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JAPAN 0618(EOSM3)-7

一直惦記著姊姊來大阪時,要找一天要去京都過一夜,但房間沒有訂。比價、挑位置,希望找一間舒服一點,時間上可以配合的住所。看了一整夜,始終沒有下定心,起床後才速速地訂下一間在梅小路公園附近的民宿。

拿出前一晚在京都マルイ超市買回的沙拉當早餐,吃完出門搭車前,繞進車站下的超商領取在amazon.jp訂的鋼筆墨水,好在路上停下來寫明信片時,替筆換上新色。

2016 JAPAN 0618(EOSM3)-1

前幾天意外發現京阪電車的2 day pass券,也可以搭乘男山纜車,好像也沒有其他太足夠的時間可以搭,就選在這一天前往京都前,在八幡市先下車,再轉男山纜車上山。

我特別喜歡「車」,或者說特別喜歡「交通工具」,只要能搭乘不同的交通工具我都會特別開心。特別喜歡車,應該是因為搭車不會有搭船跟搭飛機會有的暈船和耳鳴的問題。等到我站在男山纜車前,眼睛一亮,像小時候收到父親給我買的玩具車組合那樣興奮。

男山纜車是很方的立方體,不像有些電車太有流線的弧度,或者車身外有或凹或凸的裝飾,正正方方的,又是我特別喜歡的顏色組合,紅紅黃黃的好可愛。

2016 JAPAN 0618(EOSM3)-15

因為不喜歡時間的壓力,說走就走老是跟不準交通工具發車的時間,浪費很多時間等待。但等待有時會有意外的收穫,像是等纜車發車時,有一個應該也有六七十歲的阿伯拿著相機,像我一樣的繞著車身東拍拍西拍拍。眼裡的光亮跟我一樣,都像玩著手中那台小車閃著亮光一樣。

我跟在他旁邊,看著纜車。他看我靠近,向我微笑點頭,再讓出位置給我,站在他已拍完照的那一層階梯,示意我過去,讓我站在那裡,可以完整拍進纜車全身,好讓這黃黃紅紅的纜車,在我相機裡,留下我們曾經一起看過的記憶。

2016 JAPAN 0618(EOSM3)-21

意外的是一趟纜車,更意外的還有上山時的隧道。隧道裡外的黑暗、光亮,也是我著迷的景色,從黑暗等著光透進來的雀躍,從光亮懷揣不安進入黑暗時的緊張感,就是一個人旅行的滋味。

出了站沿地圖指示,站上展望台,身旁的楓葉還都是綠色,還不到楓紅的日子,若是楓葉紅了,整個展望台應該人滿為患才是。還好這個季節來,可以在沒有太多人的時候,遠望京都。藍天白雲的,還假裝是個文青,拍下谷崎潤一朗的文學碑打卡炫耀一番。
2016 JAPAN 0618(EOSM3)-31

沒作任何功課的行程,除了擁有意外的驚喜,就是迷路跟浪費時間。但反正時間多的是,回到纜車下車處,發現下山的車剛開走,還得再等,那就在上山逛逛吧,繞到我最不喜歡的宮廟神社「石清水八幡宮本社」。

大概是第一次可以在這樣稀少的人潮裡,走在這種清幽的地方,那些京都擠滿人潮的地方,每回都讓我焦躁,看著萬頭鑽動,會讓我想從人海裡逃離,絲毫感受不到那種參拜的平靜感。是時節不對,不是一人一機拍著楓紅的時節,八幡宮裡裡外外的人群,幾乎都是年紀比我大的叔伯阿姨,步調緩慢,也讓人輕鬆一點。

2016 JAPAN 0618(EOSM3)-70

回到京阪電車八幡市站已經午後,站在車站等車時發現這個站的軌道是斜坡狀,也覺得非常特別,像在看凸面鏡子一樣,車身和軌道都有變形的感覺。抵達京都時將近兩點半,太陽正烈,本想下鴨川泡水,又怕來不及去下一站京都府立植物園,探訪「蘑菇圖書館」。

「蘑菇圖書館」是在《京都圖書館紀行》這本書裡提到的其中一個圖書館,也是這本書的封面照。這是一本我做過文宣品的書,出發前我特地把它上面提到、我有興趣的圖書館,一一標在地圖上,以為可以完成到訪的工作。直至在梅田打轉的經驗,終於放棄那些太繁複的尋找之旅。

《京都圖書館紀行》/麥田出版

2016 JAPAN 0618(EOSM3)-95

在出町柳駅搭上公車到植物園前,再步行至京都府立植物園時已經接近三點,時間不多立即買下入場券、找出「蘑菇圖書館」的位置直奔而去。「蘑菇圖書館」很小巧,書都不是太精美或是太新的書。幾座蘑菇旁有簡單的、給孩子們玩的遊樂設施。

我開開關關著蘑菇的門,看著孩子們來來去去,有些孩子拿來幾本書又拿走幾本,有些看著我在拍照害羞的收回手,離開我鏡頭前,我放下相機,走到另一頭去,他們便又回到蘑菇前。我拍照打卡,想著這些照片,可以寄給這本書的出版社的好朋友。說說:「嘿!我來了,下次你也來吧!」

2016 JAPAN 0618(EOSM3)-114

抵達植物園的時間晚了,很多館都即將關閉,本來就只打算看蘑菇們,也就沒有特別前往看植物們。走到日本人帶著孩子奔跑的草皮前,拿起明信片、換上綠色的鋼筆墨水,替鋼筆換顏色。「在這裡寫的明信片要有綠色的感覺。」我心想。這是我自以為的浪漫!

烏鴉和孩子在我身邊奔跑,想起為什麼中央公園要把綠地變圖書館呢?為什麼台灣人要忙碌到沒有空到有草有樹的地方發一整天的呆,就得到圖書館啃書呢?啃書為何不能在這樣的環境呢?

2016 JAPAN 0618(EOSM2)-10

收拾好包包,在閉館前離開植物園,再搭公車回到鴨川戲水。說起戲水,也就想起范宗沛替電視劇《孽子》的原聲帶作的那首〈戲水〉。鴨川的觀光客多,日頭也還未落,氣溫是泡在水裡會有舒服的沁涼,像〈戲水〉裡的大提琴聲那樣,喜悅卻又沈靜的。

那碧眼金髮的西方男子乾脆脫下衣服,全身浸泡在水中。另一個女子拿著相機給我,大概是我獨自一人比較容易停下來幫人拍照,旅程上已經不曉得多少個人請我幫他們與景色合照一張,好證明自己來過。

2016 JAPAN 0618(EOSM3)-137

每每拍好我總將相機換給對方,用尾音上揚的方式問:「OK?」

英文太爛,只能這樣溝通。女子將相機再交還給我,用手畫出框框,希望連同鴨川、藍天、橋與她自己要一起入鏡。待我拍好再將相機還於她,她說:「perfect!」她指指我和我的相機,示意要不要替我拍張照?我揮揮手也搖搖頭。我沒有那麼喜歡跟風景拍照。像我那麼自戀的人,眼中只有自己,以及只有我眼中的風景。

離開鴨川前,趕著要在京都中央郵便局七點關門前買入郵票,好寄出手中剛寫好的明信片。我搭上需取整理券的公車(券上有你上車的地點,下車才知道要付多少錢),眼看時間越來越逼近郵便局關門的時間,才第一次發現京都其實是個很大的城市,從出柳町到靠近八条的京都中央郵便局,塞個車少說也要四十分鐘以上。

一直到下車時,我才想起我忘記取整理券了,我擋在車門無法下車,必須補上我用一日券範圍以外的金額,我不會說日文,人開始陷入慌亂,但還是強自鎮定拿出手機,用漢字示意司機我從哪裡上車,補了車錢匆匆衝到郵便局用破爛的英文,在打烊前買了郵票。

還沒從補票的驚慌中醒來,在夜間郵局外貼完郵票,才發現自己的手機留在買郵票的窗口,但郵局的門已經拉上。顧不得一切的慌亂也顧不得不會日文、英文也很破爛,到夜間郵局的窗口請人幫我尋找手機。

旅程裡我總是在想,為什麼像我那樣容易掉東掉西的人,會生活得如此焦慮呢?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在日本掉手機。前一次在東京池袋,把iPhone掉在便利商店再回頭找的經驗也是有,旅程上掉了N張一日券、票卡,更是不知道讓我多花多少錢,究竟是誰讓我活得那麼緊張的呀?

拿回手機的那一刻,我在Facebook嘻嘻哈哈寫下我掉了手機又撿回來的驚嚇狀態。再搭車從郵便局到滿是說著中文的すき家吃完晚餐,才搭車回守口。

2016 JAPAN 0618(EOSM3)-146

兩台相機輪流用著,已經幾乎沒有電,人也是。回到守口想起Y說的:「日本的餃子王將的還可以。」想著想著,走進王將坐下來點了一份餃子,用剩餘的電力拍完照,吃完它們。但餃子還是讓我失望了,碎肉、碎菜軟軟爛爛的,我想念台灣任何一家餃子!

今天沒有喝酒。有一度在四条走路時差點直不起腰。胃痛到立即LINE姊姊,請她將我出發前看完診忘了帶的藥帶上。加上一日的奔走和最後的驚嚇、慌張。酒,還是先停停好了。(其實是快要不知道有什麼沒喝過了XDDD)

2016 JAPAN 0618
20160601~0701相片珍藏集

P.S
時隔半年多。有很多事不太記得了。需要翻找facebook的記錄。有幾段copy facebook上的。到底這樣記錄還是有用的。日後要書寫,才能喚起什麼。翻起時還是好想大叫:「啊我想出去玩!」
餃子太難吃。回台就以八方雲集補足我心中的驚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