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夜晚,可能是頗焦慮的吧!播著《大佛普拉斯》的原聲帶,竟然就安穩地睡到天明。配樂很好聽,電影還沒上映,那樣聽著像是在聽一張演奏專輯。或許是我特別喜歡bass的聲音,聽到bass低沈,就潛入夢中。

《大佛普拉斯》是一場夢,對於這個故事的角色來說,不知道何時才會清醒的夢。坐在戲院看這部電影,就像《全面啟動》那樣,走進編劇造的夢裡,我們都在旁觀,看著黑白人生的艱難,不知道他們將自己弄醒的開關機制在哪,而當我們離開電影院,一切都像與我們無關那樣。

特別喜歡張少懷飾演的角色「釋迦」。每天逛來逛去,演出其他角色的思緒流動的部分,像在尋找什麼,卻又不一定要尋找什麼;又像想要想些什麼,卻無力去想現實生活裡面對的艱難(該怎麼想、從何想、又該怎麼解決、從何解決?)。

導演每次出來說明的時候,總是會讓人從這群人的夢裡醒來一下,好像在將你拉出那樣無能為力的思緒,卻在劇情的推進一再告訴你那就是殘酷的現實。

電影除了敘述一個讓人悶在心上無能為力的故事以外,這個大佛還開示了很多生活上的荒謬。像是行車記錄器的畫面作為報導、警用的錄影存證加上記者的敘述成為我們吃飯配電視的內容,沒有人知道真相是什麼,真相好像也特別不重要,為了生存,關上電視以後,繼續艱難的人生。這也好像菜埔跟肚財有著深厚的交情,最後才發現自己認識的肚財只有那麼一點點,一點點真實,卻有大部分被埋在彼此的無能為力裡。

更是荒謬的是階層的分界。有時候我們以為我們是「比誰更高階」,總是用「不是同一階層」的心態觀看,拿那些黑白的人生作為自己人生的借鏡,自以為這樣自己就是非常卡樂佛。

若要說《大佛普拉斯》在說底層人生的艱難、悲困,我倒比較願意說這部電影,完全在表達每一段人生的難。如同最後釋迦一直逛一直逛一直逛,想著離開的朋友或許才是真正離開夢而醒來,再也不用如惡夢般活著。

雖然整部電影都是很男人式的台語,有些人嫌這些語言粗俗沒水準,卻非常赤裸不矯情地,讓每個角色、整個故事都真誠了起來。人生都那樣艱難了,都無力去想了,還要用多少華麗的字詞,修飾那些話語?

莊益增沒有入圍男主角實在可惜了些。希望戴立忍有機會拿下獎座,很久沒有看到他不是劇中人的樣子,好擔心他真的沒頭髮啊哈哈哈!(完全粉絲心態,我愛戴立忍,無誤XDDDD)

《大佛普拉斯》The Great Buddha+/2017
導演/編劇:黃信堯 
演員:陳竹昇、莊益增、戴立忍、林美秀、張少懷

圖片來源:甲上娛樂facebook

One Thought on “《大佛普拉斯》,人生的艱難是無力去想什麼是艱難!

  1. Pingback: 2016阿線看電影 – 文字邊境‧換日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