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在六四天安門事件以後,台灣迎來野百合學運。被六四震撼過一輪的我,對野百合學運完全沒有記憶。在這場學運爆發的兩個月後,我面對我生命裡第一個巨大的轉折。我再沒左耳聽小虎隊,右耳聽另一個廣場上的風風火火,我的右耳只聽著父母不斷地爭吵,母親問我們的:「爸爸跟媽媽你們要跟誰?」

「這是我可以選的嗎?」我沒有答。我躲進我的左耳聽著《紅蜻蜓》。

90年代港星也開始大舉進入台灣唱片市場,其中一組人馬即是草蜢,以及拍了一支廣告紅透半邊天的郭富城。自此小虎隊的歌迷,從中被劃開了一個界線。年長幾歲的國中生,一手抓著小虎隊,在萌發的青春裡,女孩喜歡更成熟的男孩、男孩則期盼自己擁有更成熟英挺的帥氣。

同時,小虎隊二軍「紅孩兒」也在3月成軍,發行第一張專輯《亮出我的年輕護照》。在《男孩不哭》的成績不佳後,仍然不到半年的時間,小虎隊在1990年2月發行《紅蜻蜓》回到清新、有活力的形象,再拿掉原來那些看來彆扭的穿著,配著吉他和鄉村風格的裝扮,「喔喔喔」半天唱起〈紅蜻蜓〉大概也讓不少孩子向父母要錢買把吉他吧!

發行《紅蜻蜓》的同時,小虎隊主演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三人一起合體由朱延平執導的電影《遊俠兒》也在3月上檔。其中電影同名主題曲收在《紅蜻蜓》專輯的B面作為第二主打。可惜的是這部電影在維基百科裡沒有條目,反倒是豆瓣上有記載成《好小子之遊俠兒》。

在《再見》專輯歌詞裡是這麼寫的:主演電影《遊俠兒》,耗資三千萬,由朱延平執導,使「小虎隊」由歌壇吹向影壇。(當時唱片公司應該沒料到三十年後,蘇有朋和吳奇隆有現今在電視電影圈的成就吧!)

我早十幾年前很喜歡下載很多電影、電視劇、mp3,前幾日才發現有《遊俠兒》便拿出來重溫了一下。會被寫成「好小子之遊俠兒」大概是因為演員之一是在小虎隊之前就大紅大紫的「好小子」一員小胖陳崇榮也有參與其中,另外還有《新桃太郎》的林小樓,以及最近發行專輯的黃子佼。再細查google,其中一個角色還是現今瓦城董事長徐承義。

相隔三十年再看一次這部電影,也拼湊了一些當年的流行元素。最明顯的兩個就是《霹靂遊俠》的霹靂車和《回到未來》那些機關、小乖的滑板。因為當年蘇有朋上了建中,有著乖乖上進會讀書的好形象,《遊俠兒》就以小乖的善良正直,將海盜的藏寶故事溫馨作了結尾。

以這張專輯作為前兩張的區隔,便是這張專輯開始,有比較明顯地以三人的聲音作區分,各自在不同的歌曲裡成為主唱。例如〈最愛你哭泣時候的眼睛〉是吳奇隆、〈我的舞伴名字叫作風〉是陳志朋、〈沒有做不到的事〉則是蘇有朋。其他幾首,也開始有各自獨唱的段落。一直到同年9月發行的《星星的約會》,歌詞上才清楚明載著專輯裡的單曲是誰演唱。

也不知道唱片公司怎麼想的,《星星的約會》這張又試驗了不同的曲風,原來鄉村男孩的形象,又打回第一、第二張的樣貌,穿回原來馬雷蒙舞群的穿著。是為了要跟當時更年長的草蜢抗衡,或是要跟緊跟上的紅孩兒做出區分,實在不得而知。

〈星星的約會〉的前奏也是後來戴上耳機聽那左右聲道的變化,像是第一次聽到這首歌,重新認識它的樣貌。在專輯裡三人各自演唱的單首,也都很符合他們各自的聲音。此時蘇有朋的聲音已經過了剛變聲時那種不高不低的聲線,雖然還是有點青澀和過分乾淨的男聲,但已經跟最初〈青蘋果樂園〉有了相當大的區隔。
從《紅蜻蜓》以後,李子恆便大量出現在作詞作曲的名字裡,《紅蜻蜓》不知是不是唱片公司漏了還是版面的關係,沒有如其他專輯一樣,將製作人、樂手等相關幕後人員列上。但在《星星的約會》裡李子恆列在製作人,而這兩張專輯的曲風也比較有一致性。

就後來羅小雲的專訪裡回顧《星星的約會》這張專輯第一名的週數,雖然有中空幾週,但也算是小虎隊專輯裡還不錯的成績。如果不看當時的衣著,這張專輯頗耐聽的。若說為何再回第一,或許跟第二主打〈叫你一聲MY LOVE〉以及第三主打〈青春期的故事〉作為電視劇《佳家福》的主題曲有關。

我記憶裡對李子恆的詞一直都停留在都是「青春陽光正面」,回頭看著歌詞上的作詞作曲人,發現他不只擅長寫青春,他寫給這幾個少男唱的情歌也非常符合那樣的年紀,現在聽來同齡的人唱,應該也不會有時代的落差。

蘇有朋在這張專輯以後,開始他閉關聯考的日子。陳志朋和吳奇隆接演了《小俠龍旋風》,於隔年的2月播出。閉關一年後的蘇有朋考上台大電機系以及後來的《蝴蝶飛呀》都是隔年暑假後的事。

就維基百科記載:1990年的2月台股創下12682.41的歷史最高記錄,但隨後便出現達8個月的大崩盤走勢,同年10月12日,出現2485.25的低點,波段跌幅達10197點。

這八個月裡,父親與母親在母親節前夕辦妥離婚手續,父親在母親節當天搬離與我們生活十多年的房子回到林園老家。我的童年就終止在我小五那個母親節。我左耳聽小虎隊,右耳聽著同學、老師問著父母的事,我想把我的雙耳通通關上。

此後不久。原先家裡父親替我們訂下的國語日報、兒童日報,全部都因為父母在股票上帶來的債務給終止。母親開始她無窮無盡像個機器一樣日日工作超過十四小時的日子。而我和姊姊的假日及所有的課外時間也都跟著母親一起工作,直至將那些看似不多但足以壓垮一家子的負債還完以後,才有時間思考「娛樂」、「假日」到底該怎麼過?

或者說我會一直記得李子恆寫的都是那些青春陽光正面的歌詞,是因為我如果沒有一直哼著小虎隊這些歌,我的後童年階段一直到成年,都會充滿無止盡的黑暗吧!

紅蜻蜓
遊俠兒
最愛你哭泣時候的眼睛
沒有做不到的事
星星的約會
叫你一聲MY LOVE
青春期的故事
亮出我的年輕護照

全文:記小虎隊30年全文看完有彩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