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小的時候,剛開始有生死意識的時候,我就只想活到40歲。那時候心裡想,這個年紀早一點結婚、生子,孩子也應該可以獨立自主的生活,而那些想做的事也都做完了,也沒有什麼需要活著的理由了吧?這個「只想活到四十歲」的想法,後來遇上我至今學生時代留著的摯友學妹S,才曉得原來有人跟我一樣啊!她只想活到三十五歲呢!

三十八、九歲這兩年,對我來說肯定是非常混亂的兩年(有哪一年不混亂的呢?)而每一年接近跨進下一個年紀的日子前,也會從心裡冒出不少「又要長了一歲」的焦慮,倒是等待著四十歲的來到同時,竟然還頗安穩地一腳踏入了另一個數字的開頭,邁向下一個十年!

葛大為和姚中仁在馬世芳的專訪裡,紛紛提到四十歲的樣貌。好像,不能再像從前一樣跟旁的人打打鬧鬧;好像,不可以有太多不合時宜、不像四十歲的舉動;更好像,得把自己的焦慮徬徨、擔心害怕統統收起。

約莫是我等這一天等很久了吧!真的與四十歲見面的時候,反倒有一種「啊!果然還是如同昨日一樣是普通的日常啊!」

從三十多歲開始意識到:「啊!對孩子們不能太過嚴厲啊!」那些在職場上吃足前輩們刁難苦頭的自己,怎麼也不應當把同樣的事移轉至身邊的青年。身邊的孩子們開始從小我一個世代,慢慢出現許多足以當我孩子年紀的下一代。

我仍然與他們像我與同齡朋友間那般對話著,我常常相信著:不用藏著自己的無措,或許也是一種與下個世代對話的可能!讓他們知道「年紀」並不會帶給我們任何好像突然、必須、一定要有的樣貌,即使四十、五十、六十……直至死去,每一個年紀都會有自我本身應該與世界面對面決戰的可能!

二十四、五歲時,大我七歲的女友跟我說過的那句話,我始終銘記在心,她說:「四十歲的你一定會是很迷人的樣子!」十五年過去了,我終於遇見四十歲的自己,真的有比較迷人嗎?我也不清楚。但我又比三十歲的尾巴更喜歡自己一點了呢!

如果說年紀的增長,仍然免不了要面對生命中種種突如其來的改變,以及必須適應的身體變化和世界運轉的速度;也許能控制的只有一件事:

理解萬物變化都有它一定的邏輯準則,也許年紀不會改變心裡懷揣著不安度日的青年,但可以讓自己安撫心裡面對跨向下一個年歲的青澀。

與知交Y某回寫信,她說:等你到我這個年紀再看《小王子》應該會看出什麼不同以往沒有看到的東西。我耍賴地說著:我還是不會看懂的啦!到時候妳要記得借我!

別慌忙!不就老了一歲而已。不就永恆比年長的人年輕,也比年輕的人年長。日子一如既往,無須特別提醒:嘿!你四十歲了,應該有四十歲的樣子!

沒有喔!我從來就不相信身分證上的年紀。我只願意用我想用的方式待在這世界小小的角落,扮演每一種自己喜歡的角色,然後好好的喜歡這樣的世界、這樣的自己。

如果要寫一句話給自己的四十歲,那麼應該是:「從今往後還是要這麼天真善良地活下去。」並且拋開已經是過去的過去,大步往前走去!四十歲以前是我相信我應該活著的年紀,四十歲以後則是我從老天爺手上多得的日子,得要好好的感謝這多得一切,並且活得開心!

謝謝過去的四十年。我自己!因為我是這樣的我,才能成為現在的自己。

沒問過父母,我出生的那日是晴空萬里的酷熱,還是像四十歲的這一日需要做點防颱的準備?但無論四十年前的今日是什麼樣的風景,我都喜歡這樣在夏天出生的我,有著陽光無敵的光芒,在經過的日子裡,給自己一點溫暖,也能給別人一點陽光!

嘿!終於見面了,親愛的,四十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