06:38 said:

    對內…我們真的…不再知道他們後來的顏色了~
    不過,呆啊…妳比較無路用一點~ 還會緊張一下啊??^^
    好懷念喔..
    突然想起以前的同學和朋友…國小的、國中的、高中的還有二專的。
    整理時發現我還留有將近10年前的一些紙條和塗鴨(我記得上次都清掉了呀),還有好多卡片和信件..以及妳96年送我的流川風。除了這些,還有很多的信紙和貼紙…現在的人,好像真的都不再寫手寫信了?

  6. on 2007/02/06 at 14:12:03 said:

    喬啊!
    現在看到軍綠色都還會緊張一下,然後微笑。
    想著,都過去了。他們一個個,也都褪去了軍綠色,我們也不再知道他們的顏色了。

  7. 月光‧喬 on 2007/01/29 at 20:27:55 said:

    沒錯!那是抹不去的一個顏色,曾經很愛很愛而現在看見仍會很有感覺和充滿回憶的顏色。:)

  8. on 2007/01/26 at 13:57:17 said:

    喬啊~~~
    真是懷念的軍綠啊!!!
    不過,都過去了啊!!!
    但是怎麼樣都對軍綠色的一切都珍惜著.

  9. 月光‧喬 on 2007/01/22 at 19:26:51 said:

    哈…我也有段對「軍綠色」的迷戀。:)

  10. on 2007/01/18 at 14:38:47 said:

    維克:
    我以前還在週記跟老師對罵過,變成老師的頭號公敵,後來卻也聊起天來(笑),那些週記也都保留著。

    青春啊!每個年紀都有屬於自己應該有的青春。我是這麼想的。一去不返就要更加珍惜著。以前敢做的,以後不見得敢做,以後敢做的,現在不一定敢做。這大概是我講的青春吧!

    畫畫惹人厭啊!~~反正我不是最惹人厭的(因為我不是畫最好的)

    XD

  11. 維克拉倫 on 2007/01/16 at 15:20:21 said:

    我倒不寫日記, 學生時該寫的「週記」, 我後來都以感想文取代, 根本不管什麼「一週大事」、「本週心得」、還是其他什麼欄位分隔線的, 還好有一位導師也容許我不按規定來寫週記。

    後來也發現有些人的日記寫得真好, 可惜自己從沒留下這種過往的回憶紀錄。不過呢, 「青春啊!」一去不返, 挽也挽不回來, 人只能向前走了, 不論自己願不願意。 🙂

    至少, 等到我四十歲時, 肯定不會再當自己猶握有青春的尾巴了。這個數字以下, 皆可謂為年輕人, 一到了這個關卡, 嗯, 人生的路也只能繼續朝著下一個關卡了… 😛

    PS. 原來會會畫畫塗鴉的人還會惹人討厭呀?這倒也稀奇, 但也常聽別人說「討厭就是喜歡」啦。 😀

  12. on 2007/01/15 at 14:11:15 said:

    維克:
    是嘆詞也是贊詞啊!
    因為過去的已經過去,但現在也仍正青春,
    只是青春的事不一:P

    就這麼說好了,我想我四十歲那一年,
    應該還是對自己仍是青春感到贊歎,
    但對過去的,還是會嘆口氣說:「青春啊!」

    雨漣:
    我們現在都嘛用電腦寫日記,
    用筆的真的還少了哩!
    不過我不太敢看以前寫的鬼東西,
    都會笑到起肖~~
    然後再加一句「啊~~青春」
    然後就閤起來了。

    是說「幾年就這樣過去了」的感覺,
    只有我一再重複聽著小虎隊的歌才有感覺到,
    真的咻~~~就不見了。

    P.S
    鼻要討厭我嘛~~~XD

  13. 雨漣來了 on 2007/01/15 at 02:30:24 said:

    好乖,這次有開回應(摸摸頭)。

    我大學的時候,半年到一年就可以寫掉一本日記本,上課的時候、無聊的時候、任何時候….但是我現在的這一本日記本,已經從大學畢業那一年用到現在了,還用不完,每次我翻回去前面,看到自己寫下2003的那個字跡,然後再翻到準備寫的空白頁,就會覺得,嘩,真恐怖啊,幾年就這樣被翻過去了..

    以上,愛睡遲鈍中不負責任發言

    PS:會畫畫塗鴉的人最討厭了,哼。

  14. 維克拉倫 on 2007/01/14 at 16:45:29 said:

    看起來, 線站長現在也應該還很年輕, 猶在青春的勢頭上, 卻喊著「青春啊!」, 似有點嘆息之意?那像我這種虛長不知幾歲的, 可能得哀嘆更多吧。 🙂

    以上只是有點玩笑, 回過頭來, 提到內文的「終究會在流行裡面,慢慢的找自己適合的路。」我就想到, 「青春客」和「後青春客」的一個不同點, 或許就是對於「個性化」(表現自己特性)的看法。前者會以追逐流行為志, 只有最新潮、最興頭的, 才能代表自己, 自己才能和前人有所不同與前進。而反過來, 「後青春客」卻會以為, 那些所謂的「代表自己」, 其結果是每個人都在佩戴著一樣的「符號」組合, 反而成為另一種「制服」, 又哪能真去表徵自己呢?

    若一個人的想法, 已經進入了後一個「反動」的階段, 或許我們就會同意他的「青春啊!」是個「嘆詞」, 而不再是「贊詞」了。不知線站長的「青春啊!」, 會是在哪一個階段呢? 🙂

  15. on 2007/01/13 at 17:01:50 said:

    雨漣:
    我試過了,可以留言,我有記得開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