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天,似乎所有人都開始忘記SARS的可怕,甚至是隔離的惶恐。阿姊說:『喂!你們怎麼忘了我啦!每天講電話都是固定的幾個人打來的,前幾天手機一天不充電都不行,這幾天兩天充一次就可以了!怎麼差那麼多啊?』我笑說,大家都不緊張了,而且院內、院外的情形也都好多了咩!

『5/24,我羨慕的看著樓下被解禁的人,想像著N95底下令人嫉妒的笑容,哼!再三天,我一定要虛容的享受別人羨慕的眼神!沒自由,還是要愛慕虛榮。』隔離的宿舍裡,陸陸續續走出了很多人,阿姊每天都呼喚著要出關的心情。我們都期待著隔離期滿的那一天,只是,接下來阿姊就要進入SARS病房照顧病人,解禁的心情很愉快,但依舊要面對那之後進入隔離病房內的沈重!

沒打電話給老媽。懶!連我,也開始習慣SARS穩定後的心情!

2003.05.25

坐公車的人、坐捷運的人、街上的人,都變多了!SARS真的遠離我們了嗎?不清楚,但是好期待。我又開始流連在街上,逛唱片行、書店,彷若一切就像之前一樣。阿姊這幾天只是興奮著要出關的事,電話那頭的語調,已經是笑聲掩蓋所有的話語。週末固定恍惚的我,老是聽不太懂她笑語不斷中的話,只能半附和的笑!

『5/25,令人發懶的週日午後,風輕輕的吹在臉上,一切看來都像靜止般,傷痛停了、恐懼停了、情緒停了,沒有停的,還有我們彼此想念的心情啊!』這段話,真讓我確定阿姊被我帶壞了!怎麼變成一個超級狗血的女人?

也許是一切都平靜下來了,真的好像都覺得沒什麼了!身旁好多人都在問我,阿姊被放出來沒?還會關多久?她快被放出來了,只是接下來的一個月內,我不知道她會不會真的就以醫院為家,然後進行一個月的SARS病房支援,出來後再被隔離十四天!

手記越寫越短,電話越打越少,今天,也忘了給老媽打通電話。我們好像都用我們的行動,慢慢的感受著SARS遠離的平靜!

P.S
懶懶的報長。懶懶的文字。不懶的,還是想跟你們說說話!
柚,我很好。^_^
平安

換日線的話:懶懶的。SARS快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