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5.23

我習慣在一早出門,先開電腦上網收信。到報台一看,阿姊留言了!而且,是在我開啟電腦的那一刻,兩人還真有默契啊!早上十點多,接到她的電話,語調興奮像 中頭彩一樣,沒等她開口,我問她:『妳要跟我說妳留言的事喔?』她傻愣,興奮消失在她的聲音裡。我告訴她,我每天的習慣,問她怎麼不多留一點字,她說背後 還有人等著用電腦所以不能打太多字,電腦白痴的她,又只會用新注音,偏偏醫院的電腦沒有新注音,她敲了很久,才敲出這些字!

水瓶女 5月23日 上午 7:49
是阿姐啦!
HELLO:
我是阿姐隔離手記裡的阿姐啦!今天是第十天囉,大家都好嗎?我在豪華宿舍裡過著生理很享受心理很煎熬的日子,大家一定不能做壞事喔,因為坐牢沒有自由的感覺太可怕了,我很好啦!謝謝大家關心,我一定要好好走出去勇敢的對抗變態病毒的,大家也一樣喔!

十天來,我最常聽見阿姊做的事,就是『吃』,早上我還沒起床時,她早就吃完她的早餐;中午我還等著外賣的便當送進公司,她的手機沒人接,應該又是去吃醫院準備的好料;下午又撥電話,她說在外面的學姊和學妹們要送吃的來,PIZZA、炸雞、水果、飲料;晚上吃飽飯後,又聽著她說吃撐了!我說等她隔離完,可能會是她這輩子最胖的時候吧!不過,吃以外,她老會跟我說在抹地板。平常在家裡沒事,她也不會吃飽撐著去擦地,總要等到媽媽發火,我和她才會乖乖的做家事,這回在醫院裡,應該是她真的閒著了,把擦地變成一種娛樂!

『5/23,踏在八樓的地板與踏在一樓地板的感覺有什麼差別?是實在感喔!再四天,我的心就不用在半空中搖搖晃晃,想到這兒,我快樂的就要飛起來……』再四天,阿姊再四天,就要飛出醫院的宿舍,回家!然後放個幾天假,再回醫院跟SARS作戰!老媽要阿姊別回去。真是夠狠的!我打了通電話問老媽,幹嘛不讓阿姊回家,她說阿姊如果去照顧病人,會把病毒帶出來。我補了一句:『她回醫院照顧病人,就住醫院了,起碼一個月妳看不到她!』老媽才拖著長長的尾音問我:『怎麼會這樣?』我好像又給她帶來焦慮,害得她又阻止起我六月回家的計劃!

『我……我……我兩個月沒回去了耶!』我緊張的說著。
老媽說:『七月再回來,反正剩一個月。』
說真的,我們三個人還真沒有各自一人,在不同的空間下過自己的生活耶!突然有一種『真好』的感覺!我發現SARS也讓我們學會在沒有家人依賴的情形下,互相交流、互相關心著,即使沒有見面,那種感覺卻遠比住在一起時的爭吵還要親近一些。

今天電話裡,拚命的在跟阿姊搞笑,跟她說著『大杯水』的笑話。她以為我是故意在電子報上這樣寫的,我老實跟她招,我是真的不知道『大杯水』指的是『大悲水』咧!她問我今天高興什麼?沒什麼。就只是覺得SARS好像慢慢走開了,聽著《手牽手》這首歌,開始覺得我們又活過來了!全部的人又活過來了,真好!

今天的圖片裡,那隻狗是我們上課校園中的小狗,因為我們進學校前要先量體溫,正常的人要貼橘色點點,代表健康。狗狗沒貼,我們就把身上的點點貼在狗狗的頭上,不知道牠是不是健康的,但希望牠是,每個人都是!

建中的蕭同學和媽媽出院囉!SARS沒有那麼恐怖喔!只要有信心。
加油!

P.S
貼點點的人,不是我。
狗狗一直不知道我們在做什麼,差點還咬了貼點點的那位同學!
平安

換日線的話:SARS快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