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到二十歲,應該是頗彆扭的年紀,在台上載歌載舞,以現在的說法叫賣萌,三個小鮮肉應該還是迷倒不少師奶們。還沒有完全變聲的蘇有朋,聲音非常青澀,還有一點點卡卡的中高音,三個人的穿著:西裝、領結、大墊肩,把萌味都給搞丟了,就別說那舞步,完全就是當年馬雷蒙舞群來著。(不過蘇有朋當時還是內雙的小眼睛確實還頗萌)

同年火紅的還有當時紅透半邊天的張雨生、王傑等一行人演的《七匹狼》。也許是年紀,老覺得王傑那憂愁樣頗討厭,還沙沙啞啞的聲音一點都不好聽。但即使如此,《七匹狼》的主題歌〈永遠不回頭〉,我也一樣可以一字不漏地唱。多年多年以後,我也開始聽著王傑跟後期的東方快車。

發行完《逍遙遊》後不到半年,九月便推出新專輯《男孩不哭》。我應該也是火速地拿到這張專輯。那年代聽的不只是小虎隊,還聽羅小雲的《知音時間排行榜》。〈青蘋果樂園〉和《逍遙遊》打造了一組健康正向的男子團體,穿著海軍領的衣服唱著〈今天看我〉多立志,但整張專輯除了快板的青春節奏外,也有憂憂鬱鬱的情歌,後來一直聽了三十年後,才發現小虎隊的歌變化真的滿多的。

那時第二主打都放在B面第一首(是為了讓人聽完整張嗎?哈哈)小時候也沒什麼娛樂,一張專輯可以聽到下一張專輯沒問題。等到《男孩不哭》的發行,《逍遙遊》已經不知道在《知音時間排行榜》的榜裡幾週。在《再見》那張專輯發行時上了羅小雲的告別專訪,有提到《男孩不哭》這張專輯,是小虎隊所有專輯裡賣最差、在榜上最短時間最短的一張。(這專訪我有錄音帶,正在請人幫我轉成mp3)

但若說起《男孩不哭》真的不好聽嗎?曲風真的是比較特別,兒時都當生活的配樂聽,一直到很後來的現在,放在iPhone裡戴著耳機聽,還真覺得那年代這張專輯應該非常非常不同,不同到不被市場接受,XDDDD。當時的歌詞本寫得都算仔細,所有的樂器都有寫上是誰彈奏。不知道是那個年代流行薩克斯風嗎?這兩張專輯都有大量的薩克斯風,現在聽來真的非常特別、曲子也不難聽。(但歌聲。哈哈哈哈。人帥很好!)

若你再戴上耳機仔細聽〈男孩不哭〉這首歌起頭那段30秒薩克斯風(中間間奏也有非常大一段),以年輕的偶像團體來說,這樣的開場就算現在也不會有人這樣嚐試。這首歌在前奏後的那幾個「呃」作為這首歌的開頭,大概就注定這張專輯的銷量不會太好了。三十年後來聽,會發現這張跟後來也是以不同曲風作基底的《星星的約會》,都是唱片公司藉著這超高人氣的三人,做出大膽的試驗。

《男孩不哭》B面最後一首的〈砂丘魔堡〉同樣使用薩克斯風來伴奏,也是剛滿十歲的我一直很喜歡至今的歌。在與憂歡派隊的合輯裡的歌詞中,有小小的關於那張專輯寫下的彼德潘的故事,卻沒有這首〈砂丘魔堡〉讓人更有想像,而且以他們當年不那麼成熟的聲音,唱這首歌非常合拍:

〈砂丘魔堡〉

作詞:楊立德
作曲:Ricky Ho
編曲:Ricky Ho

留些幻想建築成一座高塔
貝殼陽光設計成靈魂之宮
金色的海洋漂浮著海盜船
瞇著眼看 又興奮又緊張

娃娃兵連長不要嘲笑我瘋狂
童話王國我們不用成長
紅色的大地閃爍著紫月亮
瞇著眼看 又遙遠又盼望

砂丘魔堡 你不可以回頭看
砂丘魔堡 在記憶之中到永遠
砂丘魔堡 我們一起飛向它
讓我們一起飛翔將它攻佔

然後你再將耳朵打開一點點、聽清楚一些,也會發現這兩張專輯幾乎主KEY都是陳志朋的聲音(偶有幾首是蘇有朋的聲音比較清楚),吳奇隆和蘇有朋的聲音都混在其中,他們三個人的聲線完全不同,非常好辨識。這兩張專輯裡的多首歌曲曲風也非常適合陳志朋有點迷幻的聲音。只是可惜在《男孩不哭》裡的新嚐試,還是不如那青春陽光的舞動,能造成群起的躁動帶起唱片的銷量。

《男孩不哭》這張專輯上市的同時,也順勢發行了第一本寫真集,歌詞上寫著:「整整的暑假,上山下海,古典浪漫得一塌糊塗,拍出一本真正年輕的小虎寫真集,然後,又埋頭出版了第二張唱片……(中略)曾經,他們放棄了平淡的生活,選擇成為小虎隊的一員,現在他們是不是後悔付出過多的汗水和面對愈來愈苛的掌聲。小虎們從來不回答這樣的問題,從不搖頭說『不』,因為,『我們是小虎隊』。」打完這段話我完全狂笑,這確實是那個時代的氛圍,清新、有活力!!哪是後來的世代的獨立、搖滾、反抗!

同年胡瓜的《金曲龍虎榜》也在九月底開播,成為《知音時間排行榜》以外的唱片榜單,也是同月,第一屆金曲獎的入圍名單公布,小虎隊入圍最佳演唱組,但以課業為由退出(這部分是維基寫的,可能要回頭查報紙。應該還是有到頒獎典禮演唱。)若以金曲獎入圍名單來看,1989~90年活躍的歌手有趙傳、周華健、王傑、姜育恆、江蕙、張清芳……伍思凱、張雨生(當時入圍新人)請參照下方維基的連結吧!

在天安門事件、股市上萬點後,父母之間為了炒股一面吵得不可開交、一面借錢、標會把能拿到的現金,全都砸進股市裡,父親不知道哪裡著了魔,買了許多還未上市的股票(好像還借了高利貸),連同母親給他要買車的現金,作為一夜致富的賭注。父母都是窮苦的鄉下人家,都在非常年輕扛下家計,不難想像那一瞬間的鬼迷心竅。有時他們在夜裡爭吵,還要請住在離家不遠的大姨和大姨丈來調停。我和姊姊會被搖醒問:「要不要先去大姨家。」我們沒有點過頭。就在驚嚇中度過些父母爭執的夜晚。

1989年末,我左耳聽小虎隊、右耳聽知音時間,掩住雙耳躲在棉被裡,聽著父母在屋外的吵罵聲。我輕輕哼著〈砂丘魔堡〉:童話王國我們不用成長/紅色的大地閃爍著紫月亮/瞇著眼看/又遙遠又盼望……但我不知道的是,我的童年即將在1990的〈紅蜻蜓〉之後瞬間長大!

*當時我常跑的號子,是現今高雄中山路和新田路口的九乘九文具!

逍遙遊
燃燒青春火焰
今天看我
男孩不哭
砂丘魔堡
七匹狼 (電影)
永遠不回頭
第1屆金曲獎

全文:記小虎隊30年全文看完有彩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